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我要稳稳的幸福

    更新时间:2016-05-29 11:26:40本章字数:2679字

    婚礼的会场以蓝色为主调,湖蓝色的纱幔,水蓝色的地毯,宝蓝色的玫瑰,简约却不简单。背景音乐播放着傲蓝最喜欢的陈奕迅的《稳稳地幸福》。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抵挡末日的残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个归宿;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用双手去碰触,

    每次伸手入怀中,

    有你的温度。

    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也是傲蓝梦寐以求的幸福。累的时候有个肩膀可以依靠,哭的时候有人帮你擦眼泪,任性的时候他会笑着宠你,你们一起成长,一起奋斗,虽然免不了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可无论怎样,最关心你的,还是他。稳稳地幸福,这就够了。

    傲蓝穿着洁白的婚纱,化着精致的妆容,等待着那一刻。一旁的夏青也穿着伴娘的礼服,守在傲蓝旁边,说:“你今天真美。都说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就是穿上婚纱的时候,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傲蓝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说:“除了穿婚纱,怀孕还有对着蜡烛许愿的女人,也都是最美的。”

    夏青笑了,说:“说的也对,不过现在,你是最美的。”

    傲蓝的笑容淡淡的,却依旧藏不住满满的喜悦。

    夏青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呀”叫了一声。

    傲蓝问:“怎么了?”

    夏青犹豫着要不要说。

    “到底怎么了?”傲蓝追问着。

    夏青吞吞吐吐的说:“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说吧。”

    夏青低着头,慢悠悠的说:“教堂,应该是,父亲牵着你的手,把你交给新郎的,人们好像忘记了这一点。”

    傲蓝也垂下眼睑,摸着手里的捧花,想了一会儿,说:“没关系,我可以自己走过去。”

    夏青看着傲蓝,满眼的心疼和敬佩。

    “我想,冷枫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傲蓝笑着说,那微笑,真的让人由衷的佩服。

    教堂的大门打开了,傲蓝从一片耀眼的光芒中款款走来,她一个人,踏上她专属的“红毯”,没有父亲的牵引,只是自己一个人,那么优雅,那么动人,那么坚强,那么倔强。她没有家人,朋友也只有夏青一个,她带着少的可怜的祝福,走向自己的婚姻。在教堂另一头的冷枫,看着眼前这个让人心痛又心动的女人,不由得走向傲蓝,拉住傲蓝的手,说:“这段路,我陪你走。”

    傲蓝挽着冷枫粗壮的胳膊,含着泪,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从他们认识到现在,他时时刻刻都在为自己着想,在乎自己的感受,能嫁给他,多么幸福。

    走到牧师面前,二人在牧师的引领下宣读誓言:

    我,

    冷枫,

    愿意娶赫连傲蓝为妻,

    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

    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

    我都爱你、尊重你,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我,

    赫连傲蓝,

    愿意嫁给冷枫为夫,

    不管贫穷还是富有,

    不管健康还是疾病,

    我都爱你、尊重你,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结婚戒指,是冷枫特意为傲蓝定做的Darry Ring,是男人一生只能拥有一个的戒指,上面虽然没有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却有镶了一圈的蓝钻。每颗蓝钻都不大,但是整整一圈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戒指的每个细节都处理的非常完美,从钻石的切割到镶嵌,再到里面刻的傲蓝的名字,无可挑剔。简单低调却不乏高贵奢华,这是傲蓝最喜欢的风格。当戒指套在傲蓝无名指的那一刻,冷枫深情的说:“从今往后,无名指就有名了,冷太太。”

    傲蓝也流着泪,微笑着给冷枫戴上结婚戒指,说:“从今往后,你的无名指也有名了,冷先生。”

    两人相视一笑,相拥热吻。台下掌声、欢呼声一片,只有夏青静静的坐在那里,把祝福全都融入在眼泪中。整个婚礼上,她是傲蓝唯一的朋友。

    婚礼结束后,傲蓝和冷枫回到家里,冷枫忙着洗漱,傲蓝则一头扎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睡觉。折腾了整整一天,两人都累坏了。

