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人心真狠

    更新时间:2016-10-04 21:14:41本章字数:3088字

    微雨丝丝斜斜地飘落在头顶,停留于脸上,打湿了睫毛,粘粘的眨巴着。

    夏青坐在观众席的最前排,死死地盯着赛道上的第二辆红色的赛车。那是聂旭尧的座驾,像一团火苗,烧得很旺,即使风雨也无法将它熄灭。

    这场比赛对聂旭尧来说非常重要,比赛结果将直接影响他以后是否有机会到国外发展。

    人往高处走,这点竞争意识还是有的。

    聂旭尧目前排在第二位,紧紧咬住了第一名的尾巴,只要有一点点的空档,他就可以抓住机会超过去。

    机会的到来总是伴着灾难。

    雨天路滑,后面已经有一辆车冲出了赛道,赛车手被抬上救护车,在一阵刺耳的声音中黯然离场。赛车就是这样,赢了,在领奖台上开香槟庆祝,功成名就;输了,就悄悄离场,受不到任何关注;或者,搭上自己的性命,躺在冰冷的救护车里离开这个世界。最惨的就是到最后人们只记得胜者。

    胜者王,千古不变的真理。

    夏青紧咬着嘴唇,两只小巧的手捏成一个拳头,在胸前颤抖着,祈祷着,祈祷着他平安。

    “放心,他经验这么丰富,不会有事的。”傲蓝站在夏青旁边安慰道。

    夏青点点头,可眉头依然紧锁,不见半点儿舒展。

    只有真正爱你的人,才会在乎你是否平安,而不是你的名次。

    聂旭尧依旧排在第二的位置上,第一名也死死守护住自己的赛道,不给聂旭尧一点空隙。

    突然,夏青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聂旭尧的轮子有些打滑,出了点小插曲,倒没影响大局,他依旧占据第二的位置,只不过和第一名的距离拉开了十米左右,就算有空档,想超越也很难了。

    夏青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比赛挺激烈的呀!”一个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傲蓝回头一看,是Aaron。

    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的。

    傲蓝继续看比赛,没有理他。

    Aaron走到傲蓝身边,双臂环抱在胸前:“第二名想追上第一名,这个距离有点困难。除非······”Aaron欲言又止。

    这样真的很讨厌。

    “除非什么?”傲蓝问。

    “啊!”一旁的夏青尖叫起来,脸色煞白,像丢了魂儿一样。

    傲蓝赶紧看赛场,只看到赛道外面一辆赛车翻了,冒着滚滚浓烟,好像随时要爆炸,救援人员立即赶到现场,把赛车手从车里拉出来。

    傲蓝眯着眼睛,定睛看着,还好,不是聂旭尧。聂旭尧的赛车依旧像火焰一般在赛道上燃烧着,飞驰着,越烧越旺。

    飞出赛道的是那个第一名的车,他好胜心太强,想着聂旭尧不会追上来,第一名是稳拿的了,既然如此,破个记录岂不是更好。于是就不停的加速加速,在一个弯道的时候赛车打滑,没控制住,飞出去了。

    傲蓝拉住夏青的手说“没事,没事,他好好的,他是第一名。”

    夏青还是点点头,在她的眼里,只要聂旭尧的车子没有停下来,他就永远处于危险之中。

    最后一圈,裁判在赛道旁摇起了旗子,打乱了细密的雨丝。

    聂旭尧冲过终点线的一刹那,夏青哭了,站在观众席上笑着哭了。

    傲蓝笑了,看着夏青笑了,因为她知道,此刻,夏青的眼泪,是甜的。

    聂旭尧从车里出来,没有向观众挥手致意,没有享受属于他的欢呼,而是摘下头盔,径直向观众席跑过来,跑到夏青面前,他喘着粗气,立在微雨中,笑着看夏青。

    他的笑好暖,好暖,像太阳,融化了冰淇淋。

    她的泪好甜,好甜,像棒棒糖,有迷人的色彩。

    聂旭尧大步上前,把夏青从观众席上抱下来,一直抱到领奖台上。

    夏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脸颊绯红,泪水滴在他的衣服上,晕出一朵花。

    聂旭尧站在领奖台上,紧紧搂着夏青,向欢呼的观众挥手致意。时不时地低头看一眼身边的夏青,笑容就更加灿烂。

    “跟我一起。”聂旭尧说。

    “一起什么?”

