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没有什么值得珍惜了

    更新时间:2016-04-24 11:18:39本章字数:2540字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圣诞节就到了。

    这天,傲蓝独自来到罗马广场,坐在一条长石凳上,在热闹的人群中,显得有些落寞。在广场上,要么是成双结对的情侣,要么是温馨和睦的一家,放眼望去,似乎只有傲蓝是一个人来的。哦,不,还有一个,他也是一个人,冷枫。

    冷枫一身休闲装,在人群中踱步,不断的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其实,他真的在寻找,每到一个地方他都在寻找,寻找那个熟悉的背影,寻找那个无法忘却的面孔。他的目光在每个人身上停留,在每个人身上游走,当他把目光投向傲蓝的方向的时候,一对情侣挡住了傲蓝,冷枫没有看到。当那对情侣离开,傲蓝真真切切暴露在广场上时,冷枫已经转过身,寻找身后的人了。在爱情里,没有一些阴差阳错,岂不是少了一份味道。

    夜幕开始渐渐降下来,风有点凉了。傲蓝便起身徒步回家。她一边走一边看风景,竟忘记了时间,刚走到一半,夜就已经黑透了。傲蓝这才发现很晚了,街上几乎没有人了,便快步回家。走到离家不远的一条小路上,傲蓝觉得不太对劲儿,似乎有人在后面跟着她,她回头一看,果然有个人在不远处。傲蓝慌了,心砰砰的跳到了嗓子眼里,脚步更快了。可后面那个人的脚步更快,他一把抓住傲蓝,把傲蓝拖到角落里,傲蓝拼命的喊,可是夜早已深了,况且这条小路附近没有人住,真的是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听到。那个人像野兽般撕开傲蓝的衣服,傲蓝挣扎着,可她毕竟是女人,无法逃脱男人的魔爪。傲蓝喊叫着,挣扎着,哀求着,可她还是能感觉到那双肮脏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那男人嘴里的烟酒气让傲蓝无法呼吸。她的衣服被撕破了,嗓子喊哑了,眼泪流干了,心也彻底死了。夜,那么冷,那么凉,傲蓝躺在地上,眼神是冷的,表情是冷的,心是冷的,只有泪是热的。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亮着,忽然,一颗流星划过,留下一条长长的亮亮的尾巴,傲蓝呆呆的望着,或许,热泪灼伤了她的眼睛,看不到流星。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划过多少流星,傲蓝捡起早已破掉的衣服,勉强还能遮体,行尸走肉般回到家,邻居和她打招呼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理,“嘭”的一声关上门,正当邻居们纳闷时,屋里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一整天,傲蓝都没有出来,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动静。邻居们担心她,过来敲门也没有人回应。邻居怕她出事,便报警了。警察从邻居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便初步断定傲蓝受到了强奸。由于傲蓝一直不开门,警察只好破门而入,在浴室里找到了割腕自杀的傲蓝,鲜红的血液淌在淡蓝色的地板上,傲蓝的脸色和纸一样白,嘴唇也没有了血色。警察和邻居赶紧帮她止血,叫救护车。很快,傲蓝被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番抢救,傲蓝算是保住了性命。在医院里,傲蓝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白色的纱布,想想自己的遭遇,想想自己肮脏污秽的身体,她觉得恶心的快要吐了。警察过来向她了解一下情况,她向警方大致描述了一下那个人的体型外貌,警方根据以前掌握的一些线索,大致断定出一个人来。可是要想抓人,必须有证据。可警方现在为一掌握的就是一份模糊不清的监控,现在能证明傲蓝遭受强奸的唯一证据,就是傲蓝体内的精液,验证DNA。警方征询傲蓝的意见,出乎意料的是,傲蓝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对于傲蓝来说,家庭,爱情,友情,身体,这些早已不属于她了,她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也没有什么可珍惜的了。

    从医院出来,傲蓝便接到警方的通知,说犯罪嫌疑人已经抓住了。傲蓝来到警察局,只见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那张脸在傲蓝的记忆力虽说是模糊的,可一见到他,傲蓝就很确定是他。令人奇怪的是,男子身边还有两个孩子,看起来四五岁左右。那个男子一见到傲蓝,就哭着求她:“求求你不要起诉我,我还有两个孩子,我的妻子已经去世了,如果我进了监狱,我的两个孩子就没人照顾了。”

    傲蓝冷冷的回了一句:“你的孩子怎么活,跟我没关系。”

    男人苦苦哀求:“我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我知道我无法被原谅,可是,我求求你,看在我孩子这么小的份上,不要起诉我,不然他们会被送到福利院。求求你,求求你,请不要让我的孩子没有父亲,求求你。”

    傲蓝依旧冷冷的:“他们会长大的。”

    说完便离开了。

    在回家的路上,阳光打在傲蓝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优美的煽动着,眼神却像毒蛇般冰冷;美丽的脸庞上挂着冰冷的表情,即使在温暖的阳光也融化不了此刻的无情。想着刚才那个男人的苦苦哀求,想着他的两个无辜的孩子,傲蓝的心中却没有一丝怜悯与同情。一切都是他们应得的。

    如果一个女人的心变冷了,她是很可怜的;如果一个女人的心变硬了,她是很可悲的;如果一个女人的心死了,她是很可怕的。

    从那以后,傲蓝依旧努力学习,认真工作,对周围的人还是很友善,只是,她再也没有笑过,再也没有哭过。

    这天下午,傲蓝在离家不远的那家咖啡馆喝下午茶,像往常一样,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观察街上的人。看着看着,突然发现咖啡馆对面的那条街上有个人在盯着她,自从经历了上次的事件后,傲蓝冷漠了许多,也镇定了许多。她也紧紧地盯着那个人,两人的目光穿过街道,四目相对。傲蓝突然觉得那个人好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傲蓝正想着,只见那个人朝傲蓝走过来,越走越近,越走越近,走到只有几米远的时候,傲蓝忽然想起来,他是冷枫,没错,他就是冷枫。

    冷枫兴高采烈的走进来,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傲蓝,还记得我吗?”

    傲蓝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记得,冷枫。”

    冷枫高兴坏了:她竟然记得我,我找了她大半年,本来不抱什么希望,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没想到她现在就在我面前,天啊,请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正当冷枫暗自庆幸的时候,细心的他发现傲蓝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没有了以前温暖的笑容,眉宇间多了一分孤僻冷傲,那冷冷的眼神能把人冻伤。

    冷枫小心翼翼的问:“你,今天,不高兴吗?”

    傲蓝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没有。”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让冷枫不知该说什么。这和冷枫之前想过的重逢的场景完全不同。

    片刻的沉默,傲蓝起身说:“我要回去了。”

    冷枫还没来得及把“我送你”这三个字说出口,就被傲蓝堵住了嘴:“请不要跟着我,不然我会报警。”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冷枫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傲蓝的背影,那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背影,在那个瞬间,他忽然不认识了。

    晚上,冷枫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思考着傲蓝的反应,始终百思不得其解,傲蓝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今晚,对冷枫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