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给你一个童话

    更新时间:2016-09-09 20:39:39本章字数:2549字

    傲蓝本就怕冷,一到冬天,更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恨不得学冬眠的动物蒙着被子一觉睡到春天,不吃不喝,谁也别来打扰她。现在,她怀着身孕,更是如此。早上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九点钟,再磨磨蹭蹭地洗洗涮涮,等吃饭的时候都到中午了,也好,省事儿。可冷枫不乐意了,非得逼着傲蓝起来吃早餐,哪怕吃完再让她继续睡,他也非得把傲蓝给揪起来。时间久了,傲蓝难免会有些小脾气,等到她把冷枫狠狠地喷一顿之后,睡意也就全然消失了。

    人在愤怒的一瞬间的智商是零,一分钟过后恢复正常。所以冷枫经常受到“打完巴掌再给个枣吃”的待遇。不过他也不计较,毕竟傲蓝是孕妇,天大地大,孕妇最大,大不了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慢慢运气。所以,这段时间,傲蓝有老公宠着,保姆伺候着,好吃好喝的供着,什么事儿也不想,什么事儿也不干,很是惬意。

    可事情偏偏就不如你的意。老天是公平的,不会让你得意太久。

    这天,傲蓝刚被冷枫摁着吃完早餐,刚想继续到她的那张舒适的床上睡个回笼觉,夏青就一阵夺命连环call:“干嘛呢你!怎么不接电话呢?”

    “我这不是接了嘛。”傲蓝的声音很懒散,听起来像刚刚睡醒一样。

    “不是吧,大姐。”夏青叫了起来,声音很刺耳,震得傲蓝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一点。

    “起来了起来了,这都几点了。”夏青在电话一头催促着。

    傲蓝叹了一口气:“你又要干嘛呀?”

    “哎,你个没良心的,”夏青骂道,“你忘了在你找到老公之前都是我照顾你的吗?你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现在回到老公身边了,就把我忘了对吗?你真的太没良心了,我怎么认识你这么个白眼狼······”

    “好了好了好了,姑奶奶,我错了。”傲蓝实在是受不了她这么唠叨。

    “说吧,你想干嘛?”傲蓝不情愿的坐起来。

    夏青傻笑了一声:“嘿嘿,那个,你今天过来帮我看一下店吧。”

    傲蓝有些惊讶:“怎么,大白天的还有人喝鸡尾酒?而且是在这么冷的天?”

    夏青不高兴了:“那怎么了,不能喝酒,还不能吃饭了?我说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不知道我的酒吧白天卖吃的吗?你以前在我这里吃的东西难道都是用酒做的?”

    傲蓝眉头一皱:“哎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话这么多。行行行,我去给你看店,还不行吗?”

    夏青兴奋了:“那你快点儿,我这儿等着出去呢。”

    “好。”

    傲蓝懒懒地起身,给冷枫发了一条短信:我要去夏青那里帮她看店。

    不一会儿,冷枫 就回了短信:你不要开车,我派人去送你。

    傲蓝微微一笑,去更衣室把最厚的衣服找出来裹在身上,又带了一条大大的围巾,显得脸特别小。

    傲蓝刚到夏青的酒吧的门口,就看见夏青站在门口等她。

    傲蓝嘴角向上挑了挑:“呦,这不是夏青大小姐吗?来门口亲自迎接我?我今天才知道我的面子这么大。”

    夏青哼了一声:“老板娘就是老板娘,出个门都有专职司机。我一个做小本生意的,不好好哄着您,万一哪天把您给惹毛了,冷大老板他那几百号的职业保镖还不把我这儿给剁碎了,到时候,我就真的只能喝西北风了。”

    傲蓝噗嗤一笑:“你平常出门不是直接把店给关了吗?怎么今天还要开着。”

    夏青瞪了一眼:“冷太太,您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不了解我们这些平民小百姓的苦日子。您不是也说了吗,我这是酒吧,冬天喝鸡尾酒的人本来就少,我再不卖些吃的,把店关了,您真的想让我喝西北风啊!”

