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不用害怕

    更新时间:2016-03-26 22:00:46本章字数:1922字

    夜,如此静谧,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地球停止了转动,风儿驻下了脚步,蛐蛐儿似乎也锁上自己的喉咙,安静的躲在角落,好让秀秀睡个安稳觉。这个八岁的小家伙这几天一直是卧着土地,枕着清风,盖着夜空,突然之间躺在暖暖的被窝里,竟有些不适应,睡不着了。秀秀坐到窗户旁,把头靠在玻璃上,静静地看着远方。月光在她的脸上撒上一层薄薄的银粉,亮亮的,凉凉的,五官轮廓清晰可见,大大的黑黑的眼睛也被月光点亮了,散发出一种落寞;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向上翘着,像蝴蝶的翅膀,像那只在泥水里挣扎的蝴蝶的翅膀,努力的煽动着,虽已绝望,却还想拼一场;高挺的鼻梁划出优美的弧度,圆圆的鼻头下有轻轻地呼吸的声音,悠长而无奈;两片薄薄的桃花般粉嫩的唇已见干纹,偶尔用舌头舔一下,便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这个小美人胚子呆呆的望着窗外,慢悠悠的眨着眼睛,思考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如果她今天没有来到这里,没有碰到这些好心的村民,她现在会在哪里,等明天警察来了,他们又会把她送去哪里。她的明天是未知的,任何人的明天都是未知的。可我们的秀秀自从被抛弃几天后看到太阳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知道掌控自己的人生了。秀秀悄悄的穿上自己原来的脏衣服,摸了摸兜里的蚂蚱,看了看熟睡的冯奶奶,转身向门外走去。热心的村民,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想送我回家,可我不想回家,也不愿回家,准确的说,是我不能回家,我不想告诉你们原因,你们也不必知道。冯奶奶,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谢谢你没有问我任何问题,我感激你,愿你一生安好。我走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但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擦肩的路人,不值得你们的爱与恨。

    从此,孤独的小路上,又出现了孤独的小身影。

    第二天一早,冯奶奶不见秀秀,四下里又没有找到,心里着急坏了,便赶快叫上邻居到处寻找。等到警察来了,仍然没有找到。冯奶奶自责不已,早已浑浊的眼睛里留下了清澈的热泪。可怜的孩子,是奶奶对你不好吗,还是你不喜欢奶奶,一声不吭的就走了。警察见状,就向村民询问秀秀的大致情况,因为秀秀什么也没有对他们说,村民除了能描述秀秀的长相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就在村民和警察想方设法找她时,秀秀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迷迷糊糊的醒了。

    这个地方看上去想一个废旧的工厂,机器设备早已生锈,破洞的房顶和裂缝的墙壁勉强能遮蔽风雨,里面阴暗暗的,有些潮湿,地上铺着一堆破破烂烂的被褥,露着棉花,夹着干草,黑黢黢的。旁边还有五六个孩子,有的比她大,有的比她小,全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墙角,齐刷刷的看着她。门口有两个男的,看上去还很年轻,倚在门上,抽着烟,缭绕的烟雾遮盖住了他们的脸,模模糊糊的,看不清。秀秀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从冯奶奶家出来后,沿着小路一直走,走累了就在路边歇下,然后,然后••••••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一睁眼就到了这儿。本应害怕恐惧的秀秀却没有一丝的感觉,只是慌张的摸了一下口袋,确认蚂蚱还在之后,变松了一口气。或许,现在对秀秀来说,在哪里,跟谁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早已不重要了。她唯一在乎的,就是那个还有一丝家的气息的蚂蚱,只要它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秀秀望向门口的那两个男人,他们也正盯着秀秀,可谁都没说话,只是互相注视着。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对视,又看向秀秀。他们也奇怪,一般小孩刚到这里之后会哭闹,而这个小女孩不但不哭不闹,连一丝害怕都没有,甚至敢和他们对视,眼神没有丝毫的躲避和恐惧,那么平静,那么镇定。二人同时走过来,其他的孩子都往后缩了一缩,秀秀便明白这两个男人不好惹。他们一个叫高力,一个叫陈勇。二人走到秀秀旁边,秀秀冷若月光的眼睛依然注视着他们,呼吸依旧和缓。高力蹲下来,问:“你叫什么?”

    “秀秀。”秀秀没有任何犹豫,与在村子里完全不同。

    高力:“多大了?”

    秀秀:“八岁。”

    高力:“你父母呢?”

    秀秀:“不知道。”

    高力:“想回家吗?”

    秀秀:“不想。”

    二人有点吃惊。在这里,没有不想回家的孩子,除了秀秀。他们对这个特殊的孩子更感兴趣了。高力接着问:“为什么不想回家?”

    秀秀:“因问他们不要我了,把我抛弃了。”

    秀秀平静的语调下是波涛汹涌的心。陈勇的眉头皱了一下,便催促高力:“你有完没完。”

    高力没理他,接着问:“害怕吗?”

    秀秀:“不怕。”

    高力:“为什么不怕。”

    秀秀:“因为害怕没用。”

    是啊,害怕除了让自己变得软弱以外,没有任何用处。夜还会一样的黑,风依旧一样的冷,心仍然一样的凉。世界不会因任何人的害怕而改变丝毫。高力冷笑几声,便起身走了。没走几步,陈勇回头望了一眼秀秀,目光没有一丝的凶恶。

    这天晚上,秀秀和其他的孩子挤在这床破烂的被子上,透过房顶的的破洞,看到几点星光,虽然不多,却十分闪亮。此刻的秀秀还不知道,在遥远的家乡,悲伤的爹娘,早已离开暖暖的灯光,踏在寻找她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