• 第十四章 棺材里的古典美人

    更新时间:2016-04-14 22:40:56本章字数:3413字

    “坏事了?”听见郑伯这一嗓子,我忍着痛跳了起来,赶紧从地上捡起眼镜端端正正地戴上,这时郑伯从山下呼哧呼哧地爬到坍塌处,站在坑外狠狠瞪着我,“他妈的你看看自己做的好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是被狗屎糊了眼,我怎么会找你帮手……”

    “这可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做?”他气得跳下了深坑,一把抓着我的手,“你什么都没做,为什么手上全是泥?”

    “我……”眼看谎话编不下去了,我赶紧解释道,“刚才我是救人……”

    “还敢狡辩!我好不容易找到的跑马穴就这么没了,老子打死你……”说完他一把将我提了起来,大巴掌刚落到我屁股上便突然停了下来,“那是什么?”

    我挣扎着转过头,身后的碎石堆中夹杂着许多破碎的砖头,之前在地下见到的黑棺露出一角,棺材盖边散落了一堆零零散散的珠子。

    他将我放下,狗见骨头般蹲在地上捡了起来,一边捡一边用牙咬着,“真的真的,是真的。”

    我来到他身边,捡起一个珠子放在眼前看了看,用牙一咬还有些软,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郑伯一把将珠子夺走,“小孩子别玩,你知道这有多值钱吗?去去去,别捣乱!”

    我被他赶到棺材边,“珠子,值钱?”

    他压低嗓门说道,“这些啊,都是纯金打造的金珠,一颗可以卖好几百……”说完,他将金珠放入口袋里,乐得哈哈直笑,“没想到这跑马穴有那么多宝贝,还好没留给杨老太,不然就亏大发了。”

    他那市侩的脸再度出现,我已见怪不怪,此时我的注意力全都落在了棺材上,想来这就是叶姐姐的棺材吧!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郑伯捡完金珠后来到了棺材边,眼中放着光,“没想到是个墓穴,这次发达了……外面都有金珠陪葬,不知棺材里藏着什么宝贝。”

    说完后他用脚踢开了棺木上的碎石,抽出一把半尺长的小刀,将棺材盖撬开了一条缝隙,“狗娃,快来帮手,捡块砖头过来。”

    “哦。”

    “待会我撬开棺材盖时,你记得闭气,将脸转到一旁,尽量别被尸气给冲到。”

    “好。”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抱着砖头蹲在棺盖边,“然后呢?”

    “然后把砖头卡在缝里。”说完后,随着他手上发力,棺材嘎吱一声脆响,我赶紧侧过身,一道浓重阴冷的湿气从棺材里蹿出,与我擦肩而过。

    “快!”郑伯撬开了一个角,我眼疾手快地塞了进去。

    照着这个法子,当郑伯撬开第三个角时,剩下的一角咔嚓一声裂开了。

    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掀开了棺材盖,我在一旁好奇地伸长脖子,原本以为会见到一个美人,哪知棺材里并没有人,只有一截长满青苔的圆木头,木头下压着一身红色的嫁衣,衣服上绣着栩栩如生的凤凰。

    “叶姐姐呢……”我刚准备动木头就被郑伯给喝住了,“别动,这木头被人做了法。”

    他从包里拿出三道灵符,手腕一挥就飞到了圆木上,“拜请神坛祖师爷,降妖伏魔镇煞邪!”

    说完后,他指尖轻轻一点,圆木上就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爆竹声,我竖着耳朵一听,里面怎么有女人的叫声呢?

    难道是叶姐姐……

    我想起了叶姐姐说的话,袁靖那个王八蛋请了几个道士做法,把她锁在了房梁木上,难道就是这根?

    如果我猜的没错,她的魂应该还在木头里。想到这儿我赶紧拽着郑伯,“郑伯,快停下、快停下吧,叶姐姐还在里面。”

    “什么叶姐姐,满嘴胡话!”他把我推开。

    我盯着棺材里冒出的白烟,一股熟悉的胭脂味隐隐透出,叶姐姐的惨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惨,这可怎么办呢?

    我看看郑伯,再看看棺材里的白烟,当下将心一横,闭着眼跳入了棺材内。

    “啊……”我耳边充满了她的惨叫,情急中两手胡乱一抓,三道符纸被我捏成了团团。

    爆竹声消失了,白烟慢慢散去,我被一只大手提了起来,刚看清是郑伯就被啪啪地甩了两道耳光。

    “你在做什么?鬼迷心窍了不是?”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着,但为了叶姐姐,挨顿打也值了,“我是在救人,叶姐姐她很可怜……。”

    “什么叶姐姐,我看你是……”他刚想动手,这时白烟完全散去了,原本空荡荡的棺材里出现了一道黑影,我和郑伯同时扭头,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这个……这个女人难道就是叶姐姐?

    黑棺里原本躺着根大圆木,待烟散后木头消失了,空空瘪瘪的嫁衣被撑了起来,竟然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古装美人!

    郑伯两眼瞅着美人胸前的小山丘,咕噜一声咽下了唾沫,“怎么回事?”

    我盯着那张娇美的脸看呆了,棺材里的女子虽披散着头发,脸色白中泛黑,但并不影响她的美貌,这么说吧,在小林镇生活了八年,我就没见过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

    “她就是你说的那个……叶姐姐?”

