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祖师爷显灵

    更新时间:2016-06-06 20:57:19本章字数:2110字

    整个棚内就那么大,一眼便能扫完全场,除了场边的八个坛子外,场中央摆放着杨老太的棺木,正北方立着郑伯的神坛,所有的一切都是之前的模样,除了那人皮和黑水,它们确确实实不见了。

    郑伯和我分别检查了一遍棚内,绕了一圈别说影子了,连跟毛都见着,郑伯按着胸口喃喃道,“难道溜走了?怎么可能……”

    溜走就溜走吧,反正那俩家伙也成不了事了。

    我趴在神坛边上问到,“郑伯,他们是什么东西?”

    他皱着眉想了想,“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双生罗刹鬼。”

    双生罗刹鬼?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郑伯累坏了,捂着胸上的抓伤缓缓说来,“罗刹鬼是地狱第一恶鬼,早在唐朝的时候就有高僧在经文中提到,罗刹,此云恶鬼也,食人血肉。或飞空、或地形,捷疾可畏也。他们的可怕不仅体现在吃人上,同时还体现在一些特异功能上面。”

    他喝了一口二锅头,脸色恢复了些红润,“一般来说,罗刹鬼有男女之分,罗刹男又称罗刹婆,身体为黑色,赤发绿眼,罗刹女又称罗刹私,个个生得天姿国色,但却比罗刹男更可怕、更残忍。”

    我想到刚才那两个婴孩,一个生得白白嫩嫩,笑容满面,一个生得阴黑可怖,凶相毕露,看来前者很可能就是罗刹女,后者是罗刹男,只不过他们也太容易对付了吧!真是徒有地狱第一恶鬼之名。

    郑伯继续道,“真正成型的罗刹鬼,想必对方也没法控制,所以他才会选择刚刚具象的双生罗刹,一个凶狠异常,一个瞳生妖术,他们都不是一般的鬼魂,自然不怕你身上的阳气。可是对方却高估了双生罗刹的本事,既为双生,命必相连,你破了罗刹女的妖术,罗刹男自然不能久活。”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心底却渐渐涌起一阵不安,想当初对付药尸时,我和屠涂都费了好一番功夫,最后还赔上了她的性命!刚才的情况虽然凶险,但我们却总能逢凶化吉,这当中隐隐透着些不对劲。

    先不说白面罗刹女只是定住我却不杀我,那黑面罗刹男明明有机会攻击郑伯的要害,却在最后关头变成抓破点皮肉,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他们进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杀死我们?

    我突然站了起来,目光扫视着棚内,最后落到进出的门帘上,刚才我可看得清清楚楚,郑伯做法封门时,人皮和黑水还在地上,做法之后我亲自去检查,发现门帘已经硬如钢铁,根本没办法出去,这么说只有一种可能,人皮和黑水还在阵内!

    回过头,我的眼睛直直地落在了杨老太的赤色棺材上,郑伯顺着我的眼神望去,很快就明白了我的猜想。

    他舔了舔嘴唇,示意我站在原地,自己则握着染血的匕首,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棺木,时间一分一秒地折磨着我们,让人陷入了不安和恐惧之中。

    就在郑伯前进的过程中,场中央的棺材发出一阵嘎吱声,我的眼珠子狠狠瞪着那微微抬起的棺材盖,看到一股黑气从棺材里冒出,好像比之前的强了很多,当然,这些画面郑伯是看不到的。

    “郑伯……”我刚想提醒他小心,突然间,棺材盖蹭的一声飞了起来,直直撞向了头顶的狗血网,拉着大网向上挣扎了几秒后,重重落在了郑伯面前,盖子裂开一条小指粗的缝隙。

    郑伯向后一跳飞快逃回神坛,将祖师爷的泥塑抱在怀里,嘴里低声念着请神咒,“天尊神威,龙虎成军,接我号令,调遣天兵,五雷神将,符至则行,有我家师,速速显灵……”

    说完后,他一把咬破了左手的中指,将血按在了泥塑额头上,我站在一旁忽觉眼前红光一闪,祖师爷的眉心处射出一道强光,罩在了三米外的棺材上。

    棺材里发出一阵白烟,赤色的棺木不安地颤动起来,好像一只压抑太久的野兽正寻着最佳时机跳出牢笼,郑伯见状后将祖师爷的泥塑交给我,令我双手托着,“不论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能让祖师爷落地。”

    我点点头,感觉这泥塑有千斤重。

    郑伯走到神坛前,用刀尖拨了拨莲花灯的灯芯,手执一张黄纸,嗖的一声燃起了明黄的火焰,轻轻一点,那莲花灯便亮了起来。

    此时,郑伯提起了剩下的一只公鸡,为鸡念了一道加持的法咒后,他远远地将鸡一抛,准确无误地丢进了棺材里。

    一瞬间,公鸡就像被滚烫的热油活活炸了一道,发出阵阵凄厉的叫声,在棺材里扑腾扑腾几下后,我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公鸡就被棺材里的东西给抛了出来,落在地上不断地抽动着,留下一截血淋淋的脖子,鸡头已经不知飞哪儿去了。

    郑伯捡起无头公鸡,揪着它的一双鸡爪便绕灯三圈,原本安静的火苗在公鸡靠近后不安地抖动起来,颜色渐渐变成深紫。

    我看着那妖冶的火苗问,“郑伯,这是怎么回事?”

    郑伯将鸡丢到一旁,“看来里面的东西已经变成尸煞了。”

    尸煞?

    郑伯点点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方把双生罗刹鬼放进来,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我们收拾了?看来,他的真正目的是在棺材里。”

    我也明白了,合着我们都让那位“行家”给耍了,他先用叶姐姐引诱我找到薄弱门,将双生罗刹鬼放进来,而后,那俩小鬼趁我们放松警惕装死溜进了棺材里,让杨老太吸了尸气变为尸煞,一切的一切都像算计好的圈套,就等着我和郑伯慢慢地往里钻,只等着最后一刻用力收网!

    我瞥见郑伯用来装傀儡的八个坛子,现在,我们不也成了别人手中的跳蚤吗?顿觉无比讽刺。

    想明白后,虽然我心里有些不痛快,但眼下也没有心情去后悔感慨,尸煞出现已是火烧眉毛的事了,只有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对付棺材里的尸煞,我们才能找到活路。

    我看着郑伯不断地与莲花灯较劲,看着他抄笔画了几道,却没看到手上捧着的泥塑,那原本清晰的五官渐渐变糊,眼角的位置落下了一滴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