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正面交锋

    更新时间:2016-08-12 13:05:50本章字数:1813字

    精致的甜品店里,空气中弥漫着腻腻的奶油香,各式各样的甜点整齐的陈列在橱窗里,就像一场选美大赛,腰细腿长的佳丽个个笑靥如花,等待着评委选中他心目中最美的那一个,她们的人生全部压在别人的抉择中,没有任何退路,悲哀至极。

    离窗子最近的位置上,精巧的草莓蛋糕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鲜红的草莓明晃晃的,很像是浸了血的石榴石,亦像是一颗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滴着淋淋的鲜血,银白色的叉子直指心脏,毫不留情地将它戳碎。

    傲蓝轻轻咀嚼着这颗晶莹剔透的“心”,香甜的汁水牵动着她的每一个味觉细胞——她从未觉得草莓蛋糕这样好吃过。吃着吃着,傲蓝不禁笑了起来:想当初为了保持身材,这些东西打死她也不会碰,可现在······呵呵!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傲蓝回头一看,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便又舒展开了:“没什么,蛋糕不错,心情也跟着好了。”

    殷娜和傲蓝的相遇,表面上和和气气,可实际上确是火星撞地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更甚至,两败俱伤。

    都说女人小心眼,碰到爱情,不论男女,谁都一样,大方不了。

    殷娜指着傲蓝对面的椅子:“我能坐这儿吗?”

    “当然。”

    殷娜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对旁边的服务员说:“给我来一杯清咖。”

    “不会觉得苦吗?”傲蓝微笑着问。

    殷娜也毫不吝啬笑容:“习惯了就好了。”

    “听说你怀孕了。”殷娜平静地说,听不出任何的不快。

    “是的,我怀孕了。”傲蓝不自觉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一定很辛苦吧。”殷娜抿了一口苦涩的咖啡。

    傲蓝微微一笑:“还好,除了有时候会反胃恶心,睡觉多一点,其他的倒没什么。”

    “那就好。”殷娜低着头搅动着咖啡,“他对你怎么样?”

    傲蓝点点头:“他对我很好。”语气依旧非常平和。

    “真羡慕你。”高傲的殷娜居然说出了羡慕别人的这种话,就连她自己也有一点惊讶。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傲蓝哼笑一声。

    殷娜的目光把傲蓝锁死了:“你有迷人的脸蛋儿,完美的身材,从容自信,落落大方,高贵优雅,内外兼修。你既有中国传统女性的沉稳典雅,又据现代女性的活泼灵动。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让冷枫对你死心塌地,他曾经跟我说过,就算有一天,你不爱他了,不要他了,他也愿意对你好。在冷枫那里,你是所有美好的代名词,他说,他唯一的愿望,就是看到你笑。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如此宠爱一个女人,不对,冷枫对你,用溺爱来形容更为贴切。”

    “这些话他以前也和我说过。”傲蓝依旧微笑着,波澜不惊。

    殷娜把手中的汤匙扔在一边,犀利的目光掩藏不住她的愤怒:“为什么?你不是走了吗?你不是离开他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傲蓝的目光没有一丝的躲闪,她紧紧盯着殷娜发亮的眸子:“因为我还爱他。”

    “哈哈哈······”殷娜一阵冷笑:“爱?离婚协议都签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我确实是签了离婚协议,可冷枫没签啊,不管我走多远,我都是名正言顺的冷太太,而你,不过是一个倒贴也没人要的第三者罢了。”傲蓝也伸出了锋利的爪子,下手毫不留情。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傲蓝拨弄着蛋糕上的奶油,“你想趁着冷枫喝醉的时候冒充我,好让他把你给要了。你也不想想,冷枫是世界顶级保镖出身,他的警惕性就算在喝醉的时候也比正常人高出好几倍,怎么会轻易上了你的当,你真的太天真了。”

    “你怎么知道的?”殷娜的眼里掠过一丝不安。

    傲蓝依旧摆弄着蛋糕:“我跟冷枫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侦查与反侦察的功夫也学了不少,你以为只有你会调查人吗?”

    “哼,”殷娜冷哼一声,“看来,我是小看你了。”

    “你没有小看我,是你高估自己了。”傲蓝吃了一口被拨去奶油的蛋糕。

    “我是不会放弃的。”殷娜坚定地说。

    “我知道。”傲蓝不紧不慢地回答。

    “别以为你有了他的孩子就有了一张免死金牌,他就永远是你的。明天和意外,谁都不会知道哪个先来!”殷娜眯着眼睛,像恐怖的巫婆。

    傲蓝微微一笑,却有种不可侵犯的架势:“如果我和孩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你觉得,冷枫会放过你吗?”

    殷娜冷笑一声:“你怎么就能肯定意外是我造成的?”

    “那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不会把意外推给你呢?”傲蓝依旧微笑着,看不出任何的恐惧和不安。

    殷娜倒吸一口气:“好,那我们就走着瞧。”

    “再见。”傲蓝自始至终都报以微笑,不失体统。

    殷娜抓起包,气呼呼的走了。人群中,多了一个泼妇的背影。

    其实,殷娜还不明白,她已经输了:从冷枫把她赶下床的那一刻起,从她承认傲蓝比她优秀的那一刻起,从她气急败坏地走出去的那一刻起,她就输了,彻底的输了。

    她输给了冷枫对傲蓝的爱,更输给了傲蓝的从容优雅。更可悲的是,她不懂得什么叫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