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我明白你的痛

    更新时间:2016-10-01 10:19:55本章字数:3095字

    夜,那么黑,那么冷,该怎么熬。

    雪白的灯光,雪白的墙壁,雪白的桌椅,雪白的床单,还有傲蓝雪白的脸颊。

    外面,是漆黑的夜。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平静的像海面,荡漾着细碎的夕阳,颤动着不尽的生命,不带任何声音。没有人知道海底是平静如水还是波涛汹涌。

    桌上的百合悄悄地开着,它似乎有些胆小,偷偷摸摸的,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又或许,它是怕自己绽放的声音搅乱了这份宁静,迎来一场狂风暴雨。娇弱的身躯,怎么经受得住。

    冷枫守在傲蓝身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是喜是忧,是悲是愁。他伸手轻轻抚摸傲蓝渗着汗水的额头,那么热,那么烫,像火一样灼伤了他。可他却不愿收手,颤抖着停在那里。

    烧吧,痛吧,我没有办法把你的痛苦转移到我的身上来,但至少,我可以陪着你。

    原来,想象着你的痛,我也会痛。

    强烈的灯光刺进傲蓝的眼睛,她把头往旁边歪了歪,看到猛然站起的冷枫,还有从沙发上爬起来的夏青和聂旭尧。他们紧紧围绕在傲蓝身边,说着什么,傲蓝听不清,也没有心思去听。

    傲蓝环顾了一下四周,冷枫明白过来,立刻说:“别怕,你在医院。”

    疼痛在傲蓝的小腹蔓延开来,像滴在纸上的一滴墨汁,慢慢地浸染着周围的雪白。

    傲蓝渐渐清醒过来,眼前浮现的是饭店的那个油腻腻的盆景,还有长长的楼梯。她伸手去摸肚子,平坦了。

    她的手停在那里,颤抖着,却不敢用力,生怕伤害那个已经不存在的生命。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我。

    我八岁离开家,卖过花,挨过打,吃过苦,流浪过,感恩过,努力过,骄傲过,孤独过,放弃过,绝望过,哭过,伤过,痛过,就是没有真心的笑过。我的父亲死无葬身之地,我的姐姐游荡在冰冷的河里,我的母亲和弟弟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生活着,是好是坏我也不知道。

    我前世是不是做了好多坏事,今生让我用亲人的生命来偿还。

    为什么不用我的命呢?一了百了,多省事。

    何苦给了我一切,却又抢回去,当着我的面狠狠地摔碎,像海面上的夕阳,永远不能拼凑在一起。

    罢了······

    罢了······

    傲蓝紧紧攥住床单,深呼吸,闭上眼睛,泪水打湿了眼角蓝色彩蝶的翅膀。

    它还能飞起来吗?

    冷枫紧紧握住傲蓝的手,亲吻着她的额头:“哭吧,痛痛快快的哭出来。”

    傲蓝摇摇头:“我很好,扶我起来。”

    傲蓝靠在枕头上,看着眼前疲惫的夏青,她一定是哭过了,眼睛还是红的。

    傲蓝拉住夏青的手,有好多话想对她说,可到最后只说了三个字:“回去吧。”

    夏青摇着头,眼泪洒在傲蓝的床单上。

    傲蓝的声音无气无力:“很晚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来吧。”

    夏青看着憔悴的傲蓝,除了眼泪,没有什么能表达她此刻的伤心和心疼。

    聂旭尧轻轻拉起夏青:“走吧,这里有冷枫,今天晚上先让他照顾,我们明天来替他。我们替换着来,每个人都必须保重自己的身体,别等到时候病人还没好,我们先倒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夏青一部三回头地往外走,傲蓝报以微笑,告诉她自己没事。

    夏青走后,傲蓝对冷枫说:“我饿了,去帮我弄些吃的吧。”

    冷枫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出去了。

    也好,给她一个空间,让她好好发泄一下。痛苦深埋进心里,是会发芽的。

    傲蓝看着窗外,还是有烟花。小小的火球蹿上夜空,绽放出美丽的花,照亮了整座城市,那么美,那么绚烂。

    果然,只有在夜里,烟花才是最美丽的。

    孩子,你还记得吗,昨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开着窗外的烟花,爸爸把我们抱在怀里,你曾经拥有一个多么幸福的家。那时候的你,应该是开心的吧。

    孩子,你能告诉妈妈吗,天堂里有没有烟花,它们漂亮吗?你喜欢它们吗?一个人看烟花会孤独吗?你会想爸爸妈妈吗?

    孩子,你恨妈妈吗?妈妈没有保护好你,都是妈妈的错。本想着给你一个完整又幸福的家,却没有那个能力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

    孩子,你知道妈妈长什么样吗?你知道爸爸长什么样吗?

    孩子,能让妈妈看看你的样子吗?

    在梦里。

    妈妈能在梦里见到你吗?

