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原来一直都是你

    更新时间:2016-07-26 16:00:14本章字数:1738字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夏青闭着眼睛在床上摸索了一阵,接起电话:“喂。”那一个字里有着说不出的慵懒。

    “都几点了,还睡呢。”傲蓝忍不住抱怨她。

    夏青翻了一个身,换了个姿势躺着,不耐烦地说:“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十点钟准时上床睡觉啊!”

    傲蓝拉长了语气:“谁让你大晚上不早早睡觉啊,活该。”

    夏青哼哼几声:“大小姐,我开的是酒吧,夜生活的开始,你见过谁家酒吧是晚上十点钟关门的。”

    傲蓝笑了笑:“也是。”

    “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夏青由于没有睡醒,十分没有耐心。

    “一会儿陪我去产检,你到我家来找我。”傲蓝一边吃着樱桃一边说。

    夏青叹了一口气:“下午去不行吗?”

    “检查完你还要陪我逛街呢!”傲蓝忍不住笑了出来。

    “天——啊——”夏青此时已经生无可恋。

    “快点快点,一会儿到我家来接我。”傲蓝催促着。

    夏青有气无力地回答:“好,好,孕妇最大,孕妇最大,听你的。”

    挂了电话,夏青忍不住嘀咕:“等我怀孕的时候看我不整死你!”

    到了医院,夏青陪着傲蓝做完了产检。还好,一切正常,胎儿很健康。

    “如果女孩儿呢,衣服我全包!”夏青边走边说。

    “那如果是男孩儿呢?”奥傲蓝问。

    “那我就什么都不管了。”夏青黑着脸说。

    傲蓝笑了笑:“你也太重女轻男了吧!”

    “重女轻男怎么了!”夏青一挑眉毛,“女孩儿多好,你看商场里卖的女孩儿的衣服鞋子,多好看呀!你再看看男孩儿的,就是那几件,那几个款式,有什么好打扮的!”

    傲蓝笑出声来:“你呀,就是······”

    “夏青。”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们俩的身后传来。

    回头一看,是聂旭尧。头上绑着纱布,脸上也有好多擦伤,整个右手臂被包的严严实实的。

    傲蓝看了一眼夏青和聂旭尧,微微一笑:“那个,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我在车上等你。”

    夏青冲她点了点头。

    傲蓝走后,夏青看着聂旭尧身上的伤:“你这是怎么弄的?”

    聂旭尧淡淡一笑:“哦,没什么,比赛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车子冲出了赛道。”

    夏青躲避着聂旭尧的目光:“你的伤······很严重吗?”

    “没事儿,”聂旭尧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都是皮外伤,几天就好了。”

    “你怎么在这儿,是不舒服吗 ?”聂旭尧关切的问。

    “不是。”夏青回答,“我是陪傲蓝来的,她怀孕了,我来陪她做产检。”

    “傲蓝怀孕了?”聂旭尧十分惊讶,“那冷枫知道吗?”

    夏青摇摇头:“不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他?冷枫继续问道。

    夏青轻叹一声:“傲蓝本来是打算要告诉他的,可她又不想用孩子把冷枫拴在身边,所以就一直在犹豫。他俩的事情,你也知道。”

    聂旭尧“嗯”了一声,“最近好吗?”

    夏青微微一笑:“挺好的,跟以前差不多,工作到半夜,睡到中午,偶尔出来陪傲蓝散散心。你呢,怎么样?”

    聂旭尧注视着夏青:“我不好,我很不好。”

    夏青把目光转移到旁边,努力会回避着他。

    聂旭尧继续说道:“夏青,自从你离开后,我才真正尝到了思念的滋味。其实我经常到你的酒吧去看你,可我又怕你看到我之后生气,所以只能远远地站着,躲在角落里。”

    “别说了。”夏青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知道我曾经伤害过你,”聂旭尧没有停下的意思,“那是我的错。如果我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绝对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自从我和你分开之后,我也尝试过找女朋友,可都是没几天就分手了。呵呵,我真是个笨蛋,你离开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爱的,一直是你。”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夏青努力让自己平静,却全然不知眼泪早已经掉下来。

    “夏青。”聂旭尧轻轻握住她的手,“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珍惜你。我发誓。”

    夏青轻轻拨开他的手:“我该回去了,傲蓝还在等我。”说完转身走了。只有夏青知道,那转身时的潇洒,使用苦涩的眼泪换来的。

    “我不会放弃的!”聂旭尧看着夏青离去的背影,孤独的站在那里,呐喊着。

    回到车上,傲蓝看着夏青又红又肿的眼睛问道:“哭过了?”

    夏青深呼一口气:“没事了。”

    傲蓝转身看着车窗外:“你说,既然爱情这么苦,为什么我们都要去尝呢?”

    “因为它一开始是甜的。”夏青发动了车子。

    “还有一个原因,”傲蓝看着夏青,“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味道,像一杯白开水。所以,一旦爱情来了,哪怕它是苦的,也想尝一尝。”

    夏青淡淡一笑:“管他苦的咸的,今天我们去吃甜的。”

    说完,她开着车带着傲蓝来到一家甜品店。或许,天甜甜的滋味能缓解心里的苦楚。

    不开心的时候,就吃点甜食,嘴里和心里,总要有一个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