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想看你许愿的样子

    更新时间:2016-05-26 20:49:56本章字数:2664字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傲蓝一有时间就去酒吧里找夏青聊天喝酒,她觉得在那里可以撕开所有的伪装,把最真实的自己原原本本的暴露出来,高兴就笑,难过就哭,生气了也可以大喊大叫;碰到过来搭讪的陌生人,觉得投缘就聊上几句,觉得不怎么样也可以扭头就走;她不用勉强自己拿出她的教养去优雅和善的敷衍每一个人,她绷得紧紧的内心在那间小酒吧里,在让人头晕的灯光下可以稍稍得到松解。

    傲蓝在酒吧里弹着钢琴,轻快的音符传到街上,淹没在车水马龙中。夏青一边收拾着吧台,一边欣赏着优美的音乐,她小心翼翼的擦着杯子,生怕弄出一丝声音,搅乱了如此动人的乐曲。一曲弹罢,傲蓝和夏青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夏青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说:“难怪冷枫的心里眼里只有你。看到你弹琴的样子,我都被你迷住了。”

    傲蓝起身,来到吧台:“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和你在一起。”

    夏青放下手中的杯子:“那我可得努力赚钱,养天鹅的成本高!”

    傲蓝一笑:“算你慧眼,还知道本姑娘是天鹅。”

    夏青瞥了傲蓝一眼:“你属猴儿的吧,顺杆爬的挺快呀!”

    傲蓝笑着没有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冷枫进来了。傲蓝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来了?”

    冷枫坐到傲蓝旁边,说:“看你这几天老是往这里跑,就想着这里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你整天不着家,所以就过来看看。”

    傲蓝撅着嘴说:“说的好听,不就是想跟踪我嘛。”

    冷枫笑着说:“如果我真的想跟踪你,大可不必我亲自出马,随便找个人就能把你的行踪查的一清二楚。”

    傲蓝说:“算了,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逃不出你的五指山。给你介绍一下,她是夏青,这家酒吧的老板。夏青,他是冷枫。”

    夏青说:“我知道的。你忘了你上次喝醉的时候,是我打电话叫他接你回去的。”

    傲蓝尴尬的摆弄着手里的酒杯,说:“不要再提上次我喝醉的事了,丢死人了。”

    冷枫笑了笑,说:“还知道丢人,上次要不是夏青,你可就不只是丢人这么简单了。没准儿啊,第二天就有‘钢琴家赫连傲蓝醉酒失态’的报道了。”说完就对夏青说:“上次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估计我会满大街找她。”

    夏青微微一笑,说:“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我已经向傲蓝承诺过我会保证她的人身安全。喝点儿什么?”

    冷枫说:“苏打水,谢谢。”说完,便起身观察四周的环境,问:“夏青,你很喜欢蚂蚱吗?”

    傲蓝接上冷枫的话,问夏青:“就是啊,我刚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我还问过你的店员,不过她说她也不清楚。”

    夏青把苏打水摆在吧台上,似乎不愿回答,敷衍的说:“没什么,童年的记忆而已。”

    傲蓝和冷枫都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他们都明白,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段不愿回首的往事。尊重,便是她不愿提起时,你不会追问。

    在回去的路上,冷枫和傲蓝谈论着夏青。

    傲蓝说:“总感觉我对夏青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冷枫说:“你就是因为夏青,才经常去酒吧的吧。”

    傲蓝说:“是啊,我就觉得,在她面前,我很放松,很喜欢和她聊天。我也很奇怪,自己对她毫无防备心。”

    冷枫看了一眼傲蓝,说:“是啊,我用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才让你接受我,可她却只用了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把你拿下了,佩服。”

    傲蓝看着冷枫,说:“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儿不对劲呢?”

