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你是我朋友

    更新时间:2016-03-28 21:35:38本章字数:2984字

    警察:“你多大了?”

    秀秀:“8岁。”

    警察:“叫什么名字?”

    秀秀:“秀秀。”

    警察:“父母都叫什么名字。”

    秀秀:“不知道。”

    警察:“家里住在哪儿?”

    秀秀:“不知道。”

    警察:“有亲戚朋友吗,叫什么,住在哪儿?”

    秀秀:“不知道。”

    警察:“你什么时候从走丢的。”

    秀秀:“不知道。”

    警察:“这样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

    秀秀:“我叫秀秀,今年8岁。”

    警察差点没喷出一口血。

    看着其他的孩子与父母重聚泪流满面的场景,秀秀又紧紧的攥着那只已经发黄的蚂蚱,静静地躲在角落里,眼里有着泪水也洗不掉的落寞和冷淡。由于警察了解的线索太少,没有办法找到秀秀的父母,只能先把秀秀安排在孤儿院里。在孤儿院的日子还算好过,有吃有穿,院里的阿姨老师也都很好,只是秀秀不爱说话,准确的说,从到了孤儿院后,秀秀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尤其讨厌来孤儿院里看望他们的人,她觉得那是在提醒他们:他们没有父母,他们需要同情,他们需要爱。她认为她不需要这无谓的同情和怜悯,他们的好,会刺伤她本已千疮百孔的心,所以,每当其他的孩子都围住好心来看望他们和他们一起玩的人的时候,秀秀便独自躲到角落里,抬头望着天空。倔强的秀秀还不明白,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值得同情,都需要被爱,包括她自己。在这世上,爱,可以打败一切。

    一天晚上,睡在秀秀旁边的小女孩眨巴着两只大眼睛,一直看着秀秀。秀秀被看的有点不耐烦了,瞥了她一眼,说:“你老看我干嘛。”

    谁知小女孩高兴的直拍手:“哈,你终于说话了,还是你主动和我说的。”

    秀秀没理她

    小女孩歪着头:“你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没说过话,别人都说你不会说话,可我不信。你看,我猜对了,你会说话,而且声音很好听。”

    秀秀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小女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说话,也许,是你不喜欢,也许,是你没有朋友。不过没关系,如果你不想说,我绝对不会问,如果你想说,可以和我说,我绝对不会把你说的话告诉别人的。我们做朋友吧,我叫安琪,8岁了。”说完,安琪果然没有再往下问。

    秀秀微微一笑:“我叫秀秀,我也8岁了。”

    安琪:“你笑起来真漂亮。”

    秀秀:“你也很漂亮。”

    安琪:“我来这里好长时间了,长的我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不过这里的孩子大都和我一样,所以也没有什么好伤心的。”

    秀秀:“我知道父母长什么样,我也知道他们叫什么。”

    安琪:“啊,你好幸运,你可以和警察说啊,他们可以帮你找到家。”

    秀秀:“我不想回家。”

    安琪:“为什么?”

    秀秀低下头,没说话。

    安琪尴尬的挠挠头 :“不好意思,我刚刚才说过不会问你任何问题的。”

    秀秀一笑:“没关系,你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介意。我会告诉你的,可是不是现在。”

    安琪:“恩,那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好朋友啦。”脸上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

    秀秀看着安琪:在你的眼里,知道父母的长相都是如此幸运,你又经历了什么,你又为何如此乐观,我的朋友,你真的快乐吗?

    第二天,孩子们听说又有人来看他们,都高兴的不得了,除了秀秀。她早早的躲进角落,望着清澈湛蓝的天空,那蓝色多么美丽透亮啊,没有藏蓝的深沉,没有宝蓝的魅惑,却有一份淡淡的恬适,让人禁不住多看两眼。突然间,悠扬的歌声划破了宁静的天际,缠绕在空气里,不肯散去。秀秀顺着歌声一看,一个男人在给孩子们唱歌,歌声里有着一股沉稳,又带着一丝俏皮。秀秀被音乐迷住了,她鬼使神差的跟着音乐走着,直到她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刀子般锋利的眉毛,深邃的眼睛,温柔的眼神和高挺的鼻梁。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那个让我押上所有的筹码去豪赌一份信任的人,那个曾经救过我之后杳无音信的人,那个在广场上买我花的人,现在就在那里,唱着让我着迷的歌。秀秀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她的救命恩人。那个男人也注意到了秀秀,露出招牌微笑:“是你啊,快过来.”

