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下一站

    更新时间:2016-03-26 21:49:54本章字数:1159字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转眼,已到了秋天。天空还是一样的湛蓝,只是甜腻的棉花糖似的白云鲜少露面。偶尔飘出来一两朵,也是薄薄的,漫无目的的游荡,风一吹,就散了。曾经绿油油的叶子,色彩也大不如前,忧郁的黄色顺着叶脉漫延,从叶尖倒枝干,一点一点吞噬着夏天的生命。已渐枯黄的叶子慢悠悠的从枝干上落下来,无论怎么不舍,也逃脱不了化为泥土的命运。一切,早已在轮回的生命中注定,不由你分说。风也添了几分凉意,或者说,这个夏天,它从未暖过。

    经过一个夏天雨水的过度灌溉,谁家的收成也别想好。父亲望着少的不能再少的收成,虽然早已料到,但当亲眼看到时,不免还是有些沮丧。不过,让父亲沮丧的,不止收成不好这一件事,最主要的,还是他的秀秀,他的女儿,他不小心弄丢的女儿。虽说不是父亲的错,父亲却一直不肯原谅自己。母亲也是一样,眼角的皱纹,几乎没有扬起过。一直很乖的弟弟自从秀秀走后经常哭闹,似乎他也觉察到那个一直照顾他的姐姐已经离开他了,他想念姐姐的拥抱,想念姐姐的声音,想念姐姐的模样,他一直在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他的情感,只是大人不明白罢了。

    这天晚上,父亲、母亲和大姐坐在一起吃饭,谁都不说话,沉默侵占者整个屋子,偶尔发出筷子碰到碗盘叮当的声响,那声音还没来得及让人听清,就消散了这是秀秀走后家里的常态。暖暖的蛋黄色的灯光徒劳的驱散着清冷,三个人的影子依然那么孤寂。人啊,总是等到失去后,才感受到存在。父亲机械地嚼着青菜,太阳穴上面的骨骼也机械的跳动着,像翻腾的血液,不曾停歇。父亲喝完最后一口粥,轻轻地把碗筷放在桌子上,沉默了几个呼吸,目光直直的盯着桌面,低着头说:“把家里的东西卖了吧。”

    母亲愣了一下,眼里噙着泪,没有说话。

    父亲抬头看了一眼母亲,声音颤抖了:“难道不找了吗?”

    母亲叹了一口气:“怎么找,去哪找,这两个孩子怎么办。”

    父亲有点着急:“带着一起找啊。我们可以去县城找,去省里找,去外省找,能找的地方我们都找,我们贴寻人启事,我们报警,我们一边打工一边找,怎么找都可以。好歹是亲生的,不能就这么放弃。”灯光下,父亲的眼里也闪着晶莹。女儿触动了这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最柔软的地方。

    母亲脸上早已挂满泪水,沉默着,算是同意了。

    这天早上,一家四口顶着清凉带有寒意的风,背着干粮和衣服,踏出了他们早已残破的家。街坊邻居早早的就等在村头,为这不幸的一家祝福。父亲面色沉重的和男人说话,母亲早和妇女们哭成一团。在这个贫穷的小村庄,还有什么比家人更珍贵,可如今,父母连最珍贵的都弄丢了。善良的街坊邻居带着同情,怜悯,和满满的祝福,愿他们一路平安。

    曾经,在一条孤独的小路上,有一个身影,走向不知何处的远方,孤寂落寞;现在,在不同的孤独的小路上,有几个身影,越走越远,越拉越长,却同样的落寞孤寂。坐上公共汽车,车的影子,也一样。

    车的下一站,会开往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