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我只想简单的活着

    更新时间:2016-10-07 21:07:24本章字数:3365字

    青草地里埋葬着孤独的灵魂,冷冷的细雨奋不顾身地落在黑色的雨伞上,摔得粉身碎骨,踪影全无。人们穿着肃穆的黑色装束站在Martin的墓碑前,表情哀伤痛苦,仿佛下一秒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傲蓝捧着鲜花站在人群中,她没有打伞,细雨湿了额前的碎发。她眼神空洞,仿佛在注视着眼前漂浮的空气,又仿佛她什么都看不见,牧师在一旁念叨着什么她根本没去听,她就这样看着,没人知道她在看什么,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

    一阵凉风吹来,傲蓝黑色短袖连衣裙的裙摆微微荡起,像一朵开败了的花,努力的张扬着残存的生命的气息,却从未有人在意。傲蓝抱住自己的胳膊,凉意不减,温暖不增。

    从葬礼上出来,傲蓝一个人在大街上踱步。雨后的街道上有好多的小水洼,映着她的影子。傲蓝没有在意,黑色的高跟鞋才在小水洼上,踩碎了她的影子,荡起一圈又一圈涟漪。

    傲蓝抱着自己冰凉的胳膊,真的很冷。雨是冷的,风是冷的,空气是冷的,手是冷的,再冷下去,心就冷了。

    “你出门都不看天气预报吗?”Aaron站在傲蓝面前,挡住了傲蓝的去路。

    他什么时候来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

    Aaron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傲蓝身上:“把胳膊伸进袖子里,这样更暖一点。”

    傲蓝本想推拖一下,可话还没说出口,一阵冷风又吹来,她哆嗦了一下,便不再犹豫,赶紧用Aaron的外套紧紧裹住自己。

    Aaron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在傲蓝旁边,问:“你去参加葬礼了?”

    傲蓝抬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他当然知道,他从早到晚都在跟着傲蓝。

    Aaron没有回答她,反而又问了另一个问题:“你不会没带厚衣服吧。这几天天气可都不怎么好。”

    傲蓝看了一眼灰暗的天空:“不好就不好,不出门不就行了。”

    Aaron笑出了声:“你不怕闷死啊?”

    “不怕,习惯了。”

    “德国有很多好玩儿的地方,你应该去转转。”

    傲蓝微微一笑:“我知道,该玩的差不多都玩了。”

    Aaron看着傲蓝:“你来过德国?”

    傲蓝点点头:“来这里上学。”

    Aaron高兴地说:“那我有导游了。”

    傲蓝看着他:“我可没说当你导游。”

    “别这么小气嘛。”Aaron拍了一下傲蓝的肩膀,“来都来了。你要是不想往远处去也行,你就带我去你以前的学校啊,住的地方啊,还有你以前经常去的公园什么的,都可以。”

    傲蓝停住了脚步,看着地面,那些地方,有她的苦,她的泪,她的心酸,她不想再去重新把这些滋味吞进嘴里,然后含着泪咽下。

    有时候,某些滋味只能尝一次。

    傲蓝摇摇头:“我不想去。”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Aaron有一种感觉,她触碰到傲蓝的伤口了,更惨的是,那伤口仍然流着血。

    回到酒店,傲蓝泡了个热水澡,这才觉得暖和了些。

    她打开电脑,看着夏青发来的照片笑了。

    照片里,有阳光,有沙滩,有蓝天,有白云,有草地,有海底,有她的笑,有他的拥抱,有温暖,有爱情。她的笑容像彩虹,他的眼里带着爱宠;她伸手去触碰天空,他在她身后为她遮挡雨和风;路边的霓虹,美不过他和她的笑容。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只有爱过的人才懂得这句话有多美。

    傲蓝看着照片里幸福快乐的夏青,真心的笑了。

    门口突然有人敲门,傲蓝起身查看,以为是服务员,没想到却是Aaron。

    “你······你有什么事吗?”傲蓝惊讶地说。

    Aaron举起手中的保温杯:“我来给你送红糖姜汤。”

    傲蓝还没反应过来,Aaron就已经坐在了她的沙发上。

    “喂,我让你进来了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房间的?”傲蓝跟在Aaron身后追问着。

    Aaron把保温杯打开,浓浓的姜味儿让傲蓝皱了一下眉头。Aaron一边倒着姜汤一边说:“我跟前台说你是我朋友,你生病了,然后他就把你的房间号告诉我了。”

    “你猜有病。”傲蓝骂道,“前台也太不负责任了,我要投诉。”

    Aaron一笑:“行了,前台都看见今天我们一块儿回来的。”

    说完Aaron把一碗浓浓的姜汤递给傲蓝:“把它喝了。”

    “不喝。”傲蓝转身坐在沙发另一端。

    Aaron端着姜汤:“真病了可没人管你啊。”

    傲蓝白了他一眼:“谁要你管。”

    Aaron有些急了:“你喝不喝,不喝我捏鼻子灌了啊。”

    “你敢!”

    Aaron端着姜汤起身走向傲蓝,傲蓝一看他要来真的,就解释说:“哎呀,我不吃姜的。”

    Aaron认真地问:“你对姜过敏?”

