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你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6-03-20 22:23:26本章字数:1337字

    冷冷的残月孤独的挂在夜空,像一块破碎的冰疙瘩冒着寒气,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照亮恼人的黑夜,它明亮却不扎眼。饥饿的猫头鹰瞪大了眼睛,目光比月光还要冷,还要无情,它仔细地环视着周围,搜寻猎物。或许,想要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就必须学会躲在角落,以掠食者的姿态在关键时刻给猎物致命一击,不带有任何的情感。风力依旧不减,惹得树木发怒咆哮,大晚上的,想睡个安稳觉都不成。河水的流速也随着风加快了,拍打在父亲的脸上。不知过了多久,父亲醒了,他感到头皮发麻,浑身冰冷,等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只有残破的月亮冷冷的照着他,猫头鹰时而发出咕咕的叫声,带着阴冷和诡异,穿过树林和空气,消失在黑夜里。父亲艰难地爬上小桥,早已忘记了疼痛和寒冷,发疯般跑向秀秀等待他的地方。黑夜,被父亲的身影划出了一道口子。秀秀,我的女儿,你一定吓坏了吧,你一定在吧嗒吧嗒的掉眼泪吧,你一定会在原地等父亲吧;我的女儿,别怕,父亲马上过来找你,带你回家;我的女儿,等着父亲,等着父亲。

    如果说风是无情的,为何它一直和树缱绻,总是留恋;如果说草是无情的,为何它们总扎根黄土,春风吹生;如果说木是无情的,为何它愿意让青藤缠绕,予其依靠。可是,亲爱的风啊,草啊,木啊,你们为何不能把我的女儿留住,你们怎么忍心放开手,看着她远去,不给我留下一丝的痕迹。风儿啊,求求你再大一点,把一个父亲的嘶喊带得更远一点,带给他的秀秀,让她知道父亲并没有丢下她,父亲在找她,在喊她。绝望的父亲一路找,一路嘶吼,早已见惯了风浪的父亲从未像现在这样害怕,他的秀秀会在哪里,他会永远失去这个女儿吗,他还没来得及和女儿说声生日快乐,还没来得及说声爱你,就消失在他的生命里。我们总是羞于表达,把想说却认为肉麻的话深埋心底,殊不知,这些话在关键时刻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父母曾经告诉秀秀他们爱她,或许,秀秀会乖乖的等在原地,等待着疲惫的父亲,回家见到温柔的母亲,还有那碗奢侈的长寿面。

    母亲早已焦急地在门口张望,看到父亲行尸走肉般回到家,母亲的声音颤抖着“秀秀呢?”父亲那双早已被生活磨去光华的眼睛里涌出滚滚的泪,犹如岩浆般滚烫,划过脸颊,留下无法愈合的伤口,然后滴到心里,滋啦啦的灼烫着鲜红的心脏,留下一个个焦黑的疤。母亲傻了,石雕般站着,感觉不到眼泪的温度,定定的望着败寇般的父亲,“她去哪儿了?”声音更小更抖了,父亲低着头,忘记了怎么说话。拳头雨点般落在父亲的胸膛“我的女儿,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母亲的哭闹那么无力,再多的言语也形容不了现在的母亲。姐姐和弟弟被父母的哭声吵醒了,姐姐已然明白,默默的在那里掉眼泪。弟弟也张着小嘴,哇哇哭闹。亲爱的弟弟,你也知道最疼你的二姐离你而去了吗?你会想她吗?等你长大了你会去找她吗?这个贫穷却温暖的小家庭,从今往后便犹如今晚的残月,冷冷的,碎碎的,无法拼凑补全。

    秀秀,懂事的秀秀,聪明的秀秀,你不知道这个黑夜里除了冷月,还有一盏温暖的灯为你亮着,还有一碗长寿面等你回来享用,还有,爱你的亲人。秀秀,你不知道是你抛弃了父母,并不是父母抛弃了你。秀秀,你不知道家里这张温暖的小火炕上还有你的位置,却失去了你的气息,外面冷冷的夜会不会让你想起暖暖的家。

    那碗长寿面一直坐在低矮的桌子上,早已凉透。

    夜里,家里的灯从未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