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你喜欢我就喜欢

    更新时间:2016-05-11 20:44:15本章字数:3628字

    傲蓝身上的皮外伤好的差不多了,除了右眼眼角的伤口深一点儿,留下来一道疤痕之外,身上其他地方都恢复的很好。可就是这道伤疤,再一次让傲蓝伤透了脑筋。她经常自己拿个小镜子,端详着眼角的伤疤,越看越觉得丑,越觉得丑越想看。傲蓝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这个讨厌的东西永远的祛除。她询问医生,医生说伤口太深,留疤是必然的,这个疤痕只能变淡,不能祛除。傲蓝不甘心,她已经失去了纯洁的身体,她怎么可能再容忍失去花般的容貌。她的心思早就被冷枫看得清清楚楚,冷枫也时常安慰她:“不要担心,你又不是靠脸吃饭的,一道伤疤不碍事。”

    傲蓝撅着嘴:“你不了解女生的心思,对于女生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容貌。我虽说不算漂亮,但我也不允许我的脸上有伤疤。”

    冷枫捏捏她的小脸蛋儿:“只要我不嫌弃,我看谁敢嫌弃。”

    傲蓝摸着伤疤:“我有义务给你一个完美的自己。”

    冷枫知道拗不过她,便说:“好吧,你开心就好,但是有一点,不许伤害自己,包括整容。”

    傲蓝没有说话,如果整容能把这道深深的伤疤去掉,我又何必这么苦恼。

    当傲蓝正想着怎么祛除伤疤的时候,赫连修肃和宫玥过来了。傲蓝虽说已经和赫连修肃划清了界线,也接受了宫玥,可当她看到他们两个手牵手走进来的时候,心里不免泛起一阵酸楚,毕竟,她曾经爱过,不管那份爱是否出于依赖,她都真心的付出过,也真实的痛苦过。爱一个人很简单,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或许会动情;放弃一个人太难,需要决心,狠心和痛心,也不一定会真正忘掉。既然忘不掉,最好的办法就是面对。一向抬头挺胸的傲蓝今天却微微低下头,好让头发遮住疤痕。冷枫打了一声招呼:“你们来啦,快坐。”

    赫连修肃看了看傲蓝,关切的问:“最近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儿?”

    傲蓝没有看他,小声回答:“好多了,谢谢。”

    宫玥坐过来,微笑着对傲蓝说:“傲蓝,看见你一天天康复起来,我们真的很高兴,尤其是修肃,他整天都想着你怎么样了,想来医院看看你,要不是因为我大着肚子,他巴不得每天都过来照顾你呢!”

    傲蓝看了赫连修肃一眼,平静的说:“是吗?如果她每天都过来照顾我,你应该会生气吧。”

    宫玥:“怎么会!你们是兄妹,他照顾你是应该的。”

    傲蓝冷笑一声:“哼,兄妹,是不是兄妹,你应该很清楚。”

    宫玥一脸尴尬:“傲蓝,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真的只是……”

    “你们回去吧,”傲蓝打断了宫玥的话,“我累了,想要休息。”

    宫玥轻轻的说了声:“好吧,那我们不打扰了。”

    冷枫把赫连修肃和宫玥送出来,十分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傲蓝这些天因为伤口的疼痛,加上在医院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心情一直不好。她刚才的火也不是冲你们发的。这不,刚刚把眼角的线拆了,留了一条疤,正郁闷呢。你们别往心里去。”

    赫连修肃说:“我看见了。她那么要强,那条疤我估计她早晚会想办法弄掉。”

    冷枫叹了一口气:“是啊,可是谁又有办法呢,她那倔脾气,只要自己决定了的事,就算杀了她她也不会放弃。”

    赫连修肃笑了笑,说:“看来,这次,她选对人了。”

    冷枫也笑了:“你们也没错,很合适。只不过,你和宫玥,更合适。”

    赫连修肃吃了一惊:“她告诉你了?”

    冷枫点点头:“嗯,她把她的一切,都告诉我了,有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

    赫连修肃说:“这样也好,省的我每次见你的时候都不自在。”

    冷枫说:“我恰恰相反。知道前倒是没什么,知道以后就不自在了。”

    赫连修肃哈哈大笑:“放心吧,我有我的家庭。况且,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多了。”

    冷枫疑惑:“为什么这么说?”

    赫连修肃搂住旁边的宫玥,深情的望着她,说:“因为我想给我的家人一个更加舒适的生活环境。”

    冷枫问:“要去哪儿?”

    赫连修肃回答说:“洛杉矶,那里生活节奏更慢些。我也是孤儿,我知道家庭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所以我想抽出更多的时间陪陪我的妻儿。”

    冷枫说:“很好,祝你们生活幸福。”冷枫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不是德国。

    上车前,赫连修肃对冷枫说:“傲蓝就拜托你了,除了宫玥和孩子,我只剩她这一个妹妹了,虽然她一直不愿意承认。”

    冷枫肯定的说:“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送走了赫连修肃和宫玥,冷枫回到病房里,傲蓝似乎是睡着了,可只有冷枫知道,她是在装睡,因为傲蓝睡着的时候喜欢向右侧着身子,可现在她是平躺的。冷枫也不戳破她,轻轻地帮她盖好被子。既然不想面对,就让她逃避一下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傲蓝终于可以出院了。除了右腿还不太利索,走路需要拐杖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好好的了。年轻就是好,身体恢复的很快。傲蓝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冷枫见到她这么开心,也不忍心打扰,就让她自己慢慢的收拾,好好享受一下出院的快乐。可傲蓝突然“呀”了一声,停了下来。

    冷枫吓了一跳,紧张的问:“怎么了,是不是碰到哪里了,受伤了?”

