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酒吧里的蚂蚱

    更新时间:2016-05-21 22:19:23本章字数:3173字

    傲蓝从家里出来,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阳光还算柔和,轻轻的打在人们的身上。傲蓝淹没在人群中,看着旁边的人,路上的车,来来往往,都与自己无关,在这种悠闲的孤独之中,越发觉得自己如此渺小,也只不过是沧海中的一粟罢了。走着走着,傲蓝发现一家小酒吧,名字很有意思,叫“蚂蚱酒吧”,傲蓝走进去,酒吧以绿色为主调,黄色为点缀,给人一种重生的感觉。酒吧的装饰是各种各样的的蚂蚱,编制的,泥捏的,瓷质的,就连墙上的画也全都是蚂蚱。白天,酒吧里人不是很多。傲蓝坐到吧台旁边,服务员走过来把酒水的单子拿给傲蓝。傲蓝看了看,奇怪的问:“你们这里还有中餐?”

    服务员微笑着说:“是的,我们这里白天是餐厅,晚上是酒吧,24小时都营业的。”

    傲蓝把手里的菜单放下,又问:“你们老板一定很喜欢蚂蚱吧。”

    服务员回答:“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老板从来不和我们说。不过有人说老板有一个蚂蚱,好像是别人送给她的,是她最喜欢的,走到哪里都带着。”

    傲蓝说:“你们老板很有情。帮我来一份水果沙拉,再来一杯爱尔兰咖啡。”

    服务员有些为难,说:“女士,爱尔兰咖啡只有我们老板才会调制,不过她很少会为客人调制爱尔兰咖啡,一般的时候都是她自己调给自己。您看••••••”

    傲蓝也不为难她,说:“没关系,你去问一下她愿不愿意调,如果她不愿意,就算了。”

    服务员很高兴的说了声:“好的,您稍等。”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人从里面走出来,白色雪纺衬衫,千鸟格阔腿裤,踏着能踩碎人心的细高跟鞋,摇曳生姿;简单的裸色妆容,高高的马尾,醉人的微笑,干练又不乏柔美,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性感。她走过来问傲蓝:“请问是您点了爱尔兰咖啡吗?”

    傲蓝微笑着点点头。

    她坐到傲蓝对面,问:“为什么要喝这么悲情的鸡尾酒,或者说咖啡呢?”

    傲蓝说:“太完美有什么好,不如留点遗憾。”

    老板接着问:“可现在几乎人人都是完美主义者,都想要有完美的爱人,想要完美的自己,完美的生活,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傲蓝说:“完美的爱人不会容忍自己的瑕疵,完美的自己更不会容忍自己的不完美,今天胖了,明天脸上长了一颗痘,后天妆画得不好••••••这些都会成为烦心事,如此一来,就没有完美的生活。与其每天为那些不重要的事情劳心劳力,苦恼烦闷,不如正面的看待自己的不完美,既然不能改变,就接受,活得坦然一点,粗糙一点,也不错啊。”

    老板笑了笑,说:“不错,有时候人们过分的关注自己身上的缺点,反而忽略了优点,以至于忘了阳光还是有温度的,笑容也是能发热的。”

    傲蓝抬了抬眉毛,说:“看来我今天很幸运,能喝到爱尔兰咖啡。”

    老板笑着忙活了起来。

    傲蓝看着她,问:“既然你的酒水单上有爱尔兰咖啡,你为什么不为客人调呢?”

    老板一边忙活一边说:“不为什么,只是了解爱尔兰咖啡的人不多。如果不知道它的故事,喝了也不会尝到它最真的味道。”

    傲蓝又问:“那你今天为什么愿意给我调呢?”

    老板看了傲蓝一眼,说:“本来一开始只是单纯地想看看是谁大白天的来酒吧点爱尔兰咖啡,不过我发现很喜欢和你聊天。”

    傲蓝笑着说:“我叫赫连傲蓝。”

    老板把爱尔兰咖啡摆到傲蓝面前,说:“夏青,叫我小青就行了。”

    傲蓝说:“小青,那你一定认识白娘子和许仙。”

    夏青点点头:“嗯,我和法海也是老朋友了。”

    两人哈哈大笑。夏青说:“晚上要不要在这里玩会儿,很热闹的。”

    傲蓝说:“我这个人很无聊,放不开,不太适合这样的场合。”

    夏青说:“你应该还没有来过酒吧。”

    傲蓝点点头:“从来没有来过。”

    夏青吃惊的说:“天啊,你是21世纪的人吗?”

