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你只能幸福

    更新时间:2016-04-09 18:37:57本章字数:2623字

    已是深秋时节的北京城没有丝毫的悲凉之意,太阳依旧是暖暖的,风儿还是轻轻的。门前的枫叶已经红透了,像鸽子血一样鲜艳,却没有半点血腥气,慢悠悠的和着清风摇荡,偶尔撞到玻璃窗上,啪的一声,像亲吻一样,然后羞羞的躲到地上。阳光直直的穿过落地窗,柔柔的洒在地板上沙发上,亮亮的,像镀了层金粉一样。赫连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拿着一杯威士忌,食指随着大提琴的旋律轻轻敲打在酒杯上,杯中酒也随之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经久不散。一阵电话铃不解风情的打破了这样惬意舒适的午后。是傲蓝的老师打来的,傲蓝在学校里闯祸了。

    等到赫连启急急忙忙赶到学校时,傲蓝和另一个学生已经在老师的办公室,还有那学生家长,正没好气的盯着傲蓝,恨不得吃了她。傲蓝看见赫连启来了,羞愧的低下头,努力控制着眼泪没有流下来。赫连启急忙向老师了解情况,才知道是傲蓝把那个学生推倒了,那学生的头又碰巧撞在桌子上,虽说没什么大事,却也是起了一个大包。学生家长气鼓鼓的冲着赫连启嚷:“你怎么教育你女儿的,怎么能动手打人呢,看把我们家孩子打得,头上起这么大一个包。”

    赫连启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您家孩子的医药费我付。不过,我不相信我女儿会无缘无故打人,这其中一定还有其他的事。”

    傲蓝依旧低着头,她不敢看这个比亲生父亲还了解她相信她的养父,她羞愧,她觉得对不起赫连启,可她心里是感激的。

    赫连启蹲下来,摸着傲蓝的头,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愤怒,而是满满的温柔与信任:“傲蓝,不要怕,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打他。”

    傲蓝的小脸羞得通红,依旧低着头没有说话,小小的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皱眉头,两只小手紧紧攥着愤怒和委屈。赫连启不再追问她,他向学生家长道过歉之后,就把傲蓝从学校里带走了。一路上,傲蓝和赫连启都没有说话,车里放着轻音乐,赫连启也轻轻地和着音乐哼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傲蓝一直不敢看他,不敢看这个给她新的生活新的家的养父,不敢看这个她至今都未叫过一声爸爸的养父,不敢看这个理解她包容她原谅她的养父,傲蓝自责不已,甚至连道歉都不知该怎样表达。

    赫连启带着傲蓝到了一家甜品店,他紧紧牵着傲蓝的手走进去,边走边说:“女孩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呢,就要吃些甜点,这样心情就容易好起来。就算心里再苦,也要让嘴里是甜的。”说完,低头看着傲蓝,宠溺之情溢于言表。他给傲蓝点了一份水果蛋糕,一杯橙汁,傲蓝在那里静静地吃,他也不打扰,静静的看着窗外。他知道傲蓝不爱说话,他从不勉强,从不试图寻找话题;他知道傲蓝还没有完全接受他这个爸爸,他也从不着急,只是默默的等待,总有一天,他眼前的傲蓝会叫他一声爸爸;他知道傲蓝是个有主见的孩子,没人能左右傲蓝的人生。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让傲蓝,让这个外表冰冷内心温暖的孩子感受到爱,让她学会爱与被爱。

    晚上回到家,傲蓝很想和赫连启道歉,却不知如何开口。她想了半天,突然想到赫连修肃,他也是被赫连启收养的,他也应该犯过错把,或许可以问问他。傲蓝来到赫连修肃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门,赫连修肃看到是傲蓝,有点惊讶,毕竟从傲蓝来到这个家之后,傲蓝很少和他说话,傲蓝突然间出现在他的门口,他竟说不出话来,反倒是傲蓝先开口了:“哥哥,我想问你点事情。”

    赫连修肃呆呆的说:“好,进来吧。”

    傲蓝和赫连修肃说了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赫连修肃哈哈一笑:“我当是什么事呢,没有关系的,父亲不会怪你。可是不论怎样,打人都是不对的,你是不是应该和赫连爸爸说点什么。”

    傲蓝羞愧的低下头:“我知道错了,我应该道歉,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赫连修肃微微一笑:“没关系,我陪你去。”

    赫连启此时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傲蓝和赫连修肃一起来了,便把电视关了:“怎么了?”

