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谁都不会打倒你

    更新时间:2016-05-04 20:17:01本章字数:3734字

    已是凌晨两点,午夜的德国十分寂寥,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着这座城市,就好像几颗黯淡的星星陨落在荒凉的沙漠上,杂乱无章,没有方向。傲蓝此时正飘窗前坐着,淡蓝色的窗帘,淡蓝色的睡衣,淡蓝色的心情。傲蓝望着夜空中并不耀眼明亮的星星,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望着,一直望着,钟表滴滴答答的声音打不破这份寂静,微风柔柔的玉手抹不去这种孤独。如果一个女孩儿一直望着天空,面无表情,那么她既不是伤心也不会是思念,她只是寂寞,仅此而已。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刺破了黑夜的寂静,把傲蓝从无边的星空中拉了回来。傲蓝起身去接电话,显示屏上显示的是赫连修肃。自从傲蓝来到德国后,傲蓝已经四年没有和他联系过,更别说见面了。这个曾经让傲蓝爱着的或是依赖着的男人早已走出傲蓝的生活,傲蓝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人,放下了这段情,可是当“赫连修肃”四个大字赫然的显示在手机上的时候,傲蓝心中依然不禁泛起了浅浅的涟漪。傲蓝接起电话,虽然心跳有些加速,但是语气依旧平静:“喂?”傲蓝轻轻地说。

    赫连修肃迟疑了一下:“还没睡吗?你那边现在应该是凌晨两点。”

    有些人就是这样,看似对你毫不在乎,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你。自从傲蓝离开北京去德国念书后,赫连修肃一直关注着傲蓝的动态,傲蓝的微博,微信,MSN••••••只要能得到傲蓝的消息的软件,赫连修肃都有,只要傲蓝发布了新的消息,不管好的坏的,赫连修肃都会盯着看好半天。可他也只是出于对傲蓝的挂念和愧疚,毕竟,傲蓝在法律上是他唯一的妹妹,傲蓝也是因为他才会16岁就漂泊异乡,整整四年都不肯回来。

    傲蓝没有接他的话,淡淡的问:“有事吗?”

    赫连修肃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回来一次吧,爸爸想你了。”

    傲蓝犹豫了一下,说:“那让爸爸来德国找我吧,就当是一次旅行。”傲蓝很清楚,只要她回去,她就必然会见到赫连修肃。傲蓝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和他见面,更不知道他们见了面之后会怎样。既然这样,还不如不见面的好。

    赫连修肃沉默了,不再说话。

    傲蓝觉察到有些不对劲儿,便赶忙问:“怎么了?爸爸为什么不亲自给我打电话?出什么事了?”

    赫连修肃小心翼翼的说:“爸爸因为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傲蓝脑袋空了一下,立刻又恢复了理智,问:“怎么可能,爸爸的身体一直很好。”

    赫连修肃回答:“在你去德国的那年,爸爸就检查出有心脏病,只不过怕你担心,就一直没有告诉你。快点回来吧。”

    傲蓝冷静的说:“我现在就订最早的机票回去。”

    赫连修肃安慰说:“不要着急,路上注意安全。”

    订好机票,傲蓝草草的收拾了几件衣服便赶往机场。在去机场的路上,傲蓝的心上就像有一块儿大石头,沉沉的压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是那么费力,那么沉重,胸口也被堵得死死的,喘不上一口气来,傲蓝的喉咙像被人紧紧地掐住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悄悄地划过脸颊,先是热的,风一吹,就冷了。长长的泪痕干了,紧紧地扒着皮肤,擦也擦不掉。漫漫的黑夜无边无际,无情无义,人的任何情绪在黑夜里都会被无限的放大,放大到难以承受,放大到撕心裂肺,放大到让人忘记眼泪的滋味。车轮依旧朝着机场的方向飞速滚动,坐在车里的傲蓝不知为何筋疲力尽,闭上眼,却怎么也无法入眠。傲蓝掏出手机,给冷枫发了一条短信:家里有事,我先回国了。谁知不一会儿,冷枫竟然回了短信:“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去机场。

    傲蓝也十分惊讶: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

    冷枫:你不也是没睡。几点的飞机。

    傲蓝:我已经在路上了。

    冷枫:那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机场告诉我一声。

    傲蓝对他还是有几分歉意的:那件事,对不起,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冷枫: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傲蓝往后靠了靠,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不久,冷枫又发来一条短信:永远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在我这里,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傲蓝看着这条短信,一遍又一遍;眼泪也随之落下,一滴又一滴;回想他们的往事,一幕又一幕。傲蓝并不是铁石心肠,她怎会不知道冷枫对她的好,她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她告诉冷枫真相,告诉冷枫她所经历的一切,把自己的缺点开膛剖腹般的暴露在冷枫面前,冷枫还会接受这个根本不完美的她吗?当所有的所有都只是一个未知数的时候,傲蓝永远不会押上自己所有的筹码去豪赌一段感情,因为她知道,孤注一掷的下场,终究是万劫不复。

