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有路就走

    更新时间:2016-03-21 22:08:49本章字数:1776字

    黑夜里,烈风中,那个小小的孤单的身影格外突兀。远远看去,像是一个稻草人在独自守护着并不肥沃的田地。单薄的衣服下瘦弱的躯体显露无疑,一步一步,不知该往哪儿走,却一直在向前走,柔软的头发粘附在浸满泪水的脸颊上,任风怎么吹也吹不走。比夜还黑的眼睛闪着的针尖般的光,冷的能冻住冒着寒气的月亮。猫头鹰咕咕地叫着,那本该凄冷阴森的声音却十分动听,也夹杂着积分悲伤与慌忙。善良的猫头鹰啊,凶猛的掠食者,你是在告诉秀秀她的家人在找她吗,你是在让她回去吗,你是在责怪她误会了父母吗?可惜,我们的秀秀听不懂你的语言,也请你不要怪她,因为你不是她,你不知道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才迈出那一步,你不知道她捧着破碎的不能再破碎的心,你不知道她用泪水灌溉着无尽的悲伤。她早已无路可走,却还要向前走,哪怕结局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秀秀走啊,走啊,走到筋疲力尽,走到气喘吁吁,走到无力迈出下一步。她在一棵树旁歇了,寒冷的夜让她不禁发抖。她曲起双腿,膝盖顶到胸口,两条瘦弱的胳膊拥抱着自己,手里却依然紧紧地攥着那个蚂蚱,仿佛一松手它就会变成活的,从她的手里飞走,带着她唯一的对家的回忆飞走,再也不回来。那样,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秀秀轻轻的闭上眼睛,呼吸声淹没在风里。风啊,月啊,求求你们再冷一点,冷到能冻住我的双眼,永不睁开;冷到能凝固我的血液,不再翻腾;冷到能冰化我的躯体,再无活力。就让我这么静静地睡去吧,只要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就不会再有痛苦,也不会再有牵挂。忘川河畔的三生石上,是否刻着我的前世今生已经不重要了;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的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前世的离别,今生的相见,来世的重逢,罢了,还是不要重逢的好。我绝对不会在奈何桥上叹息,我也不想在望乡台上回望,我会乖乖的喝下孟婆奶奶给我的汤,将前尘往事一一尝过,然后,永相忘。

    火车巨大的声响打破了沉寂,轰隆隆的,把秀秀吵醒了。秀秀睁开眼,它那么长,那么长,好久好久才消失在远方。火车,连你这个冰冷的铁家伙都有个方向,我又该去向何方。

    远方的太阳已渐光亮,橘红色的,染红了秀秀的脸庞,温暖了这个谜一样的小姑娘。秀秀突然笑了,笑得很温暖。或许是她找到了方向,又或许是她看到了希望。是啊,无论下多么久的雨,吹多么冷的风,早晚会出太阳。活着,就是希望。秀秀,继续向前走吧,总会追到美美的太阳。

    沿着铁路线,秀秀边走边用脚踢起石子,碰到铁轨上,便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声响;蝴蝶缠绕在她身旁,舞动美丽的翅膀,秀秀轻哼着歌,仿佛在与蝴蝶合唱;风儿也丢掉往日的蛮横,轻柔的抚摸着秀秀的脸庞。秀秀一路走,一路唱,饿了就吃野果,累了就睡树旁,她爱上了温暖的太阳和冰冷的月亮。她沿着铁路,来到了一个小村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村里人围着她,不住地问:“你叫什么,多大了,家在哪儿,父母叫什么,你是走丢了吗,你饿吗,渴吗,我们送你回家好吗••••••”前后左右的人都在问她,秀秀不知该回答哪个,不知怎么回答,更不愿意回答。她只能弱弱地说:“我不知道。”然后,手里的蚂蚱就攥得更紧一点。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只是不愿意说,不愿意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每一个问题都像一根软刺,扎进她的心里,看不见,也拔不出,轻轻一碰便是钻心的疼痛,却不会留一滴血。别人最关心的地方,往往是你最痛的地方。

    秀秀虽一直闭口不言,可好心的村里人并没有放弃,他们把她带到家里,给她洗澡,让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把热腾腾的大饼和香香的菜汤端到桌前,秀秀虽饿极了,但还是礼貌的和好心的村民们说了声谢谢,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村长报了警,说村里有个走失的小姑娘。可就算警察立刻出发,等到了这个偏远的地方,已是后半夜。于是,警察说最好先让秀秀在村里住一晚,第二天一早他们再去。村长也同意了,便把秀秀安置在一个叫冯奶奶的家里。冯奶奶的儿女都去打工了,家里就她一个,慈祥的奶奶心疼秀秀,对秀秀格外好。秀秀不爱说话,她也不多问。她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暖暖的被子,笑着对秀秀说:“孩子,今晚睡在奶奶家,有什么事就和奶奶说。”秀秀依然轻轻地回了声谢谢。秀秀感激村里的人,感激冯奶奶,只是她不知该怎样表达,八岁的小脑袋里除了谢谢,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感激之词了。

    今晚,星星很多,一闪一闪的,明天一定还会出太阳。可是,这温暖的天气没有给秀秀带来什么好运气。无论在多么好的日子里,都会有悲剧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