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为什么是你

    更新时间:2016-05-12 09:06:09本章字数:3072字

    吃过晚饭,傲蓝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冷枫帮她端来水果,顺势坐在她的旁边,看起了电视。傲蓝心想:这么晚了,他怎么还不回去。但是傲蓝嘴上没有说什么,毕竟房子是人家买的,自己也不太好意思赶人家走。看电视就看电视吧,说不定一会儿他就走了。钟表的时针转了好几圈,转眼已经是十点半了。傲蓝早就困的不行了,可冷枫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傲蓝试探性的说了一句:“我困了,想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冷枫依旧看着电视,说:“嗯,去吧。今天就先别洗澡了。我帮你找了保姆,她们明天过来照顾你。”

    傲蓝尴尬的问:“你,不走吗?”

    冷枫抬起头,一脸的疑惑:“去哪儿?”

    傲蓝大吃一惊:“你不会是要住在这里吧!”

    冷枫也露出十分吃惊的表情:“这是我的家,我不住这里住哪里。”

    傲蓝又着急又尴尬:“可是——我们——”

    冷枫看到傲蓝这个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放心吧,我不会干出格的事情的。我住在你隔壁的房间,这样晚上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还有,我不是说了吗,明天会有保姆过来照顾你,以后洗澡啊、穿衣服啊什么的,就交给她了。”

    傲蓝稍稍放心了:“所以,你只是今晚住在这里,以后都不会了,是吧。”

    冷枫瞪了瞪眼睛:“怎么可能,我以后还是会住的。赫连傲蓝大小姐,房子是我买的,你不会是想赶我走吧。你也太没有良心了吧。”

    傲蓝一时语塞,不知该怎样回答。

    冷枫笑了笑,清了清嗓子,很认真地说:“我虽说有家保镖公司,但是公司刚刚步入正轨,我还没有在北京买两套房子的经济实力。这已经是我大部分的身家了。我知道,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对你来说不太公平。不过我明天就要去趟德国,大概半个多月才能回来。到时候如果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搬出去也是可以的。只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希望你能住在这里,好好养伤。”

    傲蓝问:“你要去德国?”

    冷枫回答:“是啊,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为了照顾你,公司那边不知道耽误了多少事情,再不赶回去处理一下,估计明天保姆的工钱我都付不起了。”

    傲蓝有些愧疚地说:“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耽误了你这么多工作。保姆的薪水我来付就可以了。”

    冷枫从沙发上站起来,轻轻搂住傲蓝的肩膀:“行了,你呢,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什么都不要想,尽快的把伤养好,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说完,便把傲蓝送到了卧室,替傲蓝盖好被子,道了一声晚安,便关灯出去了,只留着一盏鹅黄色的小床头灯,暖暖的亮着。傲蓝怕黑,他也知道。

    傲蓝静静的躺在床上,想着她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明星,冷枫对她这样好,这样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感觉有些不安,让她不安的不是拥有幸福,而是失去幸福。因为她曾经拥有过,也失去过,每一次失去,她都要重新活一次,那样,太痛苦,太痛苦。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结局付出全部,至少,到最后不至于万劫不复。可这样对冷枫太不公平了,他很好,真的很好,他很细心,有耐心,能理解,会浪漫••••••他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可我不是公主,怎样和他天长地久。

    星光点点,他还没有离开,她就已经开始思念。

    阳光透过姜黄色的窗帘,柔柔的洒在傲蓝的脸上,像母亲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还未睡醒的孩子。傲蓝的呼吸那么平和均匀,如同散落的蒲公英,轻轻地缓缓地随着空气飘荡,没有丝毫的急促与慌张。钟表滴答滴答的走着,一刻也不肯停留。不知过了多久,傲蓝缓缓地翻了个身,才睁开了那双沉睡的双眼。她抬眼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拉开窗帘,阳光如飞针般直直的刺入眼睛,让她睁不开眼。她转头朝门口走去,却见桌子上有张纸条,上面写着:看你睡的香,没忍心叫你。保姆已经来了,醒来后如果饿了就叫她煮东西给你吃。我把司机老张留给你,想去哪里玩儿就让他开车带你去。还有什么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安排。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冷枫。傲蓝微微一笑,顿时觉得,有人惦记,真好。

