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我想握住你的手

    更新时间:2016-05-08 11:21:05本章字数:2729字

    在ICU重症监护室里,各种仪器的“嘟嘟”声愈发显得周围格外寂静。灯光明亮却不刺眼,格外温和。病床上,傲蓝躺在那里,整个身体几乎都被白色纱布包裹住了,就连手指也一样。这次车祸,傲蓝的右腿三处骨折,右侧两根肋骨骨折,右手手腕脱臼,右眼的眼角开裂,缝了三针,身上随处可见伤口,用体无完肤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她静静的躺着,一动不动的,看不出任何呼吸的迹象,要不是旁边的医疗器械显示着心跳和血压,她就和死人没有什么分别了。由于伤口发炎,傲蓝一直在发高烧,所以各项指标都不合格。傲蓝偶尔半睁开左眼,也不过是两秒钟的瞬间,可这样的瞬间对于监护室玻璃窗外的冷枫来说,是那么揪心,那么着急,那么无力。是的,冷枫回来了,傲蓝被送到医院后,医院想办法联系到了赫连修肃。赫连修肃和傲蓝虽说是法律意义上的兄妹,可他们毕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况且傲蓝曾经喜欢过他,所以,赫连修肃总觉得自己照顾傲蓝不太合适,更何况他的妻子宫玥正怀着孕,也需要人照顾,他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他想起傲蓝曾经在朋友圈里经常提起冷枫,便托人查到了冷枫的联系方式,把事情告诉了冷枫。冷枫一听,便赶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连行李都没有收拾,直奔机场赶了过来。现在,他站在窗外,望着监护室里浑身是伤的傲蓝,除了皱眉心疼,还有满满的愧疚与自责。他恨自己被傲蓝拒绝的那天没有紧紧的拉住傲蓝,他恨自己没有亲自送傲蓝去机场,他更恨自己没有和傲蓝一起回国,让傲蓝独自承受痛苦与孤独……现在的冷枫眼窝深陷,黑眼圈毫不留情的停留在他的眼底。傲蓝已经昏迷了两天,冷枫也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站在窗外,紧紧的盯着傲蓝,一刻也不肯离开。

    傲蓝昏迷的第三天,冷枫得到了医生的准许,可以去监护室里看望傲蓝,不过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等他换好衣服马上就要进去的时候,医生对他说:“和她说说话吧,她现在还能听到,或许对她有帮助。”

    冷枫咽了咽口水:“她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医生说:“没有我们预期的好,不过情况还算稳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冷枫沉默了一会儿,说:“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医生安慰:“你先别担心,她还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如果高烧一直不退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冷枫的眼神中流露出哀求的神情,问:“医生,请您实话告诉我,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我能承受。”

    医生叹了一口气:“照目前情况来看,最坏的结果就是她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冷枫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揪着衣服,双手有些颤抖。

    医生对冷枫说:“进去吧,多和她说说话,她现在有意识,能听到,如果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们。”

    冷枫来到傲蓝的病床旁边,看到伤痕累累的傲蓝,他疲惫不堪的眼睛里流下了两行热泪。铁骨铮铮的男儿汉在心爱的人面前,露出了最柔情的一面。他多么想握住傲蓝的手,可傲蓝的双手都被包的紧紧的,没有包扎的地方也是一块又一块的皮外伤,他的手一时间竟不知往哪里放了。冷枫小心翼翼的坐下来,能一下劈开五块砖头的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傲蓝的额头,生怕弄疼她。傲蓝的额头滚烫,呼吸微弱,时不时的皱一下眉头。冷枫眼里含着泪,嘴上便开始叙说:“傲蓝,我是冷枫,我回来看你了。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回来看你,你都不理我。算了,不理就不理吧,知道你不爱说话,那就我来说,你只管静静地听。”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一个音乐会上,你优雅的犹如雅典娜女神,由内而外散发着光芒,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对你一见钟情,再也无法忘记。可最让我难忘的,却是你的背影,那么挺拔,那么修长,却那么孤独。我当时就想:为什么这个女孩儿这么忧郁呢?我想这个问题想了好几天,都失眠了。后来,我们就在路奇的咖啡馆见面了,我才知道你那时候刚刚16岁,如果当时追求你,有点不太合适。所以就一直等你长大。可突然有一天,你不见了,我在咖啡馆等了你好几天你还是没有来,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再见了,所以我就去了德国。可谁知在德国我们再次相遇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期间内发生了什么,我唯一能确定的是,你过的不快乐。所以,我发誓,在我这里,你只能快乐。我们一起旅行,一起工作,我以为我们已经和情侣没什么两样,直到我向你表白的那天,你说你配不上我,傻瓜,你怎么会配不上我,你这么好,能遇见你,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反倒是我,我何德何能,可以拥有你。傲蓝,你知道吗,在我这里,你是所有美好的代名词,失去你,我的生命也将失去一切的美好。你一定不会这么狠心的,对吗?傲蓝,坚强点,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屈服,你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好多愿望没有达成,你忘了吗?你跟我说过,你要很幸福,很幸福,可是你还没有尝过幸福的滋味,你甘心吗?傲蓝,别睡了,该起床了,求求你睁开眼看看我,不要这么残忍••••••”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冷枫每天都会给傲蓝讲故事,读书,读傲蓝最喜欢的张爱玲,讲傲蓝并不怎么相信的童话故事。在这期间,赫连修肃也时常过来探望,他经常给冷枫带些吃的用的,偶尔替冷枫照顾傲蓝,冷枫才得空休息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有一天,在那个瞬间,傲蓝醒了:她无力地睁开左眼,一下一下缓慢的眨巴着,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冷枫激动坏了,他赶忙呼叫医生,等医生对傲蓝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高兴地对冷枫说:“她的高烧已经退了,伤口的炎症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情况正在好转。”

    冷枫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说:“谢谢,谢谢,谢谢。”是啊,除了谢谢,他还能说什么。

    傲蓝因为刚刚醒,需要专业的护理,所以冷枫再一次被打入到监护室外面,只能站在玻璃窗外静静的往里看。此时的冷枫早已没有了国际保镖的冷静与严肃,他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还是笑,眼里噙着泪,喃喃的说:“她醒了,她醒了,她醒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什么能比亲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里逃生活过来更激动,更心疼的呢?

    傲蓝呢?她现在正在审视着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人,似乎在确认自己是在天堂、地狱或是人间,她隐隐约约的看到窗外一直站着一个人,可她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是冷枫,修肃还是别人?傲蓝慢慢的把脸转向玻璃窗的方向,努力的想看清那个人到底是谁,眼睛眨巴了一下又一下,那个人的模糊的身影才渐渐的清晰了:是冷枫。傲蓝确定了,那个人就是冷枫。刹那间,傲蓝所有的委屈、难过和思念都幻化成眼泪一涌而出,她戴着氧气面罩不能说话,可所有的语言都从她的眼睛里传递出来,哀伤,痛苦,喜悦,所有的所有都揉杂在了一起,一股脑儿的倾泻出来,毫无保留,毫无顾忌。所谓爱人,不过就是在他面前可以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肆无忌惮的袒露出来罢了。傲蓝的手颤抖着,那伤痕累累的纤细的手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伸向玻璃窗外的冷枫,想触摸到一点他的气息;冷枫更是焦急万分,他的手紧紧地压着冰冷的玻璃,他多么想此时冲进去握住傲蓝的手,再也不放开。

    我与你,宁肯生离,绝不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