    此时的北京早已被冰雪覆盖,厚厚的积雪遮盖不住悲伤,刺骨的寒风冰冻不住眼泪,干枯的树枝奋力向上抓着,却抓不住一丝温暖的气息。傲蓝回到北京,回到她熟悉的家中,却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温馨。赫连启的遗像挂在墙上,照片里的他和傲蓝第一次在广场上见到的他一模一样,锋利如刀的眉毛十分刚劲;深邃的眼窝和深邃的眼睛,既冷峻又温柔;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轮廓;微笑的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傲蓝想起往日与赫连启相处的场景:傲蓝生病时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傲蓝犯错时他的理解与宽容,傲蓝第一次叫他“爸爸”时他孩子般的笑容,傲蓝离家时他不舍得眼神••••••一幕又一幕电影般的片段在傲蓝的脑海里闪现,之后留下一道道抹不去的伤疤,滴着血,夹着疼。虽说傲蓝和赫连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毕竟当了12年的父女,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傲蓝看到躺在棺材里的赫连启,双眼紧闭,面无血色,她再也抑制不住悲伤,“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她是在哭赫连启,也是在哭自己。如果有赫连启在,傲蓝还有一个家可以回,可是现在,她应该以什么身份回到这个地方,她还有什么资格回到这个地方,她再一次无处可去,无家可归了。

    傲蓝哭的昏天黑地,哭的撕心裂肺,眼泪如雨滴般落下,落在赫连启遗体边的白菊花上,溅起又一朵晶莹的泪花。傲蓝不知道是被谁拉到了屋子里,一个劲儿的喝水,好尽快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容易,傲蓝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瓶子里的水也泛起一圈圈涟漪,久久不平。

    过了一会儿,赫连修肃进来了。傲蓝隔着一层眼泪,却把他看的更清楚了。奇怪的是,这个曾经让傲蓝疯狂的男人,今天,傲蓝却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如水般清淡。傲蓝没有说话,把头转向一边。赫连修肃掏出一块手帕:“你也不用太难过,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们只有接受。”

    傲蓝没有接他的手帕,自己用手轻轻抹了一把眼泪:“爸爸有么有给我留下什么话?”

    赫连修肃把手帕收回去,叹了一口气,又掏出一张折好的信笺纸:“都在这里。”

    傲蓝打开信笺纸,只见上面写着:

    傲蓝:

    或许,你更喜欢“秀秀”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父女,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太多,你的亲生父母,你的所有经历,你的酸甜苦楚,我甚至不知道你叫我爸爸到底是不是真心的。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去培养你,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没有太多肉麻的话对你说,我只想告诉你,人这一辈子,最可靠的就是自己。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自己不倒下,谁都打不倒你。

    赫连启

    傲蓝的眼泪落在纸上,模糊了赫连启的字迹。

    晚上,傲蓝找到一家酒店住宿休息,临走之前去和赫连修肃打了个招呼,赫连修肃也没有拦她,他们两个都很清楚,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说出去并不是那么好听。

    傲蓝刚来到酒店,就在酒店的大厅里碰到了宫玥,那个赫连修肃深爱着的女人,现在正挺着大肚子,在酒店大厅里的餐饮区喝茶。傲蓝走过去,轻轻的说:“好久不见。”

    宫玥也站起来,十分吃惊的说:“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有时间,就坐下喝一杯吧。”

    傲蓝微微一笑:“你快坐吧,挺着肚子不方便。”

    宫玥温柔一笑,那笑容灿烂的就像阳光,能把人的心给融化掉。傲蓝重新审视着这个她曾经嫉妒,曾经憎恨的女人,现在面对她,傲蓝却是出奇的平静,甚至还带有意思祝福。傲蓝喝了一口茶,轻轻地问宫玥:“孩子,是你和我哥的?”

    宫玥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善良的宫玥,从来都不想伤害别人,哪怕这个人曾经伤害过她。

    傲蓝真诚地说:“祝福你们。”

    宫玥诧异的看着傲蓝,不知该说什么。

    傲蓝放下手中的茶杯:“对不起,我以前不懂事,伤害了你,希望你能原谅我。”

    宫玥微微一笑:“没关系,以前的事也有我的错,我应该知道你比其他人更敏感,应该考虑一下你的感受。”

    傲蓝:“我哥他对你好吗?”

    宫玥点点头:“好。”

    傲蓝:“那就好。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宫玥:“今天是父亲的葬礼,我本来应该去的。可是修肃说我挺着肚子不方便,那里人又多,有点危险,再说去到那样悲伤的环境里我也一定会哭,对宝宝不好,就把我安排在这儿了。”

    傲蓝会心一笑:“你真幸福。”

    宫玥依旧温柔:“别着急,你也会找到自己的幸福的。”

    傲蓝低头不语。幸福,其实就在手里,我却不敢抓住。

    晚上,赫连启的律师过来找傲蓝,说是赫连启给傲蓝留有一份遗嘱,其中是关于遗产继承的问题,所以来找傲蓝确认签字。傲蓝看了这份遗嘱,赫连启的确把一部分遗产留给了傲蓝,可现在的傲蓝早已把金钱看淡了,便和律师讨论能不能把她继承的遗产以赫连启的名义捐出去。律师问她想捐给哪里,傲蓝说她想把这笔钱捐给她曾经生活过的那所福利院。律师说会尽力帮她办理,但需要福利院的院长签字。于是,傲蓝和律师决定过几天就亲自去福利院看看,交接一下手续。

    躺在酒店里舒适的床上,床头柔和的灯光依旧没能勾起傲蓝丝毫的睡意,反而让傲蓝想起了她的第一个朋友:安琪。她还会在福利院里吗?她还会记得我吗?她还留着我送她的蚂蚱吗?她,过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