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赌一把

    更新时间:2016-03-27 22:46:01本章字数:1741字

    天还没有亮,阴冷冷的,没有一丝星光,黑暗中,有一个身影,虽然高大,却不怎么挺拔。那是父亲。他们搬到了县城里,找了一间40平米的小房子住着,条件自然不如家里好。父亲在菜市场打零工,每天凌晨去帮忙搬菜,装车,卸货,打扫卫生,能干的全干,只为多挣几块钱。母亲也找了一份保姆的工作,虽说钱不多,但总比没有强。大姐整天在家照顾弟弟,料理家务,洗衣做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迫不得已。父母工作完后,就抓紧时间张贴寻人启事。大道旁,小街上,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忙碌着,奔走着,疲累着。他们用双脚丈量着这座城市,每一棵树,每一幢墙,每一个广告牌,都有他们的痕迹。天下的父母可怜的心,又有几个人能真正懂得。秀秀,你明白吗?

    此时的秀秀没有心思去想家,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逃。

    秀秀和其他几个孩子在广场上卖花赚钱,准确的说,是给高力和陈勇赚钱。如果哪天花没卖出去或者卖的少了,回去免不了一顿皮带。秀秀也挨过几次,不过陈勇偶尔也会劝着高力,护着秀秀。秀秀不知道陈勇为什么护着她,不过她还是感激陈勇,感激这个对她好的坏人。可是秀秀不能保证每天都把花卖完,她随时都有可能挨打,渐渐地,她逃跑的心理越来越强烈。她每天去卖花时都会观察周围的地形建筑,哪里有小巷,哪里是死胡同,哪里视野宽阔,哪里有死角••••••一切的一切,她早已了如指掌。只是高力和陈勇看的紧,没有合适的时机。不得不说,现在的秀秀,已经是一只长大的心思缜密的猫,锋利的爪子藏在柔软的毛皮里,不经意间就会发出致命一击。

    这一天,秀秀和其他的孩子依旧在广场上卖花。秀秀时不时地偷偷观察高力和陈勇,然后再转向周围的人群,寻找机会逃跑。忽然间,秀秀看到一个穿棕色外套的男人从远处走来,既然逃跑的机会找不到,多卖几朵花,少吃点皮带也是非常不错的。秀秀立刻跑过去,拉住他的手,可怜巴巴的说:“叔叔,买朵花吧。”那个男人低下头来,刚劲的眉毛像刀一般锋利,深邃的眼窝里眨着深邃的眼睛,冷峻中有种说不出的温柔,高挺的鼻梁勾勒出完美的轮廓。他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声音浑厚带有磁性:“多少钱一朵?”秀秀愣了,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总是甩开秀秀的手,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一样。秀秀敏感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可以救她。秀秀依旧拉着他的手,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用力的抓着。男人又笑了,这次露出洁白的整齐的牙齿,柔声说:“小朋友,你不告诉我价格,我怎么买呀。”秀秀才反应过来,弱弱地说:“两块钱一朵。”男人伸手去口袋里掏钱,可手却一直被秀秀拉着,他便晃了晃那只手。秀秀立刻明白过来,松了手,又向高力和陈勇那里瞟了一眼,他们离得还算远,不会听到秀秀的讲话。秀秀没有犹豫,在男人掏钱时,小声的说:“叔叔,救我。”男人顿住了,望着秀秀。秀秀继续说:“广场西边的郊区有个废弃的工厂,我和其他的孩子都在那里,我们是被拐来的。”说完便抬起头,提高了音调:“叔叔,请你多买几朵吧。”男人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掏出钱买了秀秀花篮里一半的花,什么也没说,就消失在人群中了。叔叔,我相信你,请你也相信我,我押上了所有的筹码来赌我对你的信任,如果,我信错了人,我的下场就是万劫不复,求你,求你。这天晚上,在睡梦中,秀秀迷迷糊糊的听见警车的鸣笛声,睁眼向外一看,好几辆警车停在工厂外,高力已经被几个警察控制住了,其他的警察正向工厂里面走。陈勇晚上负责看住孩子,所以他睡在孩子的对面。现在他正瞪大眼睛,努力让自己清醒。其他的孩子也都醒了,急急忙忙向外面的警察跑去,跑向他们的希望。屋里就剩下秀秀和陈勇,秀秀平静的对陈勇说:“快跑吧,警察来了。”陈勇木木的眨了两下眼睛,连滚带爬的跑向后门,却又在门口停住了,疑惑的看着秀秀。秀秀望着他,说:“走吧,我不会揭发你的。”陈勇望着这个孩子,望着这个他一直护着的孩子,惊错的说了声谢谢,便像影子一样消失了。陈勇,我放你走,或许是因为你从未打过我,或许是因为你一直护着我,又或许,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秀秀坐在警车上,路旁的树木风一样闪过,被警车远远地甩在后面;她望着天上亮亮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点燃了她明月般的眼睛,黑色的瞳孔里浮现出广场上那个男人的笑容。谢谢你,叔叔。

    秀秀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