    冷枫洗完澡出来,看到傲蓝没换衣服也没有卸妆,就对傲蓝说:“快起来,去洗个澡,把妆卸了,再好好地睡觉。”

    傲蓝没有理他,也没有动,似乎没有听到的样子。

    冷枫凑到傲蓝面前,摇晃着傲蓝,说:“去洗澡,去洗澡,去洗澡。”

    傲蓝这才懒洋洋的起来,抱怨说:“累死了,不想洗了。”

    冷枫说:“那你这样怎么睡觉啊。听话,快去洗,我帮你把水放好了。”

    傲蓝拖着疲惫的身躯,随随便便的洗了个澡。估计这是傲蓝这辈子洗的最随便的一个澡了。等傲蓝洗完澡出来,冷枫已经在床上用花瓣摆好了一颗心,地上、桌子上也点燃了蜡烛,浪漫的无可挑剔。傲蓝站在门口,被这一刻的美好感动了。如果一个女人说她不喜欢浪漫,请不要相信,只要是女人,都会被浪漫打动。冷枫穿着白色的睡衣,结实的肌肉依稀可见。他走到傲蓝身边,摸着傲蓝的头,说:“知道你今天很累,不过还是不想就这么简单的让你过完新婚之夜,随便准备了一些,希望你喜欢。”

    傲蓝看着眼前的一切,忘记了说话。

    冷枫看了看傲蓝,说:“今天很漂亮。”

    傲蓝这才看了看自己,一身红色吊带睡裙,深v领口,长度为膝盖以上十公分,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光着脚,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每一个部位对男人来说都是无尽的诱惑。傲蓝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只是洗完澡之后随便拿了一件就穿上了,没想到会这么性感。傲蓝的脸一下子红了,冷枫见到她这样,笑着说:“怎么,都成了我的老婆了,还害羞啊。”

    傲蓝依旧没有说话,低着头,搓着手指。

    冷枫安慰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不是累了吗,快去睡觉吧。”

    冷枫把傲蓝拉倒床边,傲蓝躺下后,冷枫帮她盖好了被子,没有躺下的意思,只是坐在傲蓝旁边,柔情地看着傲蓝。傲蓝被冷枫看得有些紧张,问:“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冷枫抚摸着傲蓝的头,说:“真不敢相信,你是我的妻子了。”

    傲蓝笑着说:“我也是一样,我们从今往后就是夫妻了,就像做梦一样。”

    冷枫说:“那就永远不要醒过来,让这个梦永远做下去。”

    傲蓝看着冷枫,问:“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知道死亡把我们分离,是真的吗?”

    冷枫微微一笑:“当然。你呢?”

    傲蓝点点头:“当然。”

    冷枫柔情似水的注视着傲蓝,傲蓝也含情脉脉的看着冷枫,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擦出火花,如电光火石般。看着傲蓝那张美丽又无辜的脸,冷枫再也忍不住了,热烈的吻铺天盖地的笼罩着傲蓝,他的手捧着傲蓝的脸颊,手指埋进她的头发,吻着她的唇,她的齿,她的脖颈,还有她的灵魂。她的手深深陷进了冷枫的背里,结实的肌肉里,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想要努力的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冷枫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吻变得十分温柔。傲蓝紧拥着冷枫结实的身体,感受着冷枫的气味和温度。冷枫的手在傲蓝温热的身体上游移,从腰部,到腹部,再到肋骨,傲蓝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冷枫有力的双手死死地控制住傲蓝的胳膊,傲蓝喘息着说:“冷枫,温柔一点。”冷枫松开傲蓝的胳膊,转而十指相扣,吻又变得热烈起来。冷枫的身体一抖,傲蓝呻吟了一声,干柴烈火,就这么燃烧起来了。

    第二天,傲蓝醒来,发现冷枫正柔情似水的看着她,傲蓝露齿一笑,钻到了冷枫的怀里。冷枫紧紧拥抱着她,亲吻着她,没有过多的语言,也无需什么需要,拥抱和亲吻,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