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我很在乎你

    更新时间:2016-09-17 20:49:02本章字数:2891字

    “哎呀,你就让我去吧······”傲蓝追在冷枫的屁股后面央求着。

    “我只是弹弹琴而已,又不是什么体力活儿,你就让我去吧,要不然我在家里呆着太没意思了······”

    冷枫坐到沙发上,板着脸,一声不吭。

    傲蓝坐到冷枫旁边,刚想张嘴就被冷枫的一个凶狠的眼神给堵回去了。

    傲蓝把嘴一噘,靠在沙发上,眼睛看向别处,不再央求冷枫。哼,你以为就你会生气啊,我也生气了。自从怀孕之后你管我管上瘾了,连我自己的工作你都要管,反正我决定了,不管你同不同意,这个单子我都接了,我才不要一辈子都靠你养。傲蓝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冷枫看了傲蓝一眼,叹了口气:“又在偷偷骂我呢吧!”

    傲蓝把头一歪,没有理他。

    “骂吧,骂吧,你把我祖宗十八代都招呼一遍我也不会让你去的。”冷枫强硬地说。

    “为什么?”傲蓝急了。

    冷枫指指她的肚子:“你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不知道挺着肚子去人多的地方很危险吗?”

    傲蓝皱着眉头:“怎么就危险了?我只是去音乐会上弹奏几首曲子而已,又不是去菜市场。再说了,我都答应人家了。”

    “那就再推掉。”冷枫坚定地说。

    “我不推,要推你推!”

    “好。”冷枫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

    “你干什么呀!”傲蓝夺过冷枫的手机,“我和这家乐团合作了很多次了,每次都很成功,乐团的人也都认识我,就这么推了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

    “你······你怎么这样啊!”傲蓝急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女人是天生的撒娇高手。

    她们在处于劣势状态下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优势,让无论从形体、力量、智慧和气势上都处于绝对优势的男人低头。她们的身躯娇小,声音柔软,眼神清澈……从头到脚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却能征服世界上最勇猛甚至是最凶狠的男人,把他们仅有的柔情占为己有,然后贪婪的享受。

    女人,你们的眼泪,碎了多少男人的心。

    傲蓝已经不是那个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的无敌小金刚了,至少,在冷枫面前不是。

    自从她决定和殷娜一决高下之后,她在冷枫面前就像一只猫,该撒娇的时候撒娇,该高傲的时候高傲。偶尔无理取闹一下,也是很有情调的。

    傲蓝的分寸拿捏的很好。眼泪就在眼眶里晃着,像一汪搅乱了的湖水,打碎了月光,星星点点,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拾起那些细碎,重新拼凑出一轮圆月。

    冷枫皱着眉头看着她,有无奈,也有心疼。

    她有她的梦想,冷枫不想去阻挡。她也有他的孩子,冷枫也不想让她劳累神伤。

    奈何她的眼泪太烫,万一落下,伤了她的脸,疼了他的心。

    “好了好了,想去就去吧。”冷枫一声轻叹,妥协了。

    “说话算话。”傲蓝带着哭腔。

    冷枫捧起傲蓝的脸颊,轻轻一吻。

    他的双唇是那么炽热,他的手心是那么柔软,他的眼神是那么温情。傲蓝缩到他的怀里,静静地感受着他的心跳,噗通,噗通,噗通……

    原来,我们心脏跳动的频率,是一样的。

    灯光璀璨,不可思议的辉煌。

    音乐欢畅,远离尘世的飞扬。

    舞台永远是傲蓝绽放光芒的地方。此时的她端坐于舞台中央,每一个毛孔都闪着光,白白的,亮亮的,像一个天使,蓝色的衣裙长长的拖到地上,犹如美丽的多瑙河,流不完的恬静,淌不尽的优雅。她眼角那只沉睡了多时的蓝蝶此刻也张开了翅膀,和着音乐,轻舞双翼。

    多么美丽的夜晚啊!仿佛远离了尘世的纷扰,静默了生活的喧嚣。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舒缓的钢琴曲便融入到身体里,你能真切的感受到音乐在随着血液流动,流到你的心里,流到你的五脏六腑,流到你的四肢,最终,它会流到你的指尖,让你不自觉的轻轻地在你的腿上打着拍子,轻到你根本不会注意。

    直到音乐停止,你才缓缓睁开眼睛,寻找音乐的痕迹。当你看到傲蓝小心翼翼地起身鞠躬,你才会发现,这样的天籁,竟然是出自她的纤纤玉手。你站起身,微笑着鼓掌,有尊敬,有感激,也有遗憾,何时才能再次听到她弹奏的天籁?