    她走到客厅,只见一位五十来岁的妇女戴着围裙在擦地板,想来就是冷枫找来的保姆。傲蓝走上前去,礼貌的和她打了声招呼:“阿姨,早上好。”那位保姆一转身,把傲蓝惊呆了,淡淡的眉毛,浑黄的眼睛,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粗糙的皮肤••••••和傲蓝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只是皱纹变多了,眼睛也不如以前亮了。保姆也起身微笑着和傲蓝打招呼:“你好,赫连小姐,你醒了,冷先生说不要去吵你,我就没叫你吃早餐,你饿了吗?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做。”怎么可能,连声音也没有变。傲蓝呆立在那里,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那个人正真真实实的站在她的面前,她又不得不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傲蓝再次见到了她的亲生母亲。傲蓝对母亲的记忆从八岁那年开始就已经选择断掉了,可现在,就那么一眼,所有的记忆如火山般爆发出来:母亲曾经教她唱歌,给她梳辫子,为她做花衣服;她以前经常守着做饭的母亲,她偶尔会趁着母亲不注意偷偷用手捏一点刚弄好的菜塞到嘴里,母亲也不抬头看她,只是轻轻的说“小心烫着”,那声音似乎从十二年前在一瞬间传到了现在,包围着傲蓝,傲蓝静静的呆呆的站在那里,只听得“小心烫着”四个字在耳畔游荡••••••

    “赫连小姐,赫连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需要我叫医生吗?”母亲的话打断了傲蓝的思绪。

    看来母亲没有认出傲蓝。是啊,十二年了,女大十八变,母亲的记忆中恐怕也只有八岁的傲蓝的模样吧。

    傲蓝有些慌张,但强装镇定:“哦,我没事。”傲蓝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一边往浴室走,一边丢了魂儿似的问:“您贵姓?”

    母亲跟在傲蓝后面,微笑着回答:“免贵姓刘。赫连小姐,你想干什么,我可以帮你。”

    傲蓝双手扶住洗手池,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强忍着哭声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母亲依旧温柔:“那你想吃什么?赫连小姐,我去做。”

    傲蓝深深吸了一口气:“粥。”

    母亲微笑着应着:“好的,我这就去做。”说完便转身往厨房走。

    “等等,”傲蓝叫住了她,“以后,叫我傲蓝就可以了。”

    母亲咧开嘴笑了:“好的。”

    好久好久,傲蓝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泪流满面的自己,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她以为她恨她母亲,可为什么再次见到母亲,却是如此痛心;她以为她已经忘记了母亲,可为什么只是一面,所有的回忆都如瀑布般倾泻而下,不给她留一丝喘息的机会。她不知该怎样面对,更不知该怎样逃避。她用冷水冲了好一会儿的脸,才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她回到房间,拨通了冷枫的电话。

    “醒了,真能睡呀。”冷枫低沉浑厚的声音在电话一头响起。

    傲蓝平静的说:“那个保姆,是你亲自找的吗?”

    冷枫:“是啊,我挑了好几个才挑上了刘阿姨,她经验还算丰富,口碑也不错。怎么,你不喜欢?”

    傲蓝:“没有,她很好。那你知道她老家是哪里的吗?她还有什么亲人吗?”

    冷枫:“老家好像在一个小山村,具体叫什么名字我还真不知道。至于她的亲人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再说了,我这是找保姆,又不是查户口,我只知道她的公司正规,她有健康证,有经验,有耐心,口碑好,能照顾好你就行了。”

    傲蓝“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冷枫似乎觉察到有些不对劲儿:“怎么了,你认识她?”

    傲蓝急忙解释:“没有,只是看着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可能是我记错了。”

    冷枫说:“这样啊,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找人查一查。”

    傲蓝连忙拒绝:“不用了,不用了,是我记错了,不用查了。对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冷枫:“刚刚开完一个会,几分钟之后还有一个,估计这几天有的忙了。”

    傲蓝:“那你先忙吧。”

    冷枫:“嗯,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刘阿姨说粥熬好了,叫傲蓝去喝。

    冷枫刚刚挂了电话,就立刻打给他的朋友:“喂,老胡,帮我查一下我家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