    傲蓝瞥了她一眼,没搭理她的话茬,径直往店里走去。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和谁出去吗?”夏青追着傲蓝问。

    傲蓝看着她,早就猜透了她的心思,于是摇摇头:“不想。”

    “哎呀你问嘛你问嘛······”夏青哀求着。

    傲蓝一脸无奈:“你要和谁出门呀?”

    夏青差点蹦起来:“聂旭尧!”

    傲蓝有些吃惊:“你们和好了?”

    夏青一个劲儿的点头:“就上次我从你家出来······”

    正说着,门外喇叭一响,夏青抓起包就往外跑,边跑边说:“回来再和你解释!店里你什么都不用管,你就看着他们别偷懒就行啦!”

    傲蓝摇摇头,嘴里嘀咕着:“什么都不用管,那叫我来干嘛?”

    重金打造的跑车在路上飞驰着,很是惹人注目,而且它那霸气的声音撩动了女人,惹怒了男人:街上的女人羡慕车里的女人,一旁的男人羡慕车里的男人。

    男人和女人,一样的虚荣。

    “我们去哪儿?”夏青问。

    聂旭尧很平静地说:“去上次的赛场。”

    夏青本以为他会带她去一个有趣的地方,可一听到是上次的赛场,心就凉了一半儿,那里又没有好玩儿的。

    聂旭尧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微笑:“不会让你失望的。”

    夏青“哦”了一声,不禁腹诽着:不会让我失望,不就是一个赛场,能好到哪里去,难不成它还能变成游乐场?

    可等到了的时候夏青才发现,它真的变成了游乐场。

    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可对于女生来说,只要有旋转木马的地方,就是游乐场。

    它就像一座宫殿,白色的屋顶发着光,比月亮的还要亮,比太阳的还要暖,仿佛灯光一照,整个屋顶就会化了,像白巧克力一般融融的流下来;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着花花草草,枝枝叶叶,有凹有凸,却十分光滑,触感冰凉,却让人不忍松手;各式各样的马儿都“奔跑”着,优雅的白石骏马,狂野的红棕烈马,俏皮的粉嫩稚马······它们的黑珍珠般的眼睛映着灯光,仔细看,你的样子便出现在它们眼中,水汪汪的。

    夏青吃惊地看着聂旭尧。

    聂旭尧只是淡淡的笑了:“上次你说去游乐场最想玩的就是旋转木马,可每次都要排好长的队,你又没耐心,所以一次也没有坐过。”

    “你还记得。”

    聂旭尧拉起夏青的手:“走吧,今天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夏青蹦跳起来:“我要把每一个小马都坐过来。”

    说着,就跃上了一匹红棕烈马。聂旭尧便选了她旁边的一匹白马。

    一个响指,旋转木马开始转动了。

    夏青笑着,闹着:“我终于坐上旋转木马了!”

    她把向上伸着,等到木马向上升的时候摸一下屋顶:“你看,我摸到屋顶了,哈哈哈······太好玩儿了······”

    灯光下,夏青笑得像个孩子,无拘无束的笑容黯淡了明亮的灯光,即使它就在她的周围。

    聂旭尧一言不发,只是微笑着看着夏青,看着她从一匹马换到另一匹马,看着她活蹦乱跳的身影,眼中满是疼爱。

    “喂,你怎么老是坐在那个白色的马上,为什么不换个颜色呢?”夏青问道。

    聂旭尧眉毛一挑:“你不知道白马王子吗?我是王子,当然要骑在白马上啊。”

    夏青白了他一眼:“真自恋!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你快下来,我就差没骑那匹白马了,我要骑白马。”

    聂旭尧只是微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夏青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样子急了,伸手去抓他:“你给我下来······”

    可谁知道聂旭尧一个反手就把夏青半抱起来,温暖的唇堵住了夏青喋喋不休的嘴,气息缓缓地划过夏青的脸颊 。

    时间,已经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