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和以前一样

    更新时间:2016-07-17 17:01:18本章字数:1859字

    早已是深秋了。

    清晨的阳光裹着一层薄薄的雾,朦朦胧胧的,看不清天空的颜色;路旁的枯枝干草也挂上了一层晶莹的霜,冰冰凉凉,清清透透的,像新娘的头纱,轻轻一触,就融了,破了,犹如抓不住的幸福,再怎么奋力挣扎,也只能留下一个残破的躯壳,包裹着孤傲的灵魂。

    夏青躺在傲蓝的床上,看着收拾东西的傲蓝说:“你说你干嘛要搬走啊,在这里住着多好啊,我还能照顾你。”

    傲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在这里住着是挺好的,可我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吧。你说,万一哪一天你带回来个男人,想亲热一下,那我在这儿算怎么回事啊。”

    夏青白了她一眼:“少来,你就是赚了钱了,嫌我房子小了,想换一个大房子。”

    傲蓝看了她一眼:“你少没良心了。”

    夏青嘿嘿的笑了。

    傲蓝接着说:“我那个房子,也只是八十平米。自己一个人住,不用太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就可以了。”

    夏青从床上坐起来:“你不怕冷枫找你了吗?”

    傲蓝停下手里的活儿:“我已经露面了,他肯定想到我住你这里,藏也藏不了,逃也逃不掉,随他去吧。”

    夏青又问:“那你想好了吗?”

    傲蓝点点头:“想好了。”

    夏青看着傲蓝:“好,既然决定了,我就不拦你了。以后做产检的时候记得叫我,我陪你去。”

    傲蓝笑着说:“好。你也别躺着了,快帮我收拾。”

    夏青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嘴里嘀咕着:“是有多着急搬出去啊。”

    傲蓝看着夏青,笑着说:“我告诉你啊,这间房间给我留着,说不定哪天我就会来你这里住几天。”

    “我才不收留你呢。”夏青口是心非的说着。

    夏青把傲蓝送到了新家,帮傲蓝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好了,收拾完了,你歇一会儿吧,我先走了。”

    傲蓝说:“吃了饭再走吧,我请客。”

    夏青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大小姐,我酒吧里还有好多事情要我打理啊。我没时间陪你吃饭,这样,你先欠着,下次再说。”

    傲蓝倒了一杯水:“只限今天,过时不候。”说完自己也笑了。

    “小气鬼,走了。”夏青嘴上骂着,却依旧笑着。

    随着夏青关门声音的消失,孤独与寂寞在一瞬间席卷而来。傲蓝一个人靠着冰箱,手中的水随着心跳颤动着,漾出一圈圈轻微的涟漪,荡不尽的寂寞。

    太阳掀开了蒙在脸上的那层头纱,露出了真面容,娇羞的新娘散发出柔和的光,暖暖的,让人敢于伸出手去触碰。

    傲蓝打开电视机,随便找了一个节目播着,仿佛这样,她就不会那么孤独,至少,有个声音陪着。

    她自己都没有想到,曾经,那么喜欢安静独处的她,如今,却厌烦了或者说害怕这份寂静。

    傲蓝懒散的躺在沙发上,她就这样躺着,看着天花板,清空大脑,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干,让生命在钟表盘上一步一步的流逝。浪费生命的感觉,太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傲蓝刚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喂?”傲蓝带着朦胧的睡意。

    “在干吗?”浑厚的声音在从电话里传出。很明显,是冷枫。

    “有什么事吗?”傲蓝逐渐清醒。

    冷枫犹豫着:“听说,你搬家了。”

    “对。”傲蓝早就料到冷枫会查出来。

    “有时间出来聊一下吗?”冷枫问。

    傲蓝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吗?”

    “对。”

    傲蓝疑惑地问:“你没有上班吗?现在才早上十点。”

    “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出来吧,我等你。”冷枫的声音依旧浑厚低沉。

    傲蓝跑到阳台上,看到冷枫确实在她家楼下,靠着车站着。冷枫抬头看到傲蓝,挥了挥手。

    傲蓝换上一身橙色修身连衣裙,整个人一下子亮了起来。虽说已经怀孕了,但好在才两个月,肚子还没有那么明显。

    来到冷枫面前,傲蓝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冷枫也微笑着:“前两天才见过,在音乐会上。”

    傲蓝低着头:“我知道,只是不知道说什么罢了。”

    冷枫的笑容渐渐收敛:“那天你走的太匆忙了,没怎么说上话。今天我们好好聊聊天吧。”

    冷枫打开车门,示意傲蓝上车。

    上车后,傲蓝发现冷枫的副驾驶的位置上还和以前一样,傲蓝喜欢穿的非常舒适的平底鞋,补妆用的粉饼,唇膏,纸巾,连香水的味道也和以前一样,是傲蓝最喜欢的蒲公英的味道。

    “它们都还在啊。”傲蓝轻轻地说。

    冷枫看着傲蓝:“你的东西,我都没有动过,它们都在原来的位置上,和以前一样。我也一样。”冷枫深情地注视着傲蓝。

    傲蓝摆弄着车上的那支唇膏:“没错,都和以前一样,只有我不一样了。”说完,把唇膏放到了原来的位置。

    “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和以前一样,只要你愿意。”冷枫的语气带着渴求,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请求原谅。

    傲蓝摇摇头:“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回不回得去。时间不是电影,不能看回放。”

    冷枫沉默了,他发动了车子,慢慢地开着,仿佛要把时间拉长,像影子一样。车里播放着陈奕迅的《稳稳的幸福》和以前一样: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抵挡末日的残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个归宿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用双手去碰触

    每次伸手入怀中

    有你的温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