    正当冷枫要仔细检查傲蓝有没有受伤的时候,傲蓝委屈的说:“出院之后,我住哪里呀?原来的家我肯定是不能去了,现在还能订到酒店吗?”

    冷枫长舒一口气:“我的姑奶奶,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受伤了呢。放心吧,房子帮你买好了。”

    傲蓝不敢相信:“真的假的,你什么时候买的?”

    冷枫接过傲蓝手里的活儿,一边收拾着傲蓝的行李一边说:“在你刚住院的时候就买下了,觉得你出院后肯定不想再回原来的地方,就提前买了一套。”

    傲蓝没有想到他能考虑的这么周全,心中升起一股暖暖的烟云,感动不已,可嘴上还是打趣地说:“贵吗?太贵了我可住不起。”

    冷枫故意逗她:“你可以按揭买,如果不想自己花钱买,就以身相许。”

    傲蓝瞥了他一眼:“想得美。”

    冷枫笑了笑,没有说话。是啊,谁能娶到傲蓝,真的是想想都美。

    一路上,冷枫开着车,摇滚乐的不羁与自由在车内温热的空气中扩散开来。傲蓝本以为自己只适合古典乐,可没想到摇滚同样能吸引她,她的手指不自觉的和着激情四射的摇滚舞动起来。或许连她自己都还不知道,摇滚乐更适合她桀骜不驯的灵魂。冷风时不时地柔情的看她一眼,也不去打扰她,这也是傲蓝喜欢冷枫的一点,在傲蓝享受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从不多话,只是静静的陪着,很静,很静,静到似乎能把他忘记,可他又好像深深扎根于心底,拔不掉,铲不走,不知不觉中在你的心底发芽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来到了新房子的门口。那是一座纯白色的独栋别墅,门前有一个小花园,摆满了玫瑰,红的热烈,红的妖艳。傲蓝很吃惊的问:“这大冬天的,哪儿来这么多玫瑰花儿啊?”

    冷枫一边把行李从车上取下来一边说:“不想让你看着太冷清。我知道你不喜欢玫瑰,可是这寒冬腊月的,其他颜色的花儿也不太应景,红色的玫瑰看起来暖些,也热闹些,所以就让人买了,摆在这里。”

    傲蓝弯腰拿了一朵,轻轻地抚摸着娇艳的花瓣:“只可惜呀,天气这么冷,它们明天估计就会凋谢了。再好看有什么用,早晚还不是让人当成垃圾丢掉。还是带刺的玫瑰好,不会被人随意触碰。可如今,想保留着自己身上的刺太难了,要么是刺伤别人,要么是刺伤自己,最惨的,还是为了生活硬生生的拔掉自己的刺,然后留下千疮百孔的身躯,承受着痛苦,还要笑给别人看。”

    冷枫看着傲蓝:“怎么了?刚出院就在这里感悟悲伤的人生。早知道就不准备了,惹得一肚子伤感。”

    傲蓝微微一笑:“不用理我,我是在和自己说话。就算是伤感,也只是一阵子罢了。”

    冷枫摸摸傲蓝的头:“以后,只要有我在,就不允许你再有任何伤感,哪怕是一阵子。”

    傲蓝回避了冷枫的眼睛:“进去吧,挺冷的。”

    一进客厅,一架湖蓝色钢琴的十分抢镜,它没有宝蓝色那么深,也没有水蓝色那么浅,却同时拥有宝蓝色的高贵优雅和水蓝色的清新舒婉。那正是傲蓝最喜欢的那种蓝色。傲蓝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一瘸一拐的飞奔到钢琴面前,冷枫带着一股宠溺的语气在后面喊:“你慢点儿。”可傲蓝哪里听得进去,照样以伤残人士的最快速度飞奔,对钢琴爱不释手。轻轻一弹,音色轻盈空灵,像是漂浮在阳光下得晶莹剔透的泡沫,轻轻一触就破了,留下一阵彩色的云烟和无尽的幻想。

    傲蓝高兴地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你在哪里买到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蓝色的钢琴,太漂亮了!”

    冷枫看着傲蓝开心,自己也不自觉的笑起来:“定制的,你喜欢就好。”

    傲蓝依旧手眼不离钢琴:“太喜欢了,谢谢。”

    看着傲蓝开心的像个孩子,冷枫继续说:“ 行了,现在钢琴已经是你的了,想什么时候弹就什么时候弹。屋里还有别的呢,不想看看吗?”

    傲蓝瞪大了眼睛:“还有什么?”

    冷枫会心一笑:“跟我来。”

    冷枫带着傲蓝来到卧室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冷枫站在门口,对傲蓝说:“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家,我一定要有一间书房,不用太大,一个角落就好,可以让我在喧嚣中找回属于我的一份宁静’。这间,就是你的书房,如你所愿,不是很大,如我所愿,不算太小。”说完,冷枫推开书房的门,只见洁白的书柜整整齐齐的贴着两边的墙壁,宽敞的淡蓝色飘窗,洒落进来的金黄色阳光,还有那悠悠的油墨香。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天堂,一定是书房。

    傲蓝十分感动,可她越感动越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傲蓝看着书房发呆,冷枫看着傲蓝发呆。最真挚的感情,却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有时,一个眼神,就代表了一切。

    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