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不想和你好好说话

    更新时间:2016-10-06 20:02:13本章字数:3256字

    “喂,冷枫,我得马上去德国一趟。”傲蓝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在电话里说。

    冷枫停下手中的工作:“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我刚接到德国同学的邮件,Martin老师去世了,我要赶回去参加葬礼。”傲蓝的声音因为忙碌显得有些喘。

    冷枫在电话里安慰着:“你别着急,机票和酒店都定好了吗?”

    “没呢,我先跟你说一声,马上就订。”

    “我帮你订,你先收拾行李,我现在马上回家,送你去机场。”

    “好。”

    挂了电话,傲蓝去找参加葬礼穿的衣服。她翻遍了衣柜,就是没有一件合适的。她气得把所有的衣服都扔在地上。为什么就没有呢?为什么就没有呢?为什么?

    傲蓝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零散在嘴角的碎发随着喘息一起一落,像永远飞不走的鸟,徒劳的振动翅膀。傲蓝双手紧紧捂住脸,眼前一片漆黑,Martin老师就在这片漆黑中带着光芒走来。

    教室里,傲蓝羞愧地低着头站在那里,似乎等待她的将是一场狂风暴雨。

    Martin老师平和地问:“你为什么没有写出自己的曲子?我记得我给了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是时间不够吗?”

    “不是。”傲蓝摇摇头。

    “那是为什么呢?就差一个人的了。”Martin老师的语气依旧平和,满头的白发藏着窗外的阳光。

    傲蓝抿着嘴唇,半天没有说话。

    Martin老师很有耐心:“我能知道原因吗?或者说,你愿意告诉我吗?”

    傲蓝犹豫了一会儿,轻声说:“我没有灵感。抱歉,老师。”

    “哦,这没有什么可抱歉的,像你这种情况很正常。”Martin微笑着。

    傲蓝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他面带笑容,脸上的皱纹很深,看着却很舒服,丝毫没有不悦的迹象。

    “可是,我没有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作业,我······”傲蓝觉得结果不应该是这样的。

    “没有什么是你应该完成的,孩子。”Martin老师依旧微笑着,示意傲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们觉得你们应该干什么?”Martin老师对着全班同学问。

    同学们想了一下,答案就不停地跳出来。

    “应该读书。”

    “应该努力。”

    “应该结婚。”

    “应该赚钱。”

    “应该恋爱。”

    ······

    “我觉得我应该拯救地球。但是我干不来。”Martin老师的回答让同学们哄然大笑。

    Martin老师收起笑容:“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应该做的。”

    Martin老师拿起学生们交上来的曲谱:“就拿这份曲谱来说,我让你们一个月之内拿出一份原创曲子,你们都拿出来了,这很好,不错。但是我想问你们,你们真的应该完成这份作业吗?”

    学生们面面相觑。

    Martin老师继续说:“如果你觉得你应该创作,那就错了,你永远不会有好的作品。但是如果你真心想去创作,是发自内心的渴望,那么恭喜你,你一定会有精彩的作品。”

    Martin老师看向傲蓝:“刚才傲蓝跟我说她因为没有灵感而未完成创作,我没有责怪她,相反,我很开心,因为终于有一个人肯用心去感受音乐。她尊重音乐,她的创作是源于灵魂,我很期待有一天能听到她的作品。”

    Martin老师的目光落在傲蓝身上,像阳光一样温暖,对于一个初来乍到,身处异国他乡的小女孩儿来说,这样的温暖可遇不可求。

    傲蓝依旧捂着脸,眼前漆黑一片,可Martin老师目光的温度她却能清楚地感受到。

    老师,我的作品还没有完成,您怎么可以离开?

    傲蓝深呼吸,平复了情绪,把地上零乱的衣服收起,随手拿了一条黑色修身短袖连衣裙塞进行李箱。

    傲蓝刚把东西收拾好,冷枫就回来了,他一眼就看出来傲蓝哭过了,快步走过去紧紧抱住傲蓝,亲吻着她的额头。

    “对不起。”冷枫轻声说着。

    傲蓝轻叹一口气:“我没事。”

    “我是说,我不能陪你一起去德国参加葬礼了。”

    傲蓝抬头看着他:“是公司走不开吗?”

    冷枫抱歉地点点头。

    “没关系,我自己也可以的。”傲蓝的声音很轻。

    冷枫关切的问“你确定?”

    傲蓝点点头:“放心,好歹我也在德国生活了几年,对那边的环境也算熟悉,不会有事的。”

    冷枫捧着傲蓝的脸颊:“那你自己小心。机票是下午四点的,还有两个小时,我送你过去。酒店我也订好了,你下了飞机酒店就会有车来接你。”

    “嗯。”

    “到了给我打电话。”

    “嗯。”

    冷枫应该跟着傲蓝一起去的,因为那里有他们过往的甜蜜,有傲蓝不愿回首的曾经,还有一个和殷娜一样阴魂不散的幽灵。

    傲蓝扯开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飞机上的温度对于怕冷的傲蓝来说有点凉。傲蓝闭上眼睛,想睡一会儿,身旁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呦,挺巧啊!”

