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我只要你

    更新时间:2016-07-14 11:28:49本章字数:2249字

    音乐会如期而至。

    冷枫一身烟灰色西装,搭配水蓝色领带,庄重又不乏时尚,严肃中也带有平易近人的感觉。修长又健硕的身躯加上棱角分明的五官,在人群中很扎眼。他坐在第一排中间正对舞台的位置,视野宽阔,可以看到舞台上的任何角落。

    殷娜风韵十足地坐在冷枫旁边:“呦,挺巧啊。”

    冷枫看了她一眼:“你怎么阴魂不散呢?”

    殷娜整理着头发,说:“这是什么话,就你能来,我买了票,当然要来了。”

    冷枫没有理她。

    殷娜继续说:“不过,你前妻的音乐会门票可真贵,就是不知道她弹得怎么样,值不值这个价。”

    “呦呵,聊得挺开心啊!”夏青坐在冷枫的另一边,眼神犹如刀子一般飞向殷娜。

    冷枫看了殷娜一眼,又转向夏青,问:“夏青,你怎么也来了?”

    夏青飞刀般凌厉的眼神转向冷枫:“你是不是要把在场的每一位都问上一次‘你怎么来了’,你脑子里是不是进鸡尾酒了?”

    殷娜哈哈一笑:“冷枫,这是谁呀,你前女友,前妻,还是前前妻啊?”

    夏青绵绵的笑容里隐藏着冰冷的钢针:“我是他女朋友。”

    冷枫还没缓过神来,夏青又补了一句:“我们正在谈恋爱。”

    殷娜脸色有点不对:“是吗?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夏青靠在椅背上,轻松地说:“他跟他老婆度蜜月的时候我们认识的。”

    “夏青,你瞎说什么!”冷枫不知所以。

    夏青看了殷娜一眼,说:“我明白了,旁边这位小姐是你的新女友。没关系,亲爱的,我不在乎。虽然说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有些不要脸,可我就是这样没有尊严,没有底线,没有女人应该有的羞耻。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的前妻长什么样,让你这样念念不忘。对了,你好像还没有和她离婚,你还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是吗?”

    冷枫面对夏青突如其来的进攻,竟毫无招架之力。这个在战场上势不可挡的王者,在感情里却是一个轻而易举就可以打败的草寇。

    殷娜笑而不语。

    一阵掌声中,傲蓝款款而来。一袭水蓝色拖地长裙闪闪发亮,犹如璀璨星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星;及腰的长发好似黑天鹅的羽翼,大大的波浪荡漾着优雅;淡淡的妆容,浅浅的微笑,傲蓝像一颗珍珠,柔而不娇,艳而不妖。

    走到舞台中央,那短短的几步路,每一步都踏着勇气和泪水,每一步都是那么孤独。她看到了冷枫,看到了夏青,也看到了殷娜。平静的外表下翻起怎样的波澜,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傲蓝坐到钢琴前,台下的掌声停歇了。傲蓝聆听着自己的心跳,优雅的手指开始在黑白键上舞蹈。眼角的蝴蝶随着音乐缓慢地张合翅膀,诉说着动人的故事。

    傲蓝弹奏的曲子,是她最喜欢的《Tears》在那双舞动的手下,流转出一个一个澹然的音符,勾勒出一幅天凉如水的画面。曲子始终缓缓的弹奏着,犹如溶在秋凉夜幕下的人们,遥望着天边的星群,带着淡淡的忧伤,独自默然着。

    如果我们相逢,我将如何来面对你,以沉默,以眼泪。

    冷枫注视着舞台中央的傲蓝,她还是那么优雅,也那么孤独;她依旧像一朵白莲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傲蓝的身影在冷枫的眼睛里渐渐模糊。这个意志如钢铁般的男人再一次落泪了。第一次是车祸后的生离死别,这一次是久别后的再次相逢,为的都是同一个女人。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得到你,之后失去你,再次看到你,我们已是陌路。

    音乐会结束之后,在去后台的路上,夏青碰到了聂旭尧。

    “夏青。”聂旭尧叫住了她。夏青愣在那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会不认识了吧。”聂旭尧开玩笑说。

    “没有,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好巧。”夏青不敢看他的眼睛。

    聂旭尧摇摇头:“不巧,我是专门过来找你的。”

    夏青终于抬起头,看到他消瘦了的脸庞,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没想到聂旭尧会来找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聂旭尧说:“我看到音乐会的宣传单上有傲蓝小姐的名字,想着你们是好朋友,你应该会来,所以就买了门票。其实我一直坐在你后面,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

    “我后脑勺上又没有长眼睛。”夏青依旧高傲。

    聂旭尧笑了笑:“对,所以······”

    “不好意思,我要去找傲蓝了,再见。”没等聂旭尧说完,夏青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她怕被聂旭尧看见,找了个理由,转身就走了。只留聂旭尧一个人在那里,站着,望着。

    夏青来到后台,看到傲蓝已经换好了衣服,打趣地说:“速度挺快呀,一定是饿了。”

    傲蓝一笑:“是啊,要不是饿坏了,我才不会这么快的把那么漂亮的衣服脱下来呢。晚上请我吃什么?”

    夏青瞪起了眼睛:“赫连傲蓝大小姐,今天是您的主场,要请也应该是你请吧。”

    “今天我请。”冷枫从外面进来,对傲蓝说:“想吃什么,我都请。”

    傲蓝笑了笑:“好久不见。”

    冷枫的目光始终离不开傲蓝:“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

    两人相视无言。再多的话,到了这一刻,都是多余的。

    夏青尴尬地说:“要不,我先回避一下。”

    “不用,”傲蓝拿起背包,“我跟你一起走。”

    “傲蓝······”冷枫的眼里含着泪水。

    “冷枫,放我走吧。你已经有了殷娜,还要我干什么。”傲蓝哽咽着。

    冷枫转过身抓住傲蓝的手:“傲蓝,我和殷娜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相信我。”

    傲蓝紧紧攥着背包的链条:“她已经进入到你的生活中了,她是一个幽灵,你摆脱不掉的。”

    “那又怎样,我爱的是你,我不在乎她是否进入到我的生活中,我不在乎她对我的感受,我只要你。”冷枫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乞求着。

    “我在乎,”傲蓝拭去眼角的泪水,“我在乎她对你的感受,我在乎你的生活中有她。”

    “傲蓝······”

    “不要再说了,冷枫,不管怎样,我还是谢谢你,给了我一段快乐的时光。以后,像这样的音乐会我还是会经常参加,如果你想来,我欢迎,不想来,我也不在乎。只是如果有什么事,请不要来后台找我,我希望能把工作和生活分开。”说完,拉着夏青离开了。

    门外,殷娜倚在墙上,耳畔回响着冷枫的话:“我不在乎她的感受,我只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