    聂旭尧握住夏青的手,拿着香槟:“一起庆祝,享受人们的欢呼。”

    我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吗?我可以分享你的喜悦,享受属于你的欢呼吗?我一直以为,只要能在观众席上看着你就足够了,但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想站在你身边。

    香槟夹杂着雨丝,落在领奖台上每一个人的身上,打湿了睫毛,粘粘的眨巴着。

    一番庆祝过后,突然有人递给聂旭尧一支话筒,夏青本以为他要发表获奖感言之类的,却不想他单膝跪地,从兜里掏出一枚钻戒。

    “夏青。”聂旭尧的声音有些颤抖。

    “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因为我今天必须赢,只有我赢了,我才能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全场都安静了。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爱过,恨过,怀疑过,猜忌过,分开过,痛苦过,思念过,可我从来没有把你忘记过。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就经常想,我在吃饭的时候,你在干嘛呢?我在开车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发呆的时候,你是不是在给客人调酒?我在想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的把车开到了你的家门口,看着你窗口的灯光,我就觉得很安心。呵呵,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好傻,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知道我自己不完美,除了赛车几乎什么都不会。可是,我会爱你,会心疼你,会包容你,会宠着你,只要你开心我怎么着都可以。”

    “如果,如果,你觉得我可以的话,你能······嫁给我吗?”

    夏青像一尊雕塑伫立在那里,半天才吐出一句:“你在向我求婚吗?”

    聂旭尧哭笑不得:“是,夏青,你愿意嫁给我吗?”

    旁边的人一阵欢呼:“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夏青笑着笑着就哭了,她的头低下去再抬起来,再低下去,再抬起来,生怕漏了一帧,无法将整个动作连在一起。

    聂旭尧将戒指套在夏青的无名指上。

    从此,这根无名指有名了,它姓聂。

    傲蓝的微笑依旧是淡淡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有多么开心。她的朋友,她的闺蜜,她的亲人,终于抓到了自己的幸福。

    “人们的心还真是狠呐。”沉默了半天的Aaron终于说话了。

    “什么?”傲蓝被他说得一头雾水。

    Aaron冷笑一声:“人们常说‘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依我看,改成‘只见胜者笑,哪闻败者哭’更合适。”

    傲蓝不以为然:“胜败乃兵家常事。”

    Aaron反驳:“那风水轮流转,新人总要取代旧人,我们又为何悲伤旧人的眼泪呢?”

    傲蓝不想跟他辩解,索性不说话。

    Aaron看了傲蓝一眼,笑着说:“还记得刚才那个摔出赛道的赛车手吗?”

    傲蓝看着Aaron,打量着他,眼里露出了些许疑惑。

    Aaron看了傲蓝一眼,接着说:“如果他没有摔出赛道,现在在台上庆祝的就是他了。”

    “你肯定把他落在脑后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把他落在脑后了。或许他现在平安无事,只是坐在街边,想着今天的意外,想着遗憾落败;或许他现在正躺在医院的抢救室里,在生死边缘挣扎,他的妻儿在门外流泪;或许他现在已经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了,他的灵魂就在这个领奖台的上空,看着别人的欢喜。”

    “多么悲哀。本来应该是冠军,结果现在被所有人扔在角落里,自生自灭。”

    傲蓝依旧看着领奖台上,淡淡的说:“成王败寇,没什么可悲哀的。在你出生的时候,上帝就已经把你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如果他安排你成为总统,你绝对不会成为一名厨师。很多事情你觉得无法预料,是因为我们只是这个世界的一枚棋子,下一步该怎么走,不是有我们决定的。这就叫命运。”

    Aaron眉毛微挑:“你看起来不像是会信命的人。”

    傲蓝转过头来看他:“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

    Aaron摇摇头:“我不了解你。”

    “那就不要随便给我下结论。”

    Aaron点点头:“抱歉。”说完,从兜里掏出钱递给傲蓝。

    傲蓝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上次的咖啡钱。”

    “不用了。”傲蓝没有接。

    Aaron拉过傲蓝的手,把钱塞在她手里:“我可从来不让女人买单。”

    傲蓝笑了笑,也不想再推脱,就收下了。

    “我叫Aaron。”

    “傲蓝。”

    Aaron思考了一会儿:“傲蓝,傲蓝,蓝色应该是忧郁的,沉静的,加上一个‘傲’字,显得有些不可接近,像带刺的玫瑰,外表长满了刺,好像随时都会让人受伤,其实是想保护自己不被别人摘走,有些骄傲,有些坚强,也有些可悲。”

    傲蓝不看他:“分析的不错,不过我不喜欢。”

    Aaron笑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看向领奖台:“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祝福他们吧。”

    除了祝福,我们还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