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丑媳妇见公婆

    更新时间:2016-09-02 10:20:44本章字数:3105字

    冬天的夜晚来得很早,还不到七点,远处的天边就被浸染了一层深深的藏蓝色,三三两两的星星在远处闪耀着,像是永远不会融化的雪花,棱角分明,晶莹剔透。屋后的柳树早已落光了叶子,只剩一个干枯的骨架,在寒风中撑着,等待着不知何时来临的春天。

    夏青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却把眼罩给揉下来了。明亮的灯光刺进她的瞳孔,让她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她眯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光亮的强度之后,开始环视四周:加湿器在不远处的柜子上腾腾地冒着白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甜的梨花香;床旁边有一把椅子,一件外套搭在椅背上,似乎已经有些皱了;床头柜上摆放着温度计、药还有水,闹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没有一刻的停歇。周围没有一个人,除了她的影子。

    她端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已经凉了。她靠在床头上,双手轻轻地摩挲着眼罩,孤独感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她讨厌这种感觉,醒来后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一样。她看着椅子上的衣服,想着聂旭尧应该是走了,不然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那他为什么把衣服留在这里,是想告诉她他来过吗?那有什么用,到最后他不还是走了······想着想着,聂旭尧突然开门进来了。

    “醒了。”聂旭尧走过来,摸了一下夏青的额头,长舒一口气:“终于退烧了,嗓子还疼吗?”

    夏青摇摇头:“不疼了。”

    “那就好。”

    “那个······”夏青有些犹豫。

    聂旭尧坐到夏青旁边,搂住夏青的肩膀:“怎么了?”

    夏青看着聂旭尧,目光有些闪烁:“我还以为······你走了。”

    “吓我一跳,”聂旭尧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又不舒服了。”

    聂旭尧把被子给夏青往上拉了拉:“看你睡的香,我就出去买了点吃的。就在你家旁边的小餐馆里,没走远。”

    夏青点点头,拿起手中的眼罩在聂旭尧面前晃了晃:“这个是你准备的?”又指了指加湿器,“那个也是吗?”

    聂旭尧微微一笑:“灯光太亮了,怕耽误你睡觉,就给你戴上了。你屋子里太干了,你看你嘴角都起皮了,我就去买了个加湿器回来。我知道你不喜欢味道太大的香精,就买了梨花香的,淡淡的,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

    夏青抿着嘴:“嗯,很喜欢,谢谢。”

    聂旭尧的手拨弄着夏青鬓角的头发,柔声责备道:“你说说你,大冬天的去散什么步啊,还穿的那么少,这下好了,冻得发烧了吧,打针好受吗?吃药好受吗?不还是你自己遭罪嘛。你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算不过这个账来呢?”

    夏青低着头,含着泪:“我下次不会了。”

    聂旭尧温柔地注视着夏青:“你看,病了一次,憔悴了好多。你饿了吗?我买了粥回来,我去给你拿。”

    夏青看着他的背影,仿佛回到了以前,回到了他们曾经热恋的时光。他们一起去看星星,吃冰淇淋;他们曾在雨中奔跑、嬉闹;他教她开车,虽然经常讽刺她,但她却是开心的;她给她做饭,他吃得像个孩子一样;她经常去赛场上看他比赛,可这个,他却不知道······

    爱情是什么,或许就是分开之后,我依然关注着你,却不敢让你知道。

    聂旭尧端着粥进来,一脸欣喜:“不冷不热,刚刚好。”

    他想要喂夏青吃,夏青却把碗接了过来:“我自己来吧。”

    看着夏青吃饭,聂旭尧试探着说:“那个······你下周六······有时间吗?”

    夏青犹豫了一下:“有,你有什么事吗?”

    “嗯,我下周有个比赛,”聂旭尧提了一口气,“你能来吗?”

    “可以啊。”夏青一边喝着粥一边说。

    聂旭尧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夏青一下子就答应了:“真的吗?”

    “当然,”夏青说着把碗递给他,“你比赛,我去给你加油,这不是朋友应该做的吗?”

    “朋友?”聂旭尧的目光闪过一丝失望。

    “对啊,我们不是朋友吗?”

    聂旭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是,我们当然是朋友。那就说好了,下周六早上我来接你。”

    “好。”

    亲爱的,我说我们是朋友,你就真当我是朋友吗?