    傲蓝一听就知道是Aaron。这个家伙,怎么到哪儿都有他。傲蓝没打算理他,依旧闭着眼睛假寐。

    “哎,哎。”Aaron捅了捅傲蓝的胳膊。

    傲蓝不得不睁开眼睛:“干嘛呀?”

    Aaron看到傲蓝醒了,就坐到傲蓝只隔了一个过道的位子上:“跟你说话呢,怎么不理人呢?”

    傲蓝没好气的回答:“我怎么知道你是跟我说话呢。”

    Aaron看了看四周,说:“这儿就我们两个中国人,我不跟你说我跟谁说。”

    傲蓝闭上眼睛没有搭理他。

    “别人和你说话你装作听不到,这样是很不礼貌的。”Aaron的口气温和,甚至有点儿开玩笑的意思。

    傲蓝一想,也是,明明知道他在跟自己说话,却装作睡觉不理人家,是挺没有礼貌的,这根本不像她干的事,却又是她干的事。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傲蓝自知理亏,却也不想向他道歉,于是辩解道:“那你把我硬生生的叫醒,这样是不是也很没有礼貌呢?”

    Aaron冷冷的哼了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没睡着。”

    傲蓝很奇怪他怎么知道自己没有睡着,虽然自己占了下风,可还是想和他争论一番。让人生气的是,傲蓝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于是随便找了个说辞:“那。那我有名字,你凭什么叫我‘哎’,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哎’。”

    Aaron被傲蓝这无厘头的狡辩给逗乐了:“行了,行了,别掰扯了。”

    傲蓝白了他一眼,赶紧转移话题:“你去德国干嘛?”

    Aaron嘴唇一抿:“不告诉你。”

    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是去追你,然后破坏你的家庭的呢?

    “切,我还懒得听呢。我睡了,别理我。”傲蓝转过身背对着他,闭上眼睛睡了。

    飞机飞得很平稳,傲蓝睡得很香。空姐过来送吃的,看到傲蓝睡着了,便也没有打扰。

    几个小时过去了,傲蓝迷迷糊糊的醒了。

    旁边看杂志的Aaron头都没抬:“醒了,你还是再睡会儿吧,到德国还早呢。”

    那就好。最好永远都不要到德国,这样她就不用去参加阴沉沉的葬礼,不用面对死别,也不用重新回到她痛苦的过去。

    傲蓝这样想着,随手拉了一下毯子,把身子缩了缩。

    Aaron依旧没有抬头,把自己的毯子扔给傲蓝,继续看着杂志。

    傲蓝盖着两条毯子,顿时觉得暖了好多,轻轻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Aaron的声音很淡。

    长时间的飞行终于结束了,傲蓝提着行李在机场外面等着酒店的车来接。

    “司机没给你打电话吗?”Aaron只背了一个双肩包就出来。

    “打了,一会儿就来。”

    傲蓝刚说完,马上意识到不对劲:“你怎么知道司机给我打电话了?”

    Aaron很轻松的说:“因为我们定的是一家酒店。”

    不是吧,这么巧。

    Aaron看了看手表:“我刚下飞机的时候就给司机就给我打电话了,他说还有一位女士,也是从北京来的,跟我一趟航班,就问我是不是能找到你,好把我们一块儿带过去。”

    “那你怎么就肯定是我?”傲蓝依旧很疑惑。

    Aaron眉毛往上一抬:“猜的。纯粹是碰碰运气而已。不过看起来,我的运气不错。”

    傲蓝实在是不能相信这样的巧合:“哪会有这样巧的事情,一定是你跟踪我。”

    Aaron也学着傲蓝的语气说:“哪会有这样的巧合,一定是你跟踪我。”

    没错,Aaron确实在跟踪傲蓝,不过这是他的工作之一:随时掌握目标的第一手资料。因此,Aaron信息系统很强大,和冷枫公司的没什么差别。在冷枫帮傲蓝订好机票酒店后的半小时内,Aaron也订好了自己的。

    看到傲蓝依旧疑惑的看着他,Aaron不讲理的说:“怎么,这家酒店你能住,我就不能住了吗?住这家酒店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他们都在跟踪你吗?你这么敏感,你身上不会有什么国家机密吧!”

    傲蓝摇头叹气,算了。异国他乡,有个认识的人互相照应着也不错。

    酒店的车来了,傲蓝看着Aaron,毫不客气地说:“把我行李抬到车上去。”

    说完自己钻进车子里。

    Aaron笑着,他坚信自己已经成功一半了。

    永远都是很有教养很优雅的傲蓝,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蛮不讲理,任性的像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