    秀秀走过去

    男人:“还记得我吗?”

    秀秀:“记得。谢谢你,叔叔。”

    男人:“不客气。我只是好奇,你当时为什么选择我,大街上那么多人,你也可以找其他人。还有,你就那么相信我会帮你吗?”

    秀秀:“直觉告诉我,你会帮我。”

    男人哈哈一笑:“小丫头,说起话来像大人一样。你叫什么,多大了?”

    秀秀:“我叫秀秀,8岁了。”

    男人:“你的父母呢?”

    秀秀低下头不再说话。

    男人顿了一下:“你会唱歌吗?”

    秀秀摇摇头:“不会。”

    男人:“不怕,我教你,我唱一句,你唱一句。”

    秀秀仔细的听着,然后慢慢的吸了一口气,张嘴发声。男人的眼睛不再温柔,而是惊奇,诧异,目光停留在秀秀一张一合的小嘴吧上。怎么会有如此美妙的声音,像清泉水流过鹅卵石,平静里透露澎湃,温柔中不乏刚毅;最好的酿酒师酿出的酒也没有如此的醇香。还有那准确无误的音调,犹如航天器上最精确的仪表盘。她只听了一遍,这怎么可能,她美酒般醉人的歌声除了用天赋,还能用什么形容。男人惊呆了,他从未听过如此清澈的声音。他看着秀秀,看着这个光凭直觉就完全相信他的孩子,她的天赋,她的心智,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男人一字一顿的说:“你想唱歌吗?”

    秀秀点点头。

    男人:“你想和我学唱歌吗?”

    秀秀望着这个她曾经相信现在依旧相信的人,点点头。

    男人:“如果我收养你,你愿意吗?”

    秀秀:“收养?”

    男人:“就是如果我收养你,你就是我的女儿。”

    秀秀犹豫了,她有父亲,有母亲,她曾经有一个完整的家。虽说这一切早已离她而去,不复存在,可现在要去当别人的女儿,多少有些不甘。可我们的秀秀是绝不可能在孤儿院呆一辈子,她早已学会了怎样控制自己的人生。比起叫别人爸爸的不甘,她更加不甘的是在这里无声无息。眼前的这个人,一定会给她不一样的生活。秀秀沉默片刻,摸了摸口袋里的蚂蚱,轻轻的说:“好。”

    男人高兴极了:“过几天我去办手续,办完就来接你。”

    秀秀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安琪,她一直看着秀秀,微笑着流泪。她真心羡慕幸运的秀秀,在她眼里,秀秀什么都有。

    晚上躺在床上,安琪和秀秀都没有睡着。秀秀先说话了:“安琪,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安琪:“你不是我第一个朋友,确是我最想交的朋友。”

    秀秀:“我要离开了。”

    安琪:“我知道,我说过,你很幸运,你知道父母长什么样,现在,又有人要收养你,你要有家了。”

    秀秀:“可我不开心。”

    安琪:“不要不开心,你要去新家啦,有新的父母,你会有不一样的生活。”安琪一直没有问她问什么不开心,因为她说过,如果秀秀不愿意说,她绝不会问。善良的安琪,你也会有不一样的生活。

    秀秀:“你以后可以来找我,我把这只蚂蚱送给你,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带着它,你都可以来找我。”

    安琪接过蚂蚱:“等我们长大了,还会再见吗?”

    秀秀:“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安琪:“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我。”

    秀秀:“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忘记我的第一个朋友。”善良乐观的安琪,我怎么会舍得忘记你呢。

    被收养之前,秀秀做了体检。安琪在外面等她,看到秀秀出来,安琪急忙跑过去,气儿还没有喘顺,就问:“怎么样,没事吧。”

    秀秀淡淡一笑:“没事。”

    安琪也开心的咧开嘴:“你太幸运了。”

    秀秀曾经最不屑的同情和怜悯此刻却在她黑葡萄般的眼睛里闪烁。我的朋友,谢谢你,你让我明白,幸运是记得自己的亲生父母,幸运是有人愿意教我唱歌,幸运是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在你的眼里,我看到了我从未触及的东西,可我却看不到你的不幸,你把自己伪装的太好了,我只能看到你漂亮的外衣。如果以后我们能再次相见,我希望你外衣遮盖下的伤已经不痛了。

    再见了,我的朋友,我将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找寻我的梦想。

    愿你一生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