    她提起裙摆,缓缓地走向后台,永远都是那么优雅大方,此刻,又多了一分母亲的温柔,女人的柔媚。

    傲蓝来到后台,四处张望,没有冷枫的身影。

    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什么时候她对冷枫产生了依赖,是从她离开,还是从她回来?傲蓝笑着摇摇头:我也有今天。

    从前,我的骄傲让我忽视你的存在,或许伤了你的心,冷了你的情,现在,轮到我来还债。

    一个坚强独立女人的依赖,就是爱。

    傲蓝来到化妆间,见到桌上有一大束蓝色的玫瑰花,想着一定是冷枫送来的,脸上露出了少女热恋般的笑容。

    她拿起花朵上的卡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不是冷枫。

    亲爱的赫连傲蓝小姐:你的容貌如天上的月亮,干净,明亮,你的才华如深夜的霓虹,璀璨,耀眼。纵然是黑暗,也挡不住它们的光芒。感谢你优雅的表演。祝你快乐。Aaron

    Aaron?

    或许是某个粉丝吧。

    为什么不是冷枫呢?他知道我今天的演出,怎么什么表示也没有呢?他还在生气吗?他故意不理我?他明明同意我参加这场音乐会的,他为什么要这样?

    傲蓝第一次感到了失落,这种失落并不是丢了某件东西,而是这件东西明明是她的,她却不能碰。

    算了。

    走出大厅,寒冷的空气从鼻腔侵入到她的肺部,冰冻着五脏六腑,仿佛要把血液凝固。傲蓝把大衣拉紧了些,看到前面有个人正朝她走来,她定睛看了看,依旧不是冷枫,是他的秘书。

    “太太,冷先生让我来接你。”秘书笑着说。

    “冷枫在忙吗?”傲蓝的声音很平淡,却透露着一种质问。

    冷枫以前从来不这样,不管他再忙,他都会抽出时间来参加她的音乐会,如果实在是来不了,一束鲜花或者一个电话也是有的。可今天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他从来不这样。

    “是的,冷先生今天有重要的会议。”秘书解释道。

    男人啊,你们撒谎时的借口能不能新鲜点儿。开会,哪里有那么多的会,总统开会还会喘口气儿呢。

    傲蓝没有再追问下去。

    车上的空调开得暖暖的,可傲蓝的双手依旧紧握着彼此的冰凉。

    几乎同时,傲蓝和冷枫回到了家。

    “手怎么这么凉?冷吗?”冷枫捧着傲蓝的双手,不停地哈着气。

    “一直都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傲蓝没有任何表情。

    冷枫盯着傲蓝,眼里充满了惊奇:“你在生气吗?”

    傲蓝把冰凉的双手从他的手心抽走:“没有。”

    “你就是生气了。”冷枫不肯放弃。

    傲蓝把外套脱下来,扔在沙发上。

    “是因为我今天没有去看你的演出?”冷枫也把外套脱下来。

    “是。”傲蓝回答的很干脆,没有一丝忧郁。

    冷枫哈哈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

    不在乎?我怎么可能不在乎。你是给我温暖的男人,是宠爱我的爱人,是让我依靠的丈夫,也即将是我孩子的父亲,我的一生都和你联系在一起,你让我怎么不在乎。

    傲蓝转身就往更衣室里走。冷枫一把抱住她,紧紧地抱着,笑着,看着,一天的忙碌劳累在这一刻全然消失不见。

    我的傲蓝,在你的世界里,我原来是这么重要。

    冷枫轻吻傲蓝的额头:“对不起,今天确实很忙,来了好几个单子,开会,审核,签约,一整天下来,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就是在厕所的那一分钟。不要生气了,是我不好,我应该把事情提前安排好,这样就有时间陪你一起去了。”

    傲蓝依旧板着脸没有说话。

    冷枫把傲蓝鬓角的碎发拂到耳后,柔声细语:“你看啊,你呢,本来应该在家里好好养胎,可你突然间就说要去什么音乐会,我不想让你去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你肚子大了不方便,还有一个就是,你的演出太突然,我没有办法安排出时间陪你。”

    “那是我的错了?”傲蓝扬起脸看着冷枫。

    冷枫宠溺地笑着:“你没错,你永远都是对的。”

    只有在你的眼里,我永远都是对的。

    傲蓝伸出双手,可怜兮兮的望着冷枫说:“我的手还没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