    赫连修肃没说话,给了赫连启一个眼神,赫连启立刻明白了,便把傲蓝拉过来:“怎么啦,傲蓝,不舒服吗?”

    傲蓝摇摇头:“没有。”往下就又没话了,两只小手揉搓着裙边。整个客厅静的出奇,傲蓝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仿佛随时都会跳出来。傲蓝看了赫连修肃一眼,他温暖坚定的眼神,倒让傲蓝平静不少,傲蓝也一直很奇怪,这个和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竟能给她如此大的力量,竟能让她不假思索的找他帮忙。傲蓝又看了一眼赫连启,这个无比疼爱她的养父现在正疼爱的看着她。傲蓝终于鼓起勇气,深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对不起。今天给你惹麻烦了。”

    赫连启始终保持着笑容:“没关系,我不怪你。”

    傲蓝眼里闪着晶莹的小东西,真诚的看着赫连启,声音颤抖了:“我今天会推他,是因为——因为——。”傲蓝的眼泪终于决堤了,唰的一下翻涌而出,滚落她的脸颊。

    赫连启连忙把傲蓝揽在怀里,边给她擦眼泪边安慰说:“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不想说就不要说,我不会怪你,不哭了,不哭了。”

    傲蓝慢慢平复了情绪,低声啜泣:“我不小心把他的铅笔盒碰在地上,他骂我不长眼睛,我一生气就没有帮他捡,然后他就说——就说——活该我没爸爸妈妈,我就推了他。”

    赫连启紧紧地把傲蓝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眼角也渗出一丝泪痕:“对不起,孩子,对不起。”赫连启知道傲蓝经受了同龄人不该经受的东西,可他管不了别人的嘴,控制不了闲言碎语,他能做的,只是多爱傲蓝一点而已。最简单的话戳到的往往是最痛的地方,留下最深的伤疤,然后,受伤的人只能在角落里孤独地舔舐着伤口。

    赫连修肃沉默了一会儿,把傲蓝从赫连启的怀里拉出来,很严肃的看着她,指着傲蓝的鼻尖,一字一顿的说:“傲蓝,听着,我们都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所以我们是不幸的;我们都是被赫连爸爸收养的,所以我们也是幸运的。我们不能只看到我们的不幸,这个世界不会因你的悲伤而悲伤,你今天不管受了多大委屈,太阳明天还会照样升起,它不会因为你的难过而降低丝毫温度。人们不会喜欢整天伤心难过的人,他们或许或对我们的遭遇感到同情悲伤,可那只是一时的,他们不会感同身受,因为他们不是我们。相反,人们都喜欢乐观有礼貌的人,因为这样的人能给他们带来快乐,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如果你不想周围的朋友一个个离开你,你就要开心乐观,你就要学会微笑,哪怕是伤心的时候也要笑的让所有人都嫉妒。像我们这样的孩子,只能幸福。”

    傲蓝眨巴着两只泪汪汪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赫连修肃,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哥哥今天居然和她说了这么多,聪明的傲蓝也听明白了,自己擦掉眼泪,自信地说:“我记住了。”

    那天晚上,傲蓝终于敞开了心扉,和她的两个亲人述说了她的经历,从她被抛弃到现在的所有的事,毫无保留。

    明天的傲蓝,将是一个全新的不带有任何秀秀影子的傲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