    我点点头,将刚才见鬼的事告诉了他,郑伯听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张狗娃啊张狗娃,你这性子,迟早有一天会死在女人手里。”

    “为什么?”

    “女鬼说的话你都信,还放走了跑马穴,真是没救了!”

    “鬼的话为什么不能信呢?”

    “不止是鬼,女人的话也不可信!”说完后他连叹三声,指着叶姐姐吹弹可破的脸,“你看看这女人,肤白貌美还是个千金小姐,如果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哪个男人舍得逼死她?死后还用神木压尸,葬在跑马穴,照我说,这女人生前定是祸害……”

    “不许你这么说叶姐姐!”

    “哟呵,狗崽子,你跟她认识几天啊!这么快就帮她讲话,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你……”我抡着小拳头使劲打他,打着打着,身边的叶姐姐嘴里突然吐了一口黑气,尸体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变皱、变扁,最后变成了一团皮包骨的黑炭。

    郑伯说:“她溜了。”说完后他捏着口袋里的金珠,对东北方向骂道,“要不是看在金子的份上,我一定弄死你!”

    我低头对着叶姐姐焦黑的脸,终于解脱了吗?

    看来我做的这一切都值了!

    之后在我的哀求下,郑伯不情不愿地帮我给叶姐姐垒了一个小小的坟,垒完后,我跪地磕了个响头,刚碰到地面头上的口子就破了。

    “受伤了?”郑伯看着我的伤口,“有点深,先去溪边洗洗,待会让林大贵给你上点药。”

    “好。”我弱弱地问着他,“郑伯,你不怪我?”

    “怪你有用吗?还不如想想法子。”他虽然生气,但还是张开双手将我抱在怀里,“以后不许这么好心,特别是对鬼魂。”

    我不明白,鬼魂也有好鬼,为啥不能好心呢?

    他轻叹一句,“以后你就明白了,没吃过苦,没走过歪路是听不进老人言的……”

    之后我们回到了镇上,简单地处理伤口后,他找到了林镇长将杨贤志约到了镇上的小饭馆,还没见面就点了一桌子好菜。

    糟辣鱼、辣子鸡、青椒炒山菌……我望着眼前的菜不断流口水,郑伯看到后夹了只鸡腿放我碗里,“你啊,简直跟狗一模一样,看见肉就流哈塔子。”

    我饿极了,抓过鸡腿就一阵狼啃。

    很快,镇长、福子、杨贤志等人都来齐了,大人们喝酒谈事,我就在一旁静静地扫盘子,时不时帮郑伯倒杯酒。

    “老板娘,再来一瓶清溪。”福子说完后邀大家碰杯,“郑伯,接下来该怎么做?”

    从开场到现在,郑伯只字不提跑马穴的事,一直强调杨老太若处理不好,可是会影响三代的,吓得杨贤志跟只鹌鹑似的。

    酒满上后,郑伯用筷子头沾了一滴酒甩掉,“在下葬之前得办一场法事,之前的红棺葬只是压制了她的煞气,若要说到子孙兴旺,恐怕……”

    杨贤志有些不悦,“郑伯,之前你说找个什么墓地就万事大吉,怎么现在又多了法事这一茬?”

    “诶……”郑伯跟他碰杯后一饮而尽,嘴里喷出一口火辣辣的气味,“地只能克制她尸变,并不保证能保佑杨家后人……唉,这事你爱信不信,以后运势落了可别来找我。”

    杨贤志吓得立刻喝酒赔罪,“郑伯,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想弄明白,如果这次做了法,之后就没别的事了吧?”

    “没错。”

    他想了想,“那你说吧,要怎么弄?”

    郑伯故作深沉,“这个还挺麻烦的,看来得用上本门的绝命八阵法坛了……”他转头看了看我,将斟满白酒的酒杯递到我跟前,“狗娃,来,尝一口。”

    我闻了闻,“好臭,很刺鼻子!”

    “别怕,就尝一口。”他把就被递到我的嘴边,“不会喝酒的孩子成不了男人。”

    “真的?”我放下手中的鱼头,油腻腻的小手捧着酒杯舔了一口,“好辣。”

    他无比温柔地说:“一口吞下就不辣了……”

    “真的吗?”我闭着眼仰头喝下了这杯酒,喝完后从嘴皮辣到了喉管里,热得我直吐舌头,“好难喝,我再也不喝了……”

    他若有所思地笑笑,摸摸我的后脑勺,又接着跟杨贤志几人继续,“刚才我说到了绝命八阵法坛,这可不是一般的阵法,是我祖师爷郑隐一脉传下来的独门秘术,对了,你们听过郑隐吗?”

    所有人摇摇头。

    “我的祖师爷郑隐是东晋时期葛洪的师父,就是那个写过《抱朴子内篇校释》的葛洪啊!”

    大家还是摇摇头,他彻底泄了气,我暗笑,郑伯这就叫……叫什么来着?哦,对牛弹琴!

    说什么东晋古人谁认识?真是白费力气……

    笑着笑着,我的眼前开始转圈了,眼皮也有些抬不起来,我甩甩小脑袋,这一甩完蛋了,眼前彻底花了,到最后,我实在抗不住困意,倒在郑伯的腿上呼呼睡了起来,在半睡半醒之间,我好像听到了郑伯他说“这是要死人的……”

    死人?又要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