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我配不上你

    更新时间:2016-04-24 17:48:13本章字数:2867字

    夜凉如水,钢琴曲《Tears》忧伤的划过天际,平缓的节奏,伤感的旋律,哭泣的灵魂,空气中仿佛都有眼泪的咸涩的味道。傲蓝优雅如旧,削葱根般的纤纤玉指在钢琴冰冷无情的黑白键上演绎着无尽的哀伤,灯光把傲蓝照得发亮,孤独在此刻被无限地放大。无情的人弹着悲情的曲感动着有情的人,冰冷的傲蓝诠释着热烈的感情。世上最无情的人,恰恰是最有情的;最冷漠的人,心中的烈火却是烧得最旺的。傲蓝弹了一遍又一遍,她没有流出的眼泪,全都融入在音乐里,飘荡于空气中。音乐戛然而止,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傲蓝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条伤疤,像拼接木偶留下的一条缝隙,兀自的横在那里,轻轻触摸,早已不痛了。再深的伤,时间总会治愈好它。看着看着,傲蓝突然笑了,笑得像天上的月亮,那么明艳,那么娇亮。她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她发誓,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笑,笑的让人羡慕,让人嫉妒,她要让人们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第二天一早,邻居们又看到了那个美丽快乐的傲蓝,一袭娇艳红裙,金色高跟鞋,精致的妆容衬托出如花的笑靥,步伐摇曳生姿,裙摆如玫瑰花般绽放。她热烈的笑着,和每一个人,每一朵花,每一片云打招呼。她怀着满满的激情,学习,工作,写作,绘画,每干一件事情,她都会全情投入。一切都已步入正轨。

    而此时,我们可怜的冷枫还在郁闷的逛着超市,他一直想不通傲蓝怎么了,为什么变了。或许是想得太入神了,竟然走到了女性用品区。他只感觉脸上发烫,却还是很镇定,很从容的寻找出口,看来保镖的心理素质和冷静果然名不虚传。走着走着,冷枫突然慌了,糟了,傲蓝正迎面向他走来。如果搁以前,冷枫早就贴上去了,可今天,在这个地方多少有些尴尬。冷枫不知怎么办,只能掉头往回走。可谁知冷枫还没来得及转身,傲蓝就发现他了:“冷枫,真的是你啊。”

    冷枫尴尬的哭笑不得:“对啊,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了。”估计谁都想不到。

    傲蓝开心地笑着:“好巧啊,总能遇见你。”

    冷枫无奈:“是啊,真巧。”

    其实自从冷枫上次在那家咖啡馆见到傲蓝之后,他就估计傲蓝可能住在附近。于是,冷枫有事没事就来这一片地方转悠,见到傲蓝与其说是碰巧,不如说是别有用心。

    傲蓝见冷枫的样子,又看了看周围的女性用品,故意逗他:“怎么,来买东西?”

    冷枫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走错地方了。”

    傲蓝哈哈一笑:“逗你呢,别往心里去,你买好了吗,买好了我们就出去吧。”

    冷枫点点头,不知该说什么好。

    从超市出来,两人去了那家咖啡馆喝咖啡。冷枫看着傲蓝,和前几天那冷冰冰的样子完全不同,满脑子都充满了疑惑,可他又不好直接问,所以只管随便找一些有的没的聊。

    傲蓝发现了冷枫的心思,轻轻地问:“你就没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冷枫犹豫了一下,说:“确实有,就是不知道该不该问。”

    傲蓝微微一笑:“没关系,问吧,我不会介意的。”

    冷枫轻咳一声:“今天的你,和前几天的你,不一样了。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傲蓝轻描淡写:“没什么,重新活了一次罢了。”说完,傲蓝便把手腕上的伤疤给冷枫看。

    冷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傲蓝接着说:“我已经有过一次鬼门关一日游的经历,醒来之后发现,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与其悄无声息消失,不如轰轰烈烈的活着。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那我为何不选择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快快乐乐的生活呢?我一定要让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冷枫看着傲蓝,眼里有着藏不住的怜惜与敬佩:“很好,要快乐的活着,要经常笑,你笑起来很迷人。”

    傲蓝也毫不吝啬她如花般的笑容:“谢谢。”

    冷枫耸耸肩:“谢什么,我说的是真的,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傲蓝摆弄着手中的勺子:“我是谢谢你没有问我为什么会自杀。”

    冷枫认真地看着傲蓝:“你不愿意说,我就永远不会问。”

    傲蓝看了一眼窗外,换了一个话题:“你为什么会在德国,上学,工作?”