    冷枫端着粥站在门外,傲蓝的身影在眼里变得模糊。

    她是有多么绝望,连哭的念头都没有。

    “医生说你应该吃点清淡的,我就买了粥,你先凑活着吃点,等你好了带你去吃大餐。”冷枫一边忙活着一边说。

    傲蓝微微一笑:“我要吃寿司。”

    冷枫坐到傲蓝身边,搅着粥:“好。可今天只能吃粥了。来。”说着,冷枫舀起一勺粥,在嘴边吹了吹,递到傲蓝嘴边。

    “烫吗?”冷枫问道。

    傲蓝摇摇头:“不烫,很好吃。”

    “那就好,再吃点儿。”

    谁都没有提孩子的事情,谁都心照不宣,谁都不想打碎这美丽的夜晚。仿佛只要不去想,它就不存在。

    人,天生会撒谎,尤其是欺骗自己。

    喝完粥,冷枫扶傲蓝躺下。

    “要关灯吗?”冷枫轻轻问。

    “开着吧。”

    夜,那么黑,那么冷,我只能亮着灯,慢慢熬。

    “老公。”

    “嗯?”

    “抱着我。”

    冷枫侧身躺在傲蓝身边,把她紧紧环在胸膛,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他感到胸膛一阵湿热,他发觉她的身体在颤抖,他听到她轻声的哭泣。

    哭吧,哭吧,让痛苦化成泪水流出去。

    哭吧,哭吧,让心酸和委屈干涸枯尽。

    哭吧,哭吧,这是你的权利。

    哭吧,哭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不离不弃。

    窗外的烟花绽放的那么美丽,多么讽刺。

    大自然永远都是平衡的,有人哭泣,就一定有人欢喜。

    哭泣的人是傲蓝,欢喜的却不是殷娜,而是Aaron。

    “告诉你个好消息。”Aaron在电话里很兴奋。

    他当然兴奋,此时的他,正左拥右抱着美女,喝着香槟,在酒店里狂欢。

    “什么好消息?”殷娜那边似乎安静很多。

    确实,此时的殷娜,正一个人站在窗前,手中的酒杯里映着烟花的影子,有些孤独,有些落寞。

    Aaron故意逗她:“你猜?”

    “我挂了。”殷娜没心思听他废话。

    Aaron急了:“别挂别挂,我真的有事情和你说。”

    “说啊。”殷娜有些不耐烦。

    Aaron在电话里头笑着:“那个赫连傲蓝,你的情敌,流产了。”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殷娜十分吃惊,随手把酒杯放在窗台上。

    Aaron若无其事的说:“当然是真的了,我哪里敢骗你。就昨天晚上,她和她丈夫还有朋友出去吃饭,出来的时候被一个醉鬼撞了一下,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孩子就没了。”

    殷娜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睛被黑夜包裹着,只有烟花在她的脸上映出一种又一种颜色。

    “喂,喂,你在听我说吗?”

    “你怎么了?”

    “你没事吧。”

    ······

    Aaron在电话另一头催促着。

    殷娜终于反应过来:“哦,我没事。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你不是让我追她嘛,破坏她的家庭,好让你有伸手的空间,所以我当然要实时掌握她的第一手资料。嘿嘿,厉害吧。”

    殷娜又是一阵沉默。

    Aaron有些奇怪:“你怎么了?你不应该高兴吗?你情敌的孩子没了,这对你有很大的帮助啊。”

    殷娜重新拿起酒杯,一口气把酒全喝光了:“你很高兴吗?”

    “当然高兴,”Aaron的语气很轻松,“至少我不用去追一个孕妇了。”

    殷娜冷笑一声:“祝贺你。”

    Aaron在电话里笑得很开心:“谢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殷娜放下电话。

    Aaron,你知道孩子对母亲的意义吗?你不知道,你肯定不知道,如果你知道,现在的你,一定不会笑着说新年快乐。

    殷娜坐在地上,她突然开始可怜这个倔强的女人。

    她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她们都为爱奋不顾身,明知前方是火,也要扑过去,即使化为灰烬,也要感受一下那无可替代的温暖。她们都渴望一个家,一个完整温暖的家,家里有她们爱着的他,有他们可以依靠的肩膀,可以做梦的大床。她们都一样的倔强,眼泪不允许被任何人看到,自己舔舐伤口,永远把自己伪装到完美。她们都一样的固执,固执到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撞得头破血流,绑上纱布,很像英雄。

    她们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傲蓝是白玫瑰,沉静,优雅,从容,平和;殷娜是红玫瑰,热烈,奔放,开朗,骄傲。

    只可惜,冷枫的窗前有皎洁的月光,掌心却没有朱砂痣。

    所以,一切的一切,从一开始,就已注定。我们的努力,不过是给自己一些安慰,让自己不要输得太难看而已。不然,这漫漫人生,如果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岂不是更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