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一眼难忘

    更新时间:2016-04-18 17:42:22本章字数:2560字

    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于时间,它让郁郁葱葱的树木枯黄凋零,娇艳欲滴的鲜花枯萎败落,年轻的容颜也随之添上几道生活的印记。世界上最美好的莫过于时间,它让新的生命破土而出,感受阳光雨露,幼小的孩子不断成长,体味酸辣甘苦,生命不断轮回,从不止步。时间,是生命的终结者,也是孕育者。它可以让人强大,也可以让人堕落;可以让人开心,更可以让人难过;可以让人成长,亦可以让人毁没。不管怎样,我们这一生,总会度过,如果有遗憾,也不要落寞,所有人都一样,没有谁能如此幸福,可以从头来过。我们能做的,只有珍惜当下,不要手足无措。

    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春夏秋冬早已转了好几圈,万事万物也在不停的生,不停的灭。

    可否记得那个在冷风中流着泪,不知该往哪走的倔强的秀秀吗?可否记得那个在广场上卖花,赚取掌握命运权利的秀秀吗?可否记得那个天赋过人,善良努力的傲蓝吗?那个不平凡的孩子,在不平凡的世界中,不平凡的长大了。如今,16岁的傲蓝已经婷婷玉立,出落成一个大美人了。天赋、努力再加上赫连启的培养,现在的傲蓝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钢琴家,舞台上的她是那么自信优雅,像一朵雪莲花,高贵的让人不敢触碰;舞台下的她美丽大方,带有一丝冷漠,犹如一株带刺的玫瑰,娇艳的外表下略带一分傲气。她的刺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那天,傲蓝一身及地白色长裙,在台上优雅的弹着钢琴,灯光把她照得发亮,像一颗珍珠,在柜台里,美丽而孤独。一曲弹罢,傲蓝起身鞠躬,修长的身形,柔美的动作,在聚光灯下显得更加耀眼。所有的人都在鼓掌,只有一个人注视着傲蓝远去的背影,欣赏中带着满满的爱意。他叫冷枫,24岁,是一名保镖。他本来不懂欣赏音乐,今天是陪老板来的,没想到遇到了傲蓝,让他砰然心动。由于是在工作中,整场音乐会一直到结束他都必须呆在老板旁边,不然他早就跑去后台找傲蓝搭话了。在护送老板出来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一下旁边的宣传栏,一张美的精致的脸,钻石般闪耀的眼睛,微微一笑,倾城倾国,在宣传栏右下角清清楚楚的写着“赫连傲蓝”。赫连傲蓝,多么美丽高傲的名字啊,和那张脸简直是绝配。回到家里,冷枫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傲蓝在台上弹着优美的旋律,美丽优雅,最后却有一丝孤独的背影。美丽的女孩,我们何时才会再见。

    阳光中飘散着咖啡和糕点的香味,女生对这种味道是毫无抵抗力的,傲蓝也不例外。这家咖啡店是傲蓝最喜欢的,隔三差五她就会来这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杯浓浓的咖啡加上一块香甜的蛋糕,就是一个惬意的午后。这家店的老板路奇也和傲蓝混熟了,经常把靠窗的位置给傲蓝留着,傲蓝也时不时地演奏一曲,优雅的旋律穿过空气,透过玻璃,飘到大街上,惹得行人或是驻足欣赏,或是干脆进到店里点上一杯咖啡静静的欣赏。傲蓝给路老板带来了不少生意,自然对傲蓝多加照顾。这天也是一样,路老板知道傲蓝会来,提前将最好的窗边的位置摆上了“已预订”的牌子。门口的风铃响了,随着清脆的声音,傲蓝如往常一样款款走来,优雅大方,一袭红色连衣裙如娇艳的玫瑰,乌黑的秀发丝绸般披在肩上,光滑洁白的肌肤如羊脂玉般珍贵的不敢让人触碰。她向路老板微微一笑,轻轻地说了声:“老规矩。”随后便坐到那张摆有“已预订”桌牌的桌子旁,静静地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每一个人的故事,或欢喜,或哀伤。门口的风铃又响了,服务员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路老板大喊:“稀客呀,是东风南风还是西北风把您这阵冷枫给吹来了。”

    冷枫骂道:“怎么说话呢,我好歹也是这个店的老板之一,虽说当时投的钱不多,可如果说你是总裁,那我就是副总裁,来看看不行吗?快点,给我拿点吃的,饿了。”

    原来,这家咖啡店是冷枫和路奇一起开的,由于冷枫当时只出了三分之一的钱,再加上他的保镖的工作要经常这里跑那里颠,所以一直是路奇打理,冷枫几乎不来。可今天冷枫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跑到店里来,就碰到了他前几天心心念念的傲蓝。所谓缘分,其实就是上天对有情人的眷顾吧。

    冷枫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和路老板聊天,不经意间的一回头,便看到了那个背影,那个带有一丝孤独的背影,他太熟悉这个背影了,这个曾经在他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背影今天就真真切切的在哪里,一点都没有变。所谓的一见钟情,就是见了一面之后,再也忘不掉,哪怕是一个背影。他一眼就认出了傲蓝,嘴里不禁喃喃了一句:“赫连傲蓝,怎么可能。”

    路老板耳朵挺尖:“呦,什么时候开始关注音乐了,竟然认识赫连傲蓝。”

    冷枫很严肃的问:“她经常来这里吗?”

    路老板心不在焉地回答:“是啊,经常来,隔三差五的。”

    冷枫急忙问:“那你和她熟吗?”

    路老板依旧没在意:“熟啊,我经常帮她留位子,她偶尔也会在我这里弹奏一曲,帮我召开不少客人。小姑娘人不错。”说完,便财迷般嘿嘿一笑。

    冷枫眼睛都发光了:“把你知道的关于她的信息都告诉我。”

    路老板一边收拾柜台一边说:“赫连傲蓝,女,钢琴家,喜欢画画,我墙上那几幅画就是她画的,在我这喜欢喝卡布奇诺,爱吃水果蛋糕,周末喜欢来这里喝下午茶,还有就是……”说着说着,路老板便觉察到有点不对劲:“哎哎哎,你小子憋什么鬼主意呢,人家姑娘还小呢,别瞎琢磨。”

    冷枫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多大?”

    路老板直勾勾的盯着冷枫,一字一顿的说:“16。”

    冷枫深情地望着傲蓝的背影,鬼使神差的走到傲蓝旁边,用他低沉的嗓音小心翼翼的说:“你好,你是赫连傲蓝小姐吧,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你弹的钢琴。”

    傲蓝大大方方的一笑:“谢谢你喜欢我的音乐,我很荣幸。”

    冷枫有点紧张,直咽口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善良的傲蓝也不催促,只是礼貌的看着冷枫。她现在还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接下来的道路上,会和她上演让人难以忘怀的故事。

    作为一名保镖,冷枫有着超于常人的冷静和随机应变的能力,可现在他却慌了阵脚,鼓起很大的勇气才结结巴巴的说出那句话:“我能坐在这里和你聊聊天吗?”

    傲蓝依旧大方得体:“当然可以,请坐。”

    冷枫见傲蓝如此,便也轻松许多。他们谈天说地,从音乐到保镖,从文学到体育,从画笔到枪杆,看似毫不沾边的东西却能很自然的说到一起,就如现在坐在这里的两人一样,一个外表柔情似水,内心砖石高垒,一个看似劲猛如虎,实则柔情侠骨。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在这个相同的午后,相遇了。

    空气中依然飘散着咖啡的醇香,沉醉了他的眼睛,那一刻,他对自己说:16岁又怎样,我等你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