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错误的时间对的你

    更新时间:2016-05-31 12:18:02本章字数:2129字

    阳光透过蛋黄色的窗帘,柔柔地洒落在屋子里。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一刻也不肯停歇。床上的聂旭尧懒懒的翻了个身,感觉到头又痛又晕,手指用力的揉着太阳穴,眉头紧皱。他努力睁开又酸又涩的眼睛,环视着周围陌生的一切,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一连串的疑问在他脑海里闪过。他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出卧室的门口,看见夏青正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睡着。聂旭尧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可他只能断断续续的记起和夏青喝酒的情形,至于以后的事情,真的是打死他也记不起来了。这时候,夏青醒了,她看到聂旭尧站在那里,便满怀睡意的打了一个招呼:“早。”

    聂旭尧也很礼貌的回了一句:“早。”

    夏青慵懒地站起来,把盖在身上的毯子随手扔掉了一边:“饿了吧,想吃什么?”

    聂旭尧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问:“我能问一下这里是你家吗?还有,昨天发生了什么?”

    夏青看了他一眼:“这是我家。昨天你喝多了,醉的一塌糊涂。我想,总不能让你睡在酒吧里吧,就把你弄我家来了。”

    聂旭尧又问:“那,我有没有做一些不得体的事情。”

    夏青看着他笑了:“没有,你挺乖的,一沾床就睡着了,呼噜打的震天响,我只好睡客厅了。”

    聂旭尧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真是对不起,这么麻烦你。”

    夏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哦,没关系。”说完便拿来干净的牙刷和毛巾,递给聂旭尧:“给,都是新的。”

    聂旭尧说了声谢谢,便去洗漱了。

    夏青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地做着早餐,聂旭尧洗漱完毕,就来到厨房对夏青说:“昨天非常感谢你的照顾,但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夏青一听说他要回去,赶忙说:“别呀,我饭都做好了。”

    聂旭尧微微一笑:“谢谢你,我真的该走了,要是被你邻居看到,或许会误会你,我还是不要给你添麻烦了。”

    夏青一边把早餐摆到桌子上一边说:“没事儿的,我不在乎。再说了,你的车还在酒吧那里,吃完早餐我们一块儿去酒吧,你再回去也不迟。”

    聂旭尧一想也是,于是就答应了傲蓝的热情款待。

    两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闲聊。

    夏青问:“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聂旭尧咬了一口三明治:“聂旭尧,你呢?”

    “夏青。”

    聂旭尧一边吃一边说“夏青,很美的名字。”

    “你是干什么的?”夏青忍不住好奇心。

    聂旭尧喝了一口牛奶,说:“我是赛车手,打打比赛,偶尔也当教练。”

    夏青心里小小的激动了一下,果然没有看错人,长得这么帅,还是赛车手,极品啊,闭上眼睛似乎就能看到他穿着赛车服玩儿漂移的样子,真的是迷倒万千少女呀。捡到宝了!

    聂旭尧看着夏青思绪飞扬的样子,不禁问:“怎么了,在想什么?”

    夏青回过神来:“没什么,那你经常出国比赛吗?”

    “有时候会,不过次数不算多。”

    夏青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还好,不用辛苦的异地恋。都说爱情不会因为距离的远近而改变,可又有多少人输给了并不遥远的距离。

    “真想看看你比赛时候的样子。”夏青说。

    “有时间带你去。”

    “真的吗?”夏青抑制不住的兴奋。

    聂旭尧笑着说:“真的,就当是对你的回报,感谢你的收留还有早餐。”

    简单的早餐在温暖的阳光下吃出了不简单的味道。夏青载着聂旭尧来到酒吧门口。下了车,夏青对聂旭尧说:“你的车就在那里,早点回去吧。”

    聂旭尧看着夏青:“行,那我走了。”

    看着聂旭尧的车渐行渐远,夏青突然想起来:我忘记要电话号码了,我脑子是进了龙舌兰吗?还是,他根本不愿意给我电话,就连说带我去看比赛,也只是说说而已。夏青被点燃的火热内心一下子凉了,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你还会来找我吗,或许,你会把我彻底忘记吧。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夏青每天都会早早的在酒吧里等着聂旭尧出现。等待的时间永远会被拉长,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夏青来说,都是一个世纪。酒吧里每次来一位顾客,夏青都满怀期待的张望,看看是不是聂旭尧来了,可每一次,都是以失望而告终。他真的不会再来了,他真的把我忘记了。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一个过客;可是在我的眼里,他却是我最美丽的意外,不管结局是好是坏,我都是满满的期待。

    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对的你,注定是要经历苦难的。

    那天,夏青像往常一样,早早的来到酒吧,心不在焉的打理着琐碎的事情,联系客户,进货,整理账单……她想方设法让自己忙起来,好不去想勾走他灵魂的聂旭尧。中午时分,进来了一位顾客,由于这几天夏青得到的失望太多,所以她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头也不抬地说:“欢迎光临。”

    “呦,态度有所改变,可为什么依旧连眼皮都不抬呢?这样很不尊重人的。”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语气,夏青猛地抬起头,是聂旭尧,真的是他,他来了,他还记得我!夏青心里高兴坏了,可依旧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很长时间没来了,去哪里疯了?”

    聂旭尧坐到夏青对面:“我能去哪里呀,训练呗。”

    “你还欠我一场比赛呢,你不会忘了吧。”夏青略带愠怒地说。

    聂旭尧赶忙说:“怎么会,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嘛。明天有时间吗?”

    夏青端着架子想了想:“应该有。”

    “明天早上八点,我去你家接你。”说完起身就要走。

    夏青打趣地说:“喝点儿再走啊。”

    聂旭尧向夏青深深鞠了一躬:“姑奶奶,行行好,放过我吧,我不想第二天醒来还在你家,还要吃你做得要命的早餐。”

    夏青气坏了,对着他大喊:“滚,越远越好。”

    聂旭尧笑着出门,在门口冲着夏青喊:“别忘了,明天早上八点!”

    夏青笑着没有说话,看着聂旭尧的背影,夏青的心里由冬入夏了。

    爱情,永远是女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