    傲蓝说:“只是个人喜好罢了。”

    夏青说:“今天晚上留下来玩一会儿,我请客,如果不喜欢就回家,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傲蓝犹豫着。

    夏青着急了:“尝试一下,没准儿你会喜欢这里。”

    傲蓝无法拒绝夏青的邀请,只能说:“好吧,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不扫你们的兴。”

    夏青说:“扫兴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今晚就好好的放开玩儿,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尽情地唱,尽情的跳。”

    晚上,妖艳的灯光晃疼了傲蓝的眼睛,激情的音乐震疼了傲蓝的耳朵。傲蓝自己一个人坐在吧台边上,看着夏青给客人调酒,和客人聊天。其实经常会有男人过来请傲蓝喝酒,都被傲蓝拒绝了。夏青见状,说:“看来我们赫连傲蓝小姐是有心上人了呀!”

    傲蓝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夏青继续说:“心情不好的话就去舞池里跳跳舞。”

    傲蓝问:“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夏青说:“一个好的调酒师,一定是一个好的调情师。自从我当了调酒师以后,见了各式各样的人。以至于到现在我只要看到一个人,观察一下她的眼睛,我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傲蓝想为难她一下,便问:“那你看看我在想什么?”

    夏青盯着她的眼睛,说:“你现在很想离开这里,却又不敢离开。因为回到家,有你不想面对的人或者事情。”

    傲蓝没了笑容,拿起手边的一杯酒,一口闷了下去。她没想到夏青能一眼看透她的心思。是的,她想回去,她讨厌这里的喧闹,讨厌这里的灯光;可她又不敢回去,不敢面对冷枫,她不知道自己对冷枫到底是什么感觉。冷枫如此爱着她,宠着她,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冷枫,她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还有对母亲,有爱,有恨,也有想念。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想一块重石压在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夏青又倒了好几杯酒摆在傲蓝面前,说:“一醉解千愁,常常醉酒的感受。它虽不能帮你解决问题,却能给你一时的自由。”

    傲蓝深吸一口气,看着摆在她面前的穿肠的毒药,她一口气全喝了。她感到自己晕晕乎乎的进了舞池,随着音乐尽情的舞动起来。她蹦着,跳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修长的身体,柔美的曲线,还有专业的舞姿,让她瞬间成为舞池里的焦点,所有的人都围着她跳舞,围着她欢呼。

    从舞池里出来,傲蓝跑到吧台边,拍着吧台说:“夏青,再给我几杯酒!”

    夏青看了看傲蓝,说:“还想走吗?”

    傲蓝哈哈大笑,一直摇头:“不走了,不走了。我从来都没有这样释放过自己,今天本小姐要当一回坏女人。我要喝酒。”

    夏青把酒摆到傲蓝面前,说:“放心的喝吧,我不会让任何男人碰你的,”

    傲蓝喝着,唱着,跳着,笑着。这一刻,隐藏在内心深处很久的另一个傲蓝已经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她忘记了冷枫,忘记了母亲,也忘记了自己。

    第二天,傲蓝迷迷糊糊的醒来,蓬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半边脸。她揉揉眼睛,发现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是怎么回事,她昨晚不是在酒吧里跳舞吗,为什么会在家里?傲蓝揉着又晕又痛的脑袋,努力的回想昨天的事情。

    这时候,冷枫端着一碗汤进来了。见傲蓝醒了,便说:“醒了,我们的舞王。”

    傲蓝摸着脑袋,嘀咕着:“舞王?什么舞王?”

    冷枫把汤放在床头柜上,笑着说:“我记得我昨天到酒吧的时候,某人正站在舞池的中央,跳着性感的舞姿,嘴里喊着‘我是舞王,我是舞王’,还拉着别人和她一起跳,不跳都不行。”

    傲蓝咽了一口唾沫,乍着胆子问:“我昨天还干了什么?”

    冷枫坐到傲蓝旁边,翘起二郎腿,严肃的说:“你昨天还调戏我了。”

    傲蓝瞪大了眼睛,说:“你对我干了什么?”

    冷枫也瞪大了眼睛,说:“哎哎哎,傲蓝小姐,不是我想对你干什么,是你想对我干什么。昨天晚上你拉着我那是一顿调戏呀,又是摸脸又是挑逗的,把我都吓坏了。”

    傲蓝把脸埋在胳膊里,嚷嚷着:“没脸见人了,没脸见人了。”

    冷枫笑着摸了摸傲蓝的头,说:“没事儿,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傲蓝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他。

    冷枫笑的更开心了,说:“好了,不逗你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怎么样, 头疼吗?”

    傲蓝“嗯”了一声,问:“我是怎么回来的?”

    冷枫端起汤,递给傲蓝,说:“是酒吧老板给我打的电话,她说你喝醉了,让我去接你。”

    傲蓝一边喝着汤,一边说:“这个夏青,她真厉害,我在她那里就是个透明的。”

    冷枫说:“行了,别想她了,一会儿收拾一下,我陪你出去走走。”

    傲蓝问:“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冷枫敛一敛傲蓝的头发,微笑着说:“觉得你这几天可能心情不好,我好好陪陪你。”

    傲蓝低头喝着汤,没有说话。

    外面阳光依旧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