    冷枫对傲蓝说:“我总觉得夏青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她有事在瞒着你。”

    傲蓝疑惑的说:“有吗?我只是觉得我在她面前就是透明的,她一眼就能把我看穿。”

    冷枫说:“这就是她厉害的地方啊,看人准。”

    傲蓝思考着:“她,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一个朋友,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的怎么样。”

    冷枫说:“要帮忙吗?”

    傲蓝说:“不用了,被调查的滋味不好受。”

    冷枫开着车,没有说话。

    回到家,傲蓝见家里的灯全都黑着,便问:“怎么没有开灯啊。”

    冷枫说:“进门再开就好了,等着我。”

    等冷枫把车子停好,傲蓝便和冷枫一起进门。到门口,冷枫非常认真的说:“你还记得四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的你只有16岁,但你的言谈举止却和现在一样优雅。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勾走了我的三魂七魄,从此以后再也无法忘记。傲蓝,你不知道你在我的生命里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

    傲蓝看着冷枫闪闪发光的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冷枫伸手把灯打开,明亮的灯光下,宝蓝色的玫瑰铺满了桌子,优雅的让人心醉;七层的彩虹蛋糕在玫瑰的包围中闪闪发亮。冷枫紧紧牵着傲蓝的手,说:“我记得你说过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你也不想过生日,因为那会让你想起你不愿想起的事情。可我觉得,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刻有三个,一个是结婚时穿婚纱的时候,另一个是怀孕的时候,还有一个,就是过生日许愿的时候。烛光下,她的脸庞散发着雅典娜般的柔美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上扬的嘴角,合十的双手,都散发着岁月沉淀出来的优雅与美丽。所以,我想给你过一次生日,想看你许愿的样子。”

    傲蓝看着燃烧着的蜡烛,问:“为什么是今天?”

    冷枫说:“因为四年前的今天,我见到了你。”

    傲蓝看着冷枫,温热的眼泪从眼眶里滚滚而下。冷枫笑着帮她擦干,边擦边说:“快许愿吧,蜡烛都快灭了。”

    傲蓝合十双手,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在烛光下映出蝴蝶翅膀的影子,柔和的光映着美丽的脸庞,上扬的嘴角许下最美丽的愿望。傲蓝睁开眼睛:“好了。”

    冷枫说:“吹蜡烛吧。”

    傲蓝笑的很开心,说:“一起。”

    傲蓝和冷枫一起吹灭了蜡烛,冷枫问:“许的什么愿望?”

    傲蓝刚想回答,冷枫立刻打断她:“记住了,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就实现不了了。”

    傲蓝拿起一朵蓝色玫瑰,在手里摆弄着,说:“我本以为过生日对我来说很没意思,甚至觉得我这辈子都不想过生日了。可今天,你让我知道,我错了。”

    冷枫笑着说:“这就感动了,那看来我可以省一份礼物了。”

    傲蓝惊喜的瞪大了眼睛,问:“还有礼物吗?”

    冷风从兜里掏出一个闪着光的东西在傲蓝眼前晃了晃,那是一条项链,水滴型的蓝宝石闪着晶莹的光。冷枫轻轻地帮傲蓝戴上,说:“认识这么久了,从来都没有送过你一件像样的礼物。”

    傲蓝说:“怎么没有,在我最难的时候你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宠着我;还有这栋房子,要不是你,我可能现在还住宾馆;还有我母亲的事情,还有••••••”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冷枫打断了傲蓝的话,“我还真的没有发现。我一直觉得我给你的不够多。”

    真正爱你的人,总是怕自己给你的不够。

    傲蓝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冷枫,她靠在冷枫结实的胸膛上,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说:“我以前总觉得,老天对我不公平,它让我失去了一切,把我抛向绝境。当我在绝望边缘挣扎的时候,我看见了你。我本以为你只是一个过客,可没想到,你是我的希望。你填补了我失去的一切,能够遇到你,我何德何能。”

    冷枫也紧拥傲蓝,说:“你值得,你都值得。”

    夜凉如水,可灯光,却是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