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不该爱你

    更新时间:2016-04-19 16:40:14本章字数:2541字

    这几天,在冷枫的眼里,阳光都是带着音符的。他只要不工作,就会一直呆在咖啡店里等傲蓝,有时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虽说傲蓝不会天天来,但冷枫很确定,总有一个午后,傲蓝一定会坐在窗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连咖啡也比不上她的醇香。

    这天下午,傲蓝果然又来了,不过今天,她似乎有些难过,窗边温暖的阳光也无法温暖她冰冷的脸庞。冷枫一下就注意到了,拿上一块刚做好的蛋糕,很绅士的走到傲蓝旁边:“不开心的时候吃些甜点,心情会稍微好些。”

    傲蓝抬头看看他:“谢谢。”便又把头转向窗外,不带任何笑意。阳光下,傲蓝的眼睛里闪着晶莹。

    冷枫没再说什么,留下一包纸巾,走到后面,背对着傲蓝坐下了。亲爱的,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哭,你背后还有我。

    傲蓝现在没有心思注意冷枫,她的心,已经被今天的种种事情填满了,装不下的,便化成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青春期的心总是躁动的,傲蓝也不例外。16岁的她对爱情虽是懵懵懂懂的,却也同样热烈,只不过,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赫连修肃。如今的赫连修肃已是一名建筑设计师,24岁的他成熟稳重又不乏年轻人的活力,俊朗的外貌和高挑的身材让他成为众多女生追求的对象,当然,傲蓝也是其中一个。赫连修肃一早就知道傲蓝的意思,可是他一直把傲蓝当成妹妹看待,从未有过其他的想法。况且,赫连修肃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叫宫玥,从大学开始就和赫连修肃谈恋爱了,最重要的是,赫连修肃曾经把宫玥带回家里,赫连启也很喜欢这个孩子,除了傲蓝。在傲蓝心里,哥哥是无可替代的,除了她自己,谁都不能拥有他。傲蓝本以为赫连修肃和宫玥不会真的在一起,可当傲蓝见到他们二人如此相爱,而且赫连修肃竟然表现出成家的意思,傲蓝按捺不住了,一颗邪恶的种子在她心里悄悄种下了。赫连修肃越是在乎宫玥,傲蓝越讨厌宫玥。终于,那颗种子在今天发芽了。

    今天早上,傲蓝刚刚吃完早饭,便听见门铃响了,一开门,是宫玥,她来找赫连修肃。傲蓝一开始是客客气气:“宫玥姐姐,早上好,我哥还没有起床,你先进来等他一会儿吧。”

    宫玥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随口说了一句:“修肃经常和我谈起你,一说到你他就手舞足蹈的,他真的很疼你,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

    傲蓝微微一笑:“是啊,我们感情不错,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说完,漫不经心的拿起水抿了一口。

    宫玥愣了一下,有点尴尬的说:“兄妹嘛,这是应该的。”

    傲蓝看着宫玥,眼睛里透露着不友好:“可他不是我的亲哥哥,我和他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宫玥吃惊的说:“这他倒是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傲蓝阴阴一笑:“你有想过他为什么不告诉你吗?”

    宫玥呆呆的看着傲蓝,带着一种不安。

    傲蓝继续说:“谁会告诉自己的女朋友他疼着爱着的妹妹其实和自己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那样如果和妹妹有什么事情,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还要向女朋友解释半天,挺累的,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说,以后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女朋友也只会以为是兄妹之情使然,不会多想,这样不是更省事吗?”

    宫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定定的坐在那里。

    傲蓝依旧不放过她:“我觉得吧,作为女人,就应该矜持一点,不要一大早就跑过来找人家,自己送上门的,都是不值钱的……”

    “赫连傲蓝,胡说什么!”赫连修肃早就站在门口,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傲蓝说的每一句话。

    傲蓝也慌了,紧紧攥着手里的水杯,像当年攥着那只蚂蚱一样,试图用力量去掩盖内心的颤抖。

    此时宫玥站起来,带着哭腔:“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便跑出去。

    赫连修肃赶紧往外追,可宫玥早就开着车走远了。

    回到屋里,赫连修肃非常生气:“你在说什么,啊!赫连傲蓝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从未有过其他的想法。”

    傲蓝依旧倔强的说:“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不告诉她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赫连修肃疯狂了,他对着傲蓝咆哮:“那是因为我可怜你。你我都是没有家的孩子,所以我知道你的感受,我只想让你感受到一丝亲人的温暖。至于我没有告诉宫玥你我没有血缘关系,我是在维护你那可怜的自尊!你忘了你小时候因为同学的一句你没有父母,你哭成什么样了吗?我以为告诉宫玥你没有父母会对你造成伤害,我真傻,你自己都不在乎的东西,我还替你像宝贝一样护着!”

    赫连修肃从未这样对傲蓝说过话,傲蓝被吓着了,流着泪,弱弱的说:“可是,我喜欢你,我——”

    “你那不是喜欢。”赫连修肃打断了傲蓝的话,“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纵容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你会因为她的开心而快乐,你会给她自由,不是把她捆绑在自己的身边。你对我的感觉不是喜欢不是爱,只是习惯,你习惯了我对你一个人好,所以当我对另一个人好的时候你就会嫉妒。明白吗?”

    傲蓝哭了,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赫连修肃是她的一场梦,而她明知如此,却不愿醒来。如今,这场梦,被赫连启硬生生的打碎了。

    赫连修肃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赫连启,本来赫连启是不会管孩子们的感情的事,就算傲蓝和赫连修肃真的产生爱情,他也不会插手。只是现在赫连修肃没有办法了,才让赫连启出出主意。

    中午吃饭的时候,赫连启对傲蓝说:“傲蓝,虽说你现在在音乐方面发展的不错,但是人要往高处走,学习是这辈子要一直做的事。德国有所音乐学院不错,你如果想去,我可以帮你联系。”

    傲蓝看着埋头吃饭,根本不想看她的赫连修肃,笑着对赫连启说:“我愿意去,爸爸。什么时候出发?”

    赫连启也算松了口气,“我今天联系一下,估计一个星期之后就可以出发了。”

    傲蓝哭了,但脸上依然笑着:“我听您的,爸爸,您安排吧。”

    赫连启看着傲蓝,这个他养了八年的女儿,心中难免有些不舍,安慰道:“到了德国要是想家,就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有时间也会过去看你的。”

    傲蓝点点头。终于,这个家里,也容不下她了。此时傲蓝感觉自己像条狗一样,不断的被人抛弃。她的眼泪滴落到碗里,就着米饭咽下,苦涩的滋味她已经吃够了,在吞咽泪水的过程中她发誓,以后,一定要靠自己。

    赫连修肃偷偷看了傲蓝一眼,这个他无比疼爱的妹妹被他亲手赶出家门。最让人心疼的是,傲蓝的眼里流着苦涩的泪水,嘴角却挂着甜蜜的笑容。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西沉了,残阳如血,和她刚来北京坐在赫连启车里看到的一样,脸上被擦了一层胭脂。傲蓝低着头,走出咖啡店,自始至终,她都不知道,冷枫,就坐在她的后面。

    有时,我们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以至于忘了只要回头,幸福就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