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不择手段保护你

    更新时间:2016-05-18 13:00:46本章字数:2353字

    老胡在冷枫的办公室已经等了半天了。

    冷枫刚进门,老胡便站起身来,打了个招呼:“老板。”

    冷枫示意他坐下,帮他到了杯咖啡,坐到办公桌前,问:“查的怎么样了?”

    老胡喝了口咖啡,说:“赫连小姐的资料不多,我能查到的也有限,其实大部分您已经知道了。只是有一点,赫连小姐以前叫秀秀,八岁时走丢了,曾经警察局帮她找过父母,可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按理说,八岁的孩子应该知道自己住哪里,父母叫什么。”

    冷枫若有所思,问:“还有什么吗?”

    老胡回答:“还有您家的保姆刘阿姨。我去了她的老家一趟,听那里的人说,刘阿姨确实有一个女儿在八岁的时候走丢了,我问了一下具体原因,他们说当时是刘阿姨的丈夫带着女儿去田地里玩儿,后来她丈夫遇到点意外,没有来得及去接女儿,等她丈夫清醒以后,再回去找女儿,就发现人不见了。后来,全家就出来,一边工作,一边寻找。”

    冷枫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

    老胡走了之后,冷枫靠在窗子上,思忖着什么。

    回到家,冷枫见刘阿姨在厨房做饭,便问:“刘阿姨,傲蓝呢?”

    刘阿姨停下手中的活儿,回答说:“傲蓝小姐在房间里。”

    冷枫“哦”了一声,转身准备去找傲蓝。

    “冷先生,”刘阿姨叫住了冷枫。

    冷枫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刘阿姨犹豫了一会儿,说:“今天我儿子过来看我了。”

    冷枫笑了笑,说:“这不是挺好的吗?有什么问题吗?”

    刘阿姨说:“可是,傲蓝小姐一看到我和我儿子在客厅里说话,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自己在房间里,不让我给她送东西吃,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

    冷枫说:“是吗?”

    刘阿姨说:“冷先生,麻烦您和傲蓝小姐说一声,如果她不喜欢我们母子在这里见面,我以后就不让我儿子来这里了。”

    冷枫笑了笑,说:“刘阿姨,您就别多想了。傲蓝没有这个意思,她只是喜欢一个人带着而已,这您又不是不知道。”

    刘阿姨说:“真的吗?”

    冷枫说:“是真的,您别多想了。快做饭吧,我都饿了。”

    刘阿姨点点头,继续做饭去了。

    冷枫来到傲蓝房间,只见傲蓝躺在床上,一个人发呆,眼睛也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他坐到傲蓝旁边,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傲蓝坐起身来,说:“没有,只是一个人有点无聊,过来休息一下。”

    冷枫温柔的把她揽入怀中,轻轻擦干傲蓝眼角的泪花:“为什么哭?”

    傲蓝靠着冷枫结实的胸膛,说:“看到刘阿姨和她儿子聊天的场景,就想到了自己。”

    冷枫在傲蓝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你还有我。”

    傲蓝闭上眼睛,依靠着冷枫,听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很安心。

    冷枫说:“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完全可以照顾自己。把刘阿姨辞了吧。”

    傲蓝“噌”的一下从冷枫怀里起来,焦急的问:“为什么?”

    冷枫说:“不想让你为难。”

    傲蓝有些惊恐的看着冷枫:“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冷枫说:“放心,我每个月会匿名给她汇钱,她儿子的学费和她们的生活费以后都不用她费心。她们会有一个不错的生活。”

    傲蓝紧张的攥紧了双手:“你知道什么?”

    冷枫握住傲蓝的双手:“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不想看你如此煎熬。”

    傲蓝把手从冷枫的手里抽出来:“你到底知道什么?”

    冷枫犹豫了一会儿,低声说:“你还记得秀秀吗?”

    傲蓝愣住了,张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冷枫再次握住傲蓝的双手,说:“傲蓝,不管你是傲蓝还是秀秀,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到底快不快乐,幸不幸福。与其看你每天在亲情中痛苦的挣扎,不如帮你斩断它,或许对你们来说有些残忍,但至少,你们不会再伤害彼此。亲人给的伤,往往是最痛的。”

    傲蓝颤抖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冷枫诚实的回答:“我,找人查了。”

    傲蓝苦笑着,眼泪在不经意间落下来:“很好,很好,很好。”

    冷枫解释着:“傲蓝,我知道这样会让你生气,可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傲蓝用手捋一捋头发:“还查到什么了?”

    冷枫想了一下,说:“只有这些。”他没有把父亲和姐姐的事情告诉她。因为冷枫知道,这个消息会毁掉傲蓝。

    傲蓝从床上下来,光着脚来到窗边,她打开窗子,冷冷的风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冷枫赶忙过去关好窗子,责备说:“你干嘛,这样会感冒的。”

    傲蓝看着窗外,让眼泪放肆。

    第二天一早,傲蓝起床后来到厨房,看到冷枫在做早餐。她又四下里找了找,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她跑到母亲的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母亲已经走了。冷枫知道傲蓝在找谁,却没有说话,只管在厨房里做饭。

    傲蓝来到厨房门口,问冷枫:“你说话算话吗?”

    冷枫回答:“当然。”

    傲蓝又说:“我说的是你每个月给她寄钱的事情。”

    冷枫说:“我说的也是这件事。”

    傲蓝依靠在门口,眼里含着泪:“谢谢。”

    冷枫放下手里的活儿,说:“如果你想见她,我可以……”

    “不用,”傲蓝打断了冷枫的话,“不要告诉我她在哪儿。”

    冷枫说:“好吧。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别再多想了。”

    吃过早饭,冷枫想带着傲蓝去公司,可是被傲蓝拒绝了:“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冷枫说:“用不用我找人……”

    “不用,”傲蓝打断冷枫的话,“我自己可以。还有,如果不想继续降低我对你的信任度,请不要派人跟着我。”

    冷枫解释说:“傲蓝,我找人调查你确实有些过分,可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傲蓝轻叹一口气:“我以为,你会一直相信我,我以为,我也会一直相信你。只可惜呀,只是我以为罢了。”

    冷枫依旧着急:“我当然相信你,我……”

    “我说的,和你查出来的,有不一样的地方吗?”傲蓝打断冷枫的话。

    冷枫摇摇头:“没有。”

    傲蓝说:“那我是不是应该很庆幸,我没有对你撒谎。”

    冷枫说:“傲蓝,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如果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只要能让你过的好,我会不择手段。”

    傲蓝转过身,背对着冷枫,说:“冷枫,谢谢你。”

    冷枫被傲蓝的一句“谢谢”弄得不知所措,看着傲蓝离开的背影,他突然觉得,这个背影,比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要孤独。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如果是这样,傲蓝又为什么对他说谢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