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我怀孕了

    更新时间:2016-07-08 17:31:23本章字数:1760字

    夏青回到家,发现傲蓝卧室里的灯还亮着,就进去了。

    “怎么还没睡呢?”夏青问。

    傲蓝起身从床上坐起来:“今天回来得挺早啊。”

    夏青躺在傲蓝的床上:“嗯,今天人不怎么多,我就先回来了。”

    傲蓝沉默了一会儿:“夏青,”

    “嗯?”夏青迷迷糊糊地答应着。

    “我怀孕了。”傲蓝摸着自己的肚子。

    夏青“噌”的一声从床上弹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真的?”

    傲蓝依旧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已经两个月了。”

    夏青定定地看着傲蓝,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傲蓝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要把他生下来。”

    夏青问:“决定了?”

    “是的,决定了。”傲蓝的回答十分坚定,不容置疑。

    夏青试探性的问道:“那,要不要告诉他?”

    傲蓝想了想,说:“他有权利知道。”

    夏青点点头:“他会知道的。”

    傲蓝看着夏青,问:“什么意思?他去找你了?还是,你去找他了?”

    夏青说:“我吃饱了撑的去找他啊。今天他过来酒吧里找我了,问我你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估计这几天他还会来的。到时候如果你想告诉他,我可以帮你。”

    傲蓝起身走到窗户边,望着窗外的夜景,说:“明天,我想和你一起去趟酒吧。”

    “你想亲口告诉他?”夏青问。

    傲蓝轻轻摇摇头:“我只想远远地看看他。”

    夏青叹了一口气:“既然还爱着他,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依我看,他和那个殷娜没什么关系,也不怎么上心。”

    傲蓝依旧看着窗外:“可他心里有殷娜的位置。”

    “那又怎么样呢?”夏青说,“只要冷枫的心里还有你,你就还有机会,不是吗?”

    傲蓝转过身来,背靠着墙,说:“人的心,只有拳头一般大小,里面装了父母妻儿,亲戚朋友,工作伙伴,还有好多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再加上工作、学习之类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最后,能留给我指甲盖一般大的地方就不错了。所以我觉得什么我的整个心里只有你之类的话都是屁话,根本不可信。可是现在,这块小小的地方忽然之间多了一个人,我被挤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不会抢,不会争,我只会眼睁睁看着别人把我心爱的东西从我的手里轻轻松松的拿走,不论那件东西我多么喜欢,我都不会反抗。有时候,我自己都讨厌自己,那么懦弱,连说‘不’的勇气都没有。”

    夏青看着傲蓝,问:“所以这一次,你也不打算抢一下试试吗?”

    傲蓝说:“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又何必去抢呢?”

    “你这才是屁话!”夏青的语气略带一丝愤怒,“不抢一下怎么知道不是你的。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嘛,别人抢你手里的东西,可如果这件东西你把它给保护好了,别人抢不走了,不就是你的了吗?同样,你觉得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去抢了,把它搂在怀里好好保护,别人抢不走了,它不也就成了你的了吗?所以,不管是谁的东西,只要你足够强大,占为己有,他就是你的。”

    傲蓝笑了:“你太高看我了。像我这样的人,连吵架都不会,更别说去和别人争抢了。”

    夏青点点头:“也是,像你这样的,活该你受委屈。”

    傲蓝笑了笑:“也活该你替我这样的人叫屈。”

    夏青认真地说:“今后打算怎么办呢?”

    傲蓝拿出一张邀请函,递给夏青,说:“北京的交响乐团邀请我担任特邀嘉宾,去参加一场音乐会。我想,我也该出去工作了。”

    夏青皱起了眉头:“你都怀孕了还要出去工作?大小姐,你能不能不作了啊。”

    傲蓝很认真地说:“我这不是作,我只是想给肚子里的小东西一个更好的生活。”

    夏青问:“怎么,你在我这里生活得不好吗?”

    傲蓝笑着说:“好,我这你这里过的很好。可是,我们娘俩总不能在你这里过一辈子吧。再说了,我也想让孩子知道,想要在这个世上过上好日子,必须要靠自己。”

    夏青翻了一个大白眼:“我的姑奶奶,您的大宝贝才两个月就要开始胎教了,早了点儿吧。”

    傲蓝说:“这不是胎教,而是我的生活态度。”

    夏青连连点头:“好好好,你的态度,宇宙毁灭了都改变不了。你想弹琴就去弹琴,想工作就去工作,不过我可告诉你,只要你一出去工作,冷枫肯定会找到你。”

    傲蓝悠闲地躺在床上:“找到就找到吧,早晚有一天会再见面的,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夏青咧着嘴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还说你不会抢,你只是抢的不明显而已。你都是放大招啊。”

    傲蓝看着天花板说:“他是孩子的父亲,他有权利知道;孩子呢,也有权利了解自己的父亲。谈不上什么抢不抢的。”

    夏青一边伸懒腰一边往外走,带着一股慵懒的语气说:“好,随你。明天我带你去酒吧。”

    “我就在酒吧门口就好。”傲蓝急忙说。

    夏青摆摆手:“你说了算,你说了算。”

    夜里,窗外的灯火明亮如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