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我才不要回头

    更新时间:2016-04-21 16:25:27本章字数:1928字

    雨不大,淅淅沥沥的下着,行人有的撑着伞,悠然的走着;有的戴起帽子,双手插在兜里,弓着背,低着头,走得有些匆忙。雨水顺着窗子滑落下来,留下的一条条水渍迷糊了傲蓝的容颜。傲蓝伏在窗边,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雨,回想起往事,不禁有些凄凉。命运是何等的不公,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抛弃。看着看着,两颗热泪便落下来,摔在窗台上,溅起一朵泪花。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傲蓝用冰凉的手擦干脸上的热泪,一开门,赫连修肃站在门口,两人对视了几秒,“我能进来吗?”赫连修肃先开口了,带着一丝歉意。

    “可以。”傲蓝冷冷的回答,转身便又走到窗边,倚着窗子,目光一直停留在窗外的雨上。

    “都收拾好了吗?”赫连修肃轻声问。

    傲蓝冷冷一笑:“放心,我不会赖着不走的。”

    赫连修肃急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傲蓝依旧看着窗外:“宫玥怎么样了?”

    赫连修肃顿了一下:“她••••••挺好的。”

    傲蓝坐下来,依旧没有要看赫连修肃的意思,望着窗外:“抱歉,让她误会你了。”

    赫连修肃站在那里看着傲蓝落寞的背影:“没关系,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以前可能做过让你误会的举动,所以你才会——”

    “没有,”傲蓝打断了他的话,“你说得对,我对你只有依赖,是我误会我自己了。”

    “德国,你真的想去吗?”赫连修肃带着愧疚问。

    傲蓝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吗,我8岁的时候被父母抛弃在田地里,那天晚上好黑好冷,我一直走啊,走啊,就是走不到头,也不知该往哪里走。走不动了,我就坐在一棵树下,想着,如果我一闭眼,就永远不再睁开,那该多好啊,所有的痛苦都会结束。呵呵,那样是不是太便宜我了,你觉得呢?”

    赫连修肃一直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傲蓝继续说:“后来,我被人逼着去广场上卖花,买的少了,晚上回去就要挨打。直到有一天,我碰到了赫连爸爸,他把我救了出来。然后我又到了孤儿院,我很不喜欢那里,它一直在提醒着我,我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过了一段时间,赫连爸爸就把我收养了,以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自从我叫赫连启爸爸的那一刻我天真的以为我终于有家了,没想到啊,现在,它也容不下我了。”两行滚烫的热泪顺着脸颊滑落,傲蓝没去管它们。

    “傲蓝,我••••••”赫连修肃想说什么,又被傲蓝打断了“我还是很感谢你和爸爸,你们给了我不曾拥有的东西,改变了我的生活。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呢。”

    赫连修肃刚要走,傲蓝又补了一句:“明天请不要去机场送我,我想自己走。”

    赫连修肃走到门口,回头望了傲蓝一眼,傲蓝依旧看着窗外,不曾回头。

    第二天一早,风还是冷的,和傲蓝8岁那天的一样冷。空气湿漉漉的,带着一股泥土的腥味儿。傲蓝独自来到机场,取票,安检,登机,所有的过程顺利的不带有一丝感情。自始至终,傲蓝从未回头。是啊,这座城市,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傲蓝的飞机已飞往德国,冷枫的咖啡馆依旧在北京,等待着早已离开的傲蓝。

    这几天,冷枫天天在咖啡馆里,从早到晚,就是不见傲蓝。他有些失落了,他想:是不是我一直和她搭话,所以她讨厌我,就不来了;或许她又喜欢上了另一家咖啡馆;或许她太忙了,没有时间过来••••••所有的可能都在冷枫的脑子里过了一遍。路奇见冷枫如此痴情,忍不住劝他:“我说哥们儿,别等了,你这样下去能有什么结果呀。人家刚16,又是音乐家,能在国内呆一辈子吗?或许人家早就去国外学习了呢,你在这里等到猴年马月有什么用啊。赶紧该干嘛干嘛,好好工作,好女孩儿有的是,慢慢找呗。”

    冷枫觉得路奇的话也有道理,但自己还是止不住的想念。就在窗边,那个位置,那张椅子,曾经,傲蓝就优雅的坐在那里,喝着咖啡,阳光把她的脸照得发亮。可现在,只有一个空空的位子,没有了傲蓝的身影,照射进来的阳光都失去了温度。

    冷枫想了好几天,终于下定决心去打拼自己的事业了。这天,他来向路奇告别。

    路奇一见冷枫进来,叹了口气:“还没死心呐。”

    冷枫瞥了他一眼:“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路奇吃了一惊:“哎呦,想通啦!要去哪儿啊?”

    冷枫望着傲蓝曾经坐过的位置,略带伤心:“我要去德国,接受世界级保镖的训练。”

    路奇知道他的痛苦,安慰道:“行了,既然决定了,就别再舍不得了,在那儿好好干。”

    冷枫低下头,呆呆的盯着桌子。

    路奇接着说:“其实,缘分这个东西吧,挺让人奇怪的。有时候你觉得失去了什么东西,可你就会在无意间又得到它;有时你觉得你再也见不到某人,或许在某个地点你们就相遇了。如果你和赫连傲蓝真的有缘分,以后一定会再见的,或许是在飞机上,或许是在超市,或许是在咖啡馆,真正有缘的人是不会分开的。”路奇啊路奇,你不去当算命先生实在是太可惜了。

    冷枫冲着路奇微微一笑:“谢谢。”

    就这样,冷风带着一丝遗憾去了德国。他还不知道,他和傲蓝的故事,刚刚开始。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的失去,恰恰是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