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灰姑娘没有水晶鞋

    更新时间:2016-10-02 20:39:57本章字数:3081字

    冬去春来,花谢花开。

    时间不会停止,生活还是要继续,抓住过去不放,折磨的还是我们自己。没有人在乎我们的喜怒哀乐,没有人感同身受我们的痛苦,就像没有人在乎嫩绿的芽下面是片片枯叶化成的泥土。我们能做的,就是喝掉我们亲手酿的酒,不管是酸是苦,是香是辣,一饮而尽,慢慢回味。

    我们不过是飘飞于空中的蒲公英,看似自由,实则身不由己。

    只怪,我们的翅膀太脆弱,被风折断。只怪,我们的身躯太渺小,被雨打落。只怪,我们的生命太脆弱,被意外湮没。

    不过,我们还有希望,只要有风,它就一定会给我们落脚的地方,哪怕它会折断我们的翅膀。

    有了家,就无须飞翔。

    这道理你懂,我懂,傲蓝更懂。

    可是懂和做到之间,还是有一条深深的沟,需要用尽全身力气,摔的遍体鳞伤之后才能跨过去。

    傲蓝努力让生活回到正轨。她像以前一样吃饭,睡觉,看书,写作,弹琴,参加音乐会,去夏青的酒吧,去疯,去闹,去笑······可她每一次笑,都会把一滴眼泪退回心里。眼泪太热,经常烫伤自己,滋啦啦的,那颗跳动的心脏,早已满目疮痍,无药可医。

    冷枫尽量减少工作时间去陪傲蓝。陪她逛街,陪她吃饭,陪她看电影,陪她发呆。有时候冷枫甚至连公司都不去了,一整天都待在傲蓝身边。“君王不早朝”的现象又出现了,只不过这次君王不是照顾怀孕的皇后,而是安慰痛失骨肉的妻子。

    傲蓝偶尔会问他“你不用去公司吗?”

    冷枫只是淡淡一笑:“不用,最近公司没什么事儿。”

    其实傲蓝不知道,深夜她熟睡之后,冷枫经常自己一个人在书房里处理着公司的事务,顺便看一下日出。

    橘红色的光像烧红的利剑,那么暖,那么烫,那么锋利,那么无情地划破天空。在世界的尽头,太阳探出圆圆的脑袋,可爱的像一个婴孩,好奇地环视着这个世界,偶尔露出笑脸,温暖了空气,融化了彩云。

    殷娜这段时间倒是安静得很,没去找过冷枫,也没有打扰过傲蓝。她知道傲蓝在这段时间最需要的就是冷枫的陪伴。所以,她不想去打扰。

    都是女人,都知道对方的弱点,只是一场争夺爱情的战争,就算输了,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红酒杯里映着殷娜的脸,她注视着酒杯里的自己,看着看着,就看到了19岁的自己。

    那年,她比现在还要疯,整天染着不同颜色的头发,踩着锋利的高跟鞋,穿着夸张的衣服在各个酒吧里转悠,认识了很多人,有好人,有坏人,也有渣子,还有Aaron。可那时候,她还是一个相信天长地久的女孩儿,做着所有女孩儿都会做的梦:找一个又高又帅的王子,骑着白马来到她身边,单膝跪地向她求婚,然后,王子和公主就像童话里一样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童话只是童话。

    就算你真的是灰姑娘,你也必须有水晶鞋和晚礼服,才能参加王子的舞会。就算你真的是丑小鸭,你的父母必须是白天鹅,你才有机会变成天鹅。

    所以,灰姑娘是真正的贵族,丑小鸭是天生的白天鹅。

    只可惜,很多人是灰姑娘,却没有水晶鞋和晚礼服。也有很多人是丑小鸭,却没有天鹅父母。

    有梦还是好的,至少有可以追求的东西。

    殷娜那个时候就觉得她的梦,就是寻找王子。

    情窦初开的少女没晚在酒吧、歌厅、舞厅乱窜,就是想着会不会像电影里一样偶遇王子,在轰轰烈烈的爱情过后,守护着自己的圆满。

    有一天,她的梦就要实现了。

    “我能请这位美丽的小姐喝杯酒吗?”一个男人坐在殷娜旁边。

    殷娜抬起头,酒吧的酒精和灯光让她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大体轮廓还是清晰立体的,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迷人的嘴唇。OK,不错。

    殷娜微笑着点点头。

    男人笑得很开心:“麻烦帮这位小姐来杯哈维撞墙。”

    “一个人?”男人挑着眉毛问。

    殷娜只是笑笑,没说任何话。

    男人也并不觉得尴尬,晃着手中的酒杯:“女生一个人来酒吧是很危险的。”

    殷娜歪着头看着他:“是吗?没觉得。”

    服务员把酒端上来,殷娜只是拿起来闻了闻就放下了。

    男人哈哈大笑:“怎么,怕我下毒?”

    殷娜看着酒,拿起来一口气喝光了。

    “痛快!”男人注视着殷娜,“我刚刚跟你说的你忘了吗?”

