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更新时间:2016-05-29 23:08:32本章字数:2496字

    幸福总是来得很突然,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夏威夷的日出永远是那么动人。在海的尽头,淡淡的橘黄色夹在深蓝色的海与深蓝色的天空之间,散发着无尽的柔美;星星点点的星光如钻石般撒落在海面上,发着光,闪着亮;不一会儿,那一抹橘黄色渐渐晕染开来,一层层,一束束,仿佛绽放开来的花朵,昭示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那边,月亮还没有收工,这边,太阳已经悄悄升起,红的发白发亮的太阳从海平面上跃起,云层像一条丝带系在太阳的腰间;在橘红色的阳光下,云层的颜色是灰褐色的,却显不出一丝的压抑;天空和海洋都是蟹壳般的红,融为一体,如果不是那条云彩还有那轮太阳,几乎很难分辨。这一刻,除了不断升起的太阳还有游移的云霞,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静的很美,很美,让人心醉。

    傲蓝依偎着冷枫,把整个自己全都靠在冷枫的臂弯里,静静的听着冷枫的心跳,那么平,那么稳,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歇,仿佛只要有他在,傲蓝就可以无所畏惧。冷枫温热的呼吸划过傲蓝的脸颊,轻轻地,不留一丝痕迹。阳光下,两个人的影子互相依靠着,相拥着,交融着,先是越拉越长,然后渐渐变短。多么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永远停止,然后从天上落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淡黄色的松脂,把这一切都紧紧包在里面,掩埋于地下,经历无数压力的挤压,热力的狱炼,无论这个世界怎么改变,里面的一切都清晰可见,千百年后,被一位有缘人发现,他小心翼翼的拿起这颗琥珀,轻轻拭去尘埃,对着阳光,在透明的淡黄色的化石里发现另一个世界:太阳初升的时候,一对恋人紧紧依偎着,身后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多么美丽的画面,多么神奇的世界,多么圣洁的爱情。如果真的可以,我愿被藏在一颗琥珀里,与爱的人相拥,永远,永远。

    冷枫的手指轻轻滑过傲蓝的脸,眼神里的柔情毫无保留的全部洒落在傲蓝的身上,“太阳出来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一会儿就太热了。”

    傲蓝的脸颊在冷枫的肩膀上轻轻蹭了蹭,说:“真想一直这样下去。”

    冷枫轻轻拉了一下傲蓝的头发:“傻丫头,我们会一直这样。”

    傲蓝抬起头,看着冷枫说:“如果有一天,我老了,满脸皱纹,身材走样,什么都干不好了,你还会这样爱我吗?”

    冷枫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唱着: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

    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我还依然把你当成,

    手心里的宝。

    傲蓝强忍着笑意,但还是不时地发出“噗嗤”的笑声。

    冷枫唱完,得意的说:“感动吧。”

    傲蓝终于忍不住了,一边笑一边说:“你的调儿都跑到北京了。”

    冷枫假装生气的说:“我这可是第一次开口唱歌,不鼓励就算了,还这么打击我。我走了。”

    傲蓝也故意说:“你走吧走吧,你走了我就去别的地方找异国小帅哥。”

    冷枫挠着傲蓝的痒痒:“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傲蓝一边笑一边躲:“是你先不要我的。”

    两个人玩闹的身影越来越远,嬉笑声也越来越淡,只有浓烈的阳光越来越强,越来越暖。

    回到酒店,傲蓝一下子就赖在床上不起来,冷枫拿她没办法,只好说:“要想睡觉就把鞋子脱了。”

    傲蓝把两只脚一通甩,鞋子飞出去好远,看着冷枫无奈的表情,傲蓝“咯咯”的笑着,转了个身,说:“我睡了,不要叫我。”冷枫叹了一口气,虽然嘴里嘀咕着:“我这是娶了个什么东西!”但还是走过去帮傲蓝盖好了被子。真正爱你的人,或许就是这样吧,嘴上骂着,行动却还是真真实实的。

    傲蓝这边正在度过着甜甜的蜜月,夏青也没有闲着,向她的男神——聂旭尧,展开了迅猛的攻势。

    聂旭尧是一名赛车手,那天闲来无事,就想着去街上转转。看到了夏青的酒吧,就进去了。

    “老板,一杯龙舌兰。”聂旭尧一进门就说。

    夏青吧台里看电影看的正起劲儿,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就说:“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

    聂旭尧愣了一下,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老板,不由觉得有些意思,便说:“怎么,不卖?”

    夏青依旧盯着她的电影,对旁边的服务员说:“给他倒一杯。”

    聂旭尧坐到夏青对面,看着夏青说:“什么态度啊,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吗?”

    夏青还是没有抬头的意思,不走心的说:“我没有宗教信仰,不知道上帝是谁。”

    聂旭尧笑了,说:“有意思,你不怕我去投诉你呀。”

    夏青有些不耐烦了,一边抬起头一边说:“你这个人怎么••••••”刚一抬头,夏青就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深深的吸引住了,他有些混血的意思,浓密的眉毛像两把刀子般锋利,不怒自威;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隐约映出栅栏般的影子,深邃的眼神就像漩涡,看一眼就会被深深的吸进去,拔不出来;高挺的鼻梁让五官显得更加的立体,些许的胡茬让整个人更加性感,更加有男人味儿;他穿着白色的修身T恤,并不夸张的肌肉的轮廓清晰可见。夏青彻底被眼前的这个人迷住了,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忘记了说话。

    聂旭尧看着夏青,笑着说:“继续说呀,我这个人怎么啦?”

    夏青这才注意到他充满磁性的嗓音,那么深沉,那么有魅力。夏青完全乱了阵脚,只是一个劲儿“嗯——嗯——嗯——”的,似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聂旭尧看到如此紧张的夏青,笑着说:“行了,不逗你了,别紧张,我不会娶投诉你的。”

    夏青偷偷地掐着自己的大腿,好让自己清醒过来,可还是半天才憋出三个字:“对不起。”

    聂旭尧喝了一口龙舌兰,说:“没关系。”

    夏青看着眼前这个魅力爆表的男人,心里暗下决心:,一定是我的。于是,夏青逼迫自己调整好状态。她又倒了一杯酒,放在聂旭尧面前,说:“今天我请客,就当是我刚才的对你不礼貌的行为道歉。”说完歪着头冲着聂旭尧一笑。

    聂旭尧也笑着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谢啦。”说完,第二杯龙舌兰下了肚。

    夏青看他酒量不错,便问:“还要吗?”

    聂旭尧抬头看着夏青,夏青笑着对她说:“别忘了,我请客。”

    聂旭尧低头一笑,说:“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碰到酒吧老板请客。好啊。”夏青又拿出一个杯子,从酒柜上拿出整整一瓶龙舌兰,说:“介意一起喝吗?”

    聂旭尧紧紧盯着夏青,说:“喝酒有美女作陪,人生一大乐事啊。”

    一杯,两杯,三杯••••••转眼之间,酒像火一样在聂旭尧的胃里燃烧起来,他感到头很晕,晃着手说:“不喝了,不喝了。”说完想要站起身回去,可是一起身,只觉得天旋地转,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了。

    除了与夏青斗嘴还有喝酒的记忆,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