    周六上午,聂旭尧的车准时停在夏青的家门口,就像第一次他带夏青去看他的比赛一样,他倚靠着车身,一身休闲的打扮,双手插在衣兜里等着夏青出来。夏青穿了一条白色的打底裤,白色的靴子,一袭红色的风衣格外亮眼,给这个寒冷又严肃的冬季增添了一丝温暖与活力。

    “这么冷的天你们也有比赛?有观众吗?”夏青上了车问道。

    冷枫拿出一杯热咖啡递给夏青:“热的,拿着暖暖手。也不是什么正经的比赛,就是圈内的人闲着没事儿,自己组织的,去的都是熟人。”

    聂旭尧带着夏青来到了一个地下赛场,那里很大,具体多大,夏青也不太清楚,她只知道有好几个赛道,可以同时进行好几场比赛;各式各样的赛车停在那里,就像一个赛车展一样,每辆赛车都价格不菲;赛车手们有的在比赛,有的在那里抽烟聊天。夏青本以为这里是电影里演的那种违法的地下赛车场,会有人在这里飙车,玩女人什么的。可这里的装修布置看起来很正规,所有的赛车手也都很有礼貌,最重要的是,这里几乎没有女人,偶尔看到一两个,他们的衣着打扮也很得体,不像电影里的那么暴露,而且她们都乖乖的待在一个男赛车手身边,对于其他的男赛车手,无论长得帅不帅,她们都不会多看一眼,并不像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到很像是妻子。

    聂旭尧拉着夏青的手往里走,旁边的赛车手赶忙打招呼:“聂哥,嫂子。”

    嫂子!不是吧,怎么就成嫂子了?这是什么情况!

    夏青不明所以地看着聂旭尧,他笑了笑:“人家跟你打招呼呢,你好歹给个回应啊。”

    夏青吃惊地看着聂旭尧,回应?她怎么回应·,他们还什么都不是呢·····

    可为越往里走,“嫂子”的呼声越高,夏青只好硬着头皮,挤出一丝微笑,勉强的回应着。

    走到了最里面,聂旭尧站在一位老人面前,恭敬地鞠了一躬:“师父。”

    老人点点头,看着站在聂旭尧旁边的夏青。夏青立刻反应过来,也学着聂旭尧的样子九十度鞠躬,微笑着道了声:“师父好。”

    老人笑得很开心:“好,好,好,坐吧。”

    聂旭尧领着夏青坐到师父旁边,介绍说:“夏青,这是我的师父。师父,这是夏青,以前跟您说过的。”

    夏青又很礼貌的微微鞠躬。师父一脸笑容,看起来对夏青很满意。

    “聂哥,过来切磋切磋!”有人在不远处喊他。

    他看了一眼师父,见师父没有反对,就起身去找他们。只留下师父和夏青。

    夏青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坐在那里微笑着沉默。

    “你就是夏青?”师父先开口了。

    夏青赶忙毕恭毕敬地回答:“是的,师父。”

    “哦,”师父意味深长的一笑,“小聂经常提起你呀!”

    “他都说我什么坏话了?”夏青看着师父倒是个慈祥的人,也就开始调皮起来。

    “哈哈哈······”师父笑得更开心了,“他怎么敢说你的坏话,不过是跟我说说你们的事情罢了。”

    夏青似乎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我们的事,您都知道了。”

    “知道了,”师父给夏青倒了一杯热茶,“没什么大不了的。爱情嘛,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在乎谁更多一点。”

    “他有很多女人。”夏青有些委屈。

    “可你是他带来这里的第一个女孩儿,也是他第一次带来让我认识的女孩儿。”师父平静地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明白吗?”

    夏青点点头:“我明白,师父。”

    她明白,她很明白,聂旭尧今天带她来见师父,有几分“丑媳妇见公婆”意思。

    “师父好,我们能和夏青说几句话吗?”两个十分美丽优雅的女人站在她和师父面前。

    师父点点头:“好,去吧。”

    夏青起身和师父道了别,就跟着那两个女人来到了聂旭尧比赛的地方。

    “你是聂哥的妻子?”其中一个女人问道。

    夏青赶紧摇摇头:“不······不是······”

    那个女人很吃惊:“不可能吧,那聂哥为什么会带你来这里?”

    “现在不是,以后会是的。”另一个女人笑着说。

    “也对,不然聂哥是不会让你见师父的。”

    夏青被她们两个说得云里雾里的:“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是正规的比赛场地,而且有个规矩,除了赛车手的妻子和打扫卫生的阿姨,其他女人是不能进来的。”

    夏青看着她们两个:“所以你们是这里赛车手的妻子?”

    “对。”

    “那其他的女人也是?”

    “没错。”

    天啊,夏青快疯了。聂旭尧把他带来这里,不就是像所有人宣告她总有一天会是他的妻子吗?他哪里来的自信。

    不过,夏青此时却有一种欣喜,说不出来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