    “什么?”

    男人凑近殷娜的耳根轻声说:“女生一个人来酒吧是很危险的。”

    殷娜哼笑一声:“不是跟你说了嘛,我没觉得。”

    迷乱的灯光,迷乱的酒精,迷乱的眼神,迷乱的人。

    那一夜,那个男人的力量,他的体温,他的心跳,他的吻,都深深地吸引着殷娜。她像一只温顺的猫咪,乖巧的躺在床上,眼神迷离,惹的人心乱不已。

    心脏在跳动,身体在颤抖,空气在燃烧。为了这一刻,让多少痴情的人展开柔软的翅膀扑向熊熊烈火,灰飞烟灭。

    清晨的阳光被挡在厚重的窗帘外,房间里有点像黄昏,让人昏昏欲睡。

    殷娜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男人正在注视着她。

    他没走,他居然没走!

    这让殷娜十分吃惊。往常醒来的时候,都是剩自己一个人,随手抓件衣服披在身上,“哗”的一声拉开窗帘,阳光刺进眼睛,便清醒了好多。

    可今天,他就在这里,真的在这里。

    殷娜揉揉眼睛:“看什么呢?”

    男人把殷娜的手拿开:“不要用手揉眼睛,脏。”

    他继续注视着殷娜,突然笑了出来。

    殷娜有点不知所措:“怎么了?”

    男人笑着把殷娜搂进怀里:“没什么,只是在笑自己。”

    “什么意思?”

    男人摸着殷娜的脑袋:“我笑自己怎么没有走。”

    殷娜心想:原来,你也是想走的。

    “那你为什么没有走呢?”殷娜平静地问。

    “我也不知道。早上醒来,看见你睡熟的样子,就舍不得走了。”

    殷娜哼了一声:“骗人。”

    男人很认真的说:“我从来不骗女人。”

    真的吗?你真不会骗我吗?

    男人和殷娜的联系越来越频繁,他们白天一起吃饭,逛游乐场,一起玩儿,一起嗨,一起捣蛋。晚上就在一起欢愉,交换着心跳、体温、呼吸。

    当殷娜觉得自己离不开他的时候,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来了:殷娜怀孕了。

    她是多高兴啊。她拿着化验单走出医院,空气里都渗着丝丝香甜,蓝天映出了孩子的笑脸,孩子的眼睛像殷娜,大大的,亮亮的,鼻子像他,高高的。

    多么可爱漂亮的孩子啊。

    殷娜迫不及待的给男人打电话:“喂,你在干嘛?”

    “有事吗?”

    殷娜抑制不住兴奋:“告诉你个好消息。”

    男人听到殷娜的笑声,自己也被逗乐了:“什么好消息?”

    殷娜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一点,一字一句地说:“我怀孕了。”

    电话那头没有任何动静。

    男人的笑容僵住了。

    殷娜依旧沉浸在喜悦中:“喂,你怎么了?是不是高兴地说不出话来了。你肯定不相信。一开始我也不太相信,可等到检查报告出来,医生亲口告诉我,我才信了,这真的······”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男人很平静。 

    “我在医院门口。”殷娜的笑容里溢出了阳光。

    男人来到医院门口,径直朝殷娜走过去。

    殷娜抱住他的脖子,满眼的深情:“你娶我吧。”

    男人把殷娜的手拉下来,欲言又止。

    殷娜终于看出了不对劲:“你怎么了?”

    男人犹豫着,吞吞吐吐:“那个······嗯······我们······”

    殷娜看着他,眼睛里不再是阳光,而是恐惧和不安:“你······不会是不想要孩子吧。”

    男人低下了头:“对不起。”

    殷娜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男人抬起头:“我,已经,结婚了。有两个女儿。”

    殷娜摆摆手:“别说了,别说了。”

    如果现在殷娜手里有把刀,男人一定会成为肉酱。

    沉默了好一会儿,男人仍然没有说一句话,殷娜绝望了。

    “你走吧。”殷娜的声音很轻,很轻,像一片羽毛,漂浮在空中,想抓却抓不到。

    “那孩子······”

    “跟你没关系。”殷娜说得那么绝望。

    怎么可能跟你没关系。

    殷娜深吸一口气:“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联系了,走吧。”

    男人满眼愧疚:“对不起。”

    说完,转身就走了,走的那么干脆,那么决绝,不留任何余地。

    殷娜忘记了自己是否流泪,她只记得男人走后,她就进了产房。

    跟别人不同,她进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出来的时候是一个人。

    她疼的发白的脸上渗着笑容,流着泪水。

    一个人坐在走廊冰凉的座椅上,整个世界都凉了。

    她的梦碎了,碎成了沙,风一吹,吹进眼睛里,化成了晶莹。

    她是灰姑娘,没有水晶鞋和晚礼服的灰姑娘,她也永远不会变成白天鹅。

    夜,那么黑,那么长,那么冷,那么疼。

    只有泪水,是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