    冷枫说:“应该都算吧,我在世界级保镖培训学校进修。”

    傲蓝十分好奇:“保镖?你是保镖?认识你这么久,今天才知道你是保镖。训练一定很辛苦吧。”

    冷枫淡淡的说:“还好,习惯就好了。”

    傲蓝又问:“你住在这附近吗?”

    冷枫回答:“没有,我住学校,平常有时间就喜欢出来闲逛。你呢,住这附近吗?”

    傲蓝微笑着回答:“嗯,在附近住。”

    冷枫接着问:“我们也算老朋友了吧,方便留一下电话吗?以后可以一起出来吃个饭,逛逛街什么的。我在德国几乎没什么朋友,能遇到你不容易。”

    傲蓝很大方的回答:“可以啊,我在德国的朋友也不多,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你可不能推辞。”

    冷枫乐的跟花儿似的:“没问题,随叫随到。”

    就这样,两个被命运捉弄了好几次的人终于有了交集。

    冷枫经常带着傲蓝到处转悠,什么罗马广场、新天鹅堡、犹太博物馆、莱茵河、国王湖••••••有名的,无名的,古典的,现代的,只要是德国好玩儿的地方,冷枫几乎都带着傲蓝跑遍了。两个人越走越近,越来越了解对方,傲蓝在冷枫面前可以为所欲为,冷枫也一直纵容着傲蓝的淘气闹腾。两个身在异乡的人互相依靠,互相鼓励,只要有对方在身边,自己就不再感到孤独。

    从春夏到秋冬,四季轮了好几个来回,傲蓝早已完成了学业,成为一名真正的钢琴家,目前正在进修法律;冷枫也已结束了保镖训练,现在正一边工作一边开保镖公司,公司的一些法律文件或者是比较重要的合同,冷枫都要请傲蓝过目,傲蓝也很珍惜这难得的实践机会,从来都不马虎。

    这天傲蓝在冷枫的公司处理合同,刚刚弄到一半,就被冷枫拉出去吃饭。傲蓝很奇怪的问:“现在还早啊,吃什么饭?”

    冷枫温柔一笑:“今天吃饭不是重点,等一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

    傲蓝只好乖乖的跟着冷枫走。到了餐厅,进了包厢,只见桌子上有一大束蓝色玫瑰,在雪白的桌布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扎眼。傲蓝正纳闷儿呢,服务员就推着一个漂亮的蛋糕进来。傲蓝看着冷枫,冷枫笑了笑,说:“今天我生日。”

    傲蓝这才反应过来:“哦,怎么不早说啊,我连礼物都没有准备。”

    冷枫一脸认真地说:“没关系,现在给也来得及。”

    傲蓝一脸不解:“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冷枫深吸一口气,拉住傲蓝的手,说:“傲蓝,做我女朋友吧。”

    傲蓝被冷枫的举动吓到了,眨巴着两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冷枫接着说:“你16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了,你的美貌,你的才华,你的智慧,都让我无法自拔。以前觉得你还太小,所以一直没有向你表达我的情感,可现在你已经20岁了,我也不想再等了,做我女朋友吧,让我照顾你,保护你,好吗?”

    傲蓝沉默了一会儿,把双手从冷枫的手里抽出来,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我配不上你。”说完扭头就跑出去了,留下冷枫一个人呆立在原地,不知所以。

    傲蓝表面上很乐观开心,其实她心里一直放不下四年前被强奸的事情,它像一根刺,扎在心里,拔不出来。晚上,傲蓝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忍不住想要给冷枫打电话,告诉他一切。可当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傲蓝就立刻挂掉,这样重复了好几次,她始终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毕竟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不可告人的耻辱。冷枫也坐在窗台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回想着他和傲蓝过去开心的时光,又想着傲蓝今天的反应,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今天的夜晚格外安静,寥落的星辰少了往日的光辉。明天,会是晴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