    傲蓝摇摇头:“不过敏,只是单纯地不爱吃而已。”

    说完傲蓝就后悔了,笨死算了,直接说过敏不就行了,那样就可以有正当理由拒绝了。

    Aaron一笑:“哦,那没事儿,喝了吧。”

    傲蓝仍然皱着眉头,迟迟不接那碗姜汤。

    Aaron瞪着眼睛:“真等着我灌啊!”

    傲蓝自知躲不过去了,伸手把姜汤接了过来。只是抿了一小口,傲蓝的脸就挤成了包子。

    Aaron看着傲蓝的模样笑了:“快喝快喝,有那么难喝吗?”

    傲蓝噘着嘴,看着手中的红棕色的姜汤,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Aaron终于让步:“行了,喝半碗,不能再少了。”

    傲蓝鼓起勇气,一闭眼,两口下去就喝了半碗。她捂着嘴,皱着眉头,一副要吐出来的样子。

    Aaron坐过去轻轻拍她的后背:“好了好了,好辛苦,好辛苦。”

    傲蓝在确定自己不会吐出来之后,深深呼吸,放松她受伤的心灵。

    傲蓝盯着Aaron问:“你从哪儿弄的这鬼东西?”

    Aaron一边收拾着一边说:“我自己熬的。”

    “你熬的?”傲蓝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

    “不然呢?难道会是海螺姑娘?这儿是德国,谁有你这福气,淋了雨就有人给你熬姜汤。偷着乐吧。”Aaron半开玩笑着说。

    确实,这姜汤是Aaron花了好大功夫才弄好的,他把傲蓝送到酒店后就跑去超市买锅、红糖和姜,自己偷偷在房间里熬了半天。

    傲蓝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才突然觉得自己竟从未真正端详过他,他的睫毛很长,像一把羽扇;他的眼窝比普通人要深一些,或许是混血的缘故;他的鼻梁很高,比冷枫的还要高;他的唇……

    “哎!哎!”Aaron的手在傲蓝眼前晃着,傲蓝这才回过神。

    “不是吧,我有这么帅吗?让你看得都出神了。”Aaron得意的笑着。

    傲蓝本想感谢他的姜汤,却被这一句话羞红了脸,低下头恨恨地骂道:“别自恋了!”

    Aaron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傲蓝的反应,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笑。

    傲蓝急了,往外轰他:“出去出去,我要休息了。”

    Aaron也没犹豫,拿起剩下的姜汤就走,到了门口,他转过身对傲蓝说:“这几天天气都不怎么好,出门的时候记得多穿件衣服。还有,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好好休息。”

    Aaron靠在走廊的墙壁,望着天花板,笑着摇摇头:“我这是怎么了?”

    他这是怎么了?他应该希望傲蓝生病,这样就可以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给她温暖,让她对自己产生好感。可为什么这次他会害怕她生病,担心她着凉,甚至刚才她盯着他看的时候,他有一种拥她入怀的冲动。

    他这是怎么了?

    其实,傲蓝又何尝不知道Aaron是个疑点很多的人。从音乐会上的那束花,到聂旭尧的赛场,再到广场上的口琴,一直到现在,他的出现永远很突然,永远都很合时宜。傲蓝从来都不问他的工作或背景,她也有办法把他查的一清二楚。可傲蓝不愿这样做,她更想亲自听他讲。

    只要你不伤害我,我就相信你。

    这个世界很复杂,选择简单的活,或许会轻松一点。

    窗外的雨停了,天空还是透着一股阴沉的灰暗,让人分不清是日出前还是日落后。不过,那也没什么两样,日出前的灰便是日落后的暗。

    傲蓝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4点,现在的北京应该是晚上11点了。冷枫睡了吗?

    傲蓝拿起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冷枫打个电话,电话就响了。是冷枫。

    “葬礼应该结束了吧。”冷枫的声音格外温和。

    傲蓝点点头,好像冷枫能看到似的:“嗯,结束了。”

    “你没事吧。”冷枫在电话里问。

    傲蓝微微笑着:“我没事,放心。”

    “最近德国天气不怎么好,记得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

    “好。”

    说到这儿,傲蓝的脑海里忽然闪过Aaron为她披上外套,逼她喝下姜汤的情景。

    “你怎么还没睡呀?”傲蓝岔开话题。

    冷枫在电话里假装打了个哈欠:“哎呀,没有老婆,睡不着啊!”

    傲蓝哼笑:“出去找一个不就行了。”

    冷枫嘿嘿一笑:“就算要找,也要向大老婆通报。古代男人找小妾还得看大老婆的脸色呢。”

    傲蓝假装正经:“你去找吧,本宫准了。”

    “遵命!”冷枫在电话里笑出了声。

    傲蓝没有笑:“行了,你那里也不早了,快睡吧。”

    “晚安。”

    “晚安。”

    北京的月亮圆了,高高的挂在天上,可是伸手就能触碰到它冰冷的光。

    殷娜躺在床上,把头埋在冷枫的胸膛里。

    那个位置是傲蓝的,那个胸膛也是傲蓝的,不过现在,不是了。

    这天晚上,傲蓝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