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我是第几个

    更新时间:2016-06-01 22:44:01本章字数:2037字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冒出头,夏青就早早的起来,一件一件的试衣服。挑了半个多小时,终于选出了一件十分修身的红色连衣裙,搭配黑色平底鞋,妩媚不失大方。接下来,就是所有女生约会前的那一套:洗澡,刷牙,脱毛,化妆,弄头发……女人真的是很麻烦,可只有女人才能体会到“女为悦己者容”的滋味。在你为心爱的人打扮自己的时候,所有的所有都渗着甜丝丝的味道,就连空气也仿佛浸了蜜糖。看着镜子里的无可挑剔的自己,夏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简单地吃了个早餐,夏青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夏青仿佛过了半个世纪。玩玩手机,看看表,7点半;翻翻杂志,看看表,7点40;起来走走,看看表,7点45。夏青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看了多少次表,时间仿佛被调慢了速度,慢慢地折磨着夏青。

    仿佛过了千万年,门口一阵低沉的喇叭声,夏青立刻从沙发上弹起来,整理整理头发,照着镜子认真检查了妆容,确认完美无缺之后,夏青妖娆地走出门口。聂旭尧靠着车,一身休闲装帅到没有朋友:“今天很漂亮。”

    夏青露出灿烂的笑容:“我每天都很漂亮,只是你有眼无珠,从来不认真看罢了。”

    聂旭尧微微鞠躬:“我最深的歉意。”然后打开车门,做了一个手势:“您请。”

    夏青扭动着S型的身材,露出又直又白的美腿,优雅中带一丝诱惑:“谢了,这个行为可以加分。”

    聂旭尧的眼神在夏青的腿上停留了片刻:“能为美丽的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早上的阳光很温和,不刺眼,车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夏青只顾着听音乐,没有注意到车速。偶然间用眼睛瞟了一下,还好,还没有到表盘的中间。不对,为什么中间写的是200,虽然夏青知道他是赛车手,技术肯定差不了,但亲自体验到飞一般的速度,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的。

    夏青提着一口气:“大哥,你能慢点儿吗?我这条命虽然不值钱,但好歹我只有这一条,我还是很在乎的。”

    聂旭尧笑了笑:“怎么,不相信我。”

    夏青苦着一张脸:“我是怕我吐在你的车上。”

    聂旭尧没有看她:“吐吧,大不了洗车。”

    夏青白了他一眼:“这个行为减分!”

    聂旭尧哈哈一笑:“我很想知道我的分数是多少,及格吗?”

    夏青看着窗外:“差远了。”说完摁下了车窗。

    聂旭尧渐渐放慢了速度,跟着音乐轻轻哼唱起来。

    不知不觉中,两人来到了赛场,聂旭尧的工作伙伴看到他带着夏青,半开玩笑地说:“呦,老尧,又换人啦!”接着是一阵笑声。

    “少放屁!”聂旭尧拿起赛车服:“你就坐在这里等我吧。”

    夏青点点头,想着刚才他朋友的话,又换人了,聂旭尧有多少个女人,她是第几个,她的份量有多重,她最终是否会成为过去式……除了聂旭尧完美的外貌和赛车手的身份,夏青对聂旭尧几乎一无所知。他们的结局会怎样,夏青会不会成为他的过去式,他们以后的路是曲是直,一切,都是未知。

    比赛很顺利,聂旭尧毫无悬念地拿了冠军。夏青微笑着看着聂旭尧在讲台上开酒庆祝,笑得像个孩子,酒水淋湿了他的头发,洒在他的赛车服上,显得愈发性感。此时此刻,夏青静静地站在离领奖台最远的地方,看着这个发着光的男人,不管是他的第几个女人,她都认了。只要爱过,就足够了。

    参加完庆功宴,聂旭尧送夏青回家,一路上,陈奕迅的歌声飘出窗外,被狠狠地甩到后面:

    徘徊过多少橱窗,

    住过多少旅馆,

    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

    感情是用来浏览,

    还是用来珍藏,

    好让日子天天都过得难忘

    ••••••

    晚风吹着喝的微醺的夏青,长长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着,微微泛红的脸颊在月光中更加粉嫩,轻轻哼唱的声音让人意乱神迷,身上的迷迭香勾魂摄魄地撩动着人心。聂旭尧的目光时不时的停留在夏青的身上,深不见底的目光看不到他的内心,可是车速却在不知不觉中慢下来。偶尔,聂旭尧伸出手碰一下夏青的脸蛋,有点疼惜,也有点小心翼翼。城市的夜晚,如此妖艳醉人,到处散发着热恋的味道。

    到了夏青的家门口,聂旭尧把车的火熄了,直直的看着夏青。

    “我走了。”夏青解开安全带。

    聂旭尧也解开安全带,夏青还没有反应过来,聂旭尧的吻如火山爆发一般,让夏青无处可逃,只能被动地等待着炽热的岩浆铺天盖地般将她包围。聂旭尧吻着夏青的嘴唇,鼻子,耳朵,夏青耳朵上小小的钻石耳钉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比平日里更加显眼。夏青回应着他的吻,她用下巴和嘴唇触碰着聂旭尧的脖颈,聂旭尧的喉结随着热吻滚动着,散发出不可抵挡的男人的魅力。在两人粗粝的喘息声中,聂旭尧用低沉的嗓音说:“能去你家吗,这里太窄了。”

    夏青打开车门,迷离的勾着聂旭尧的手来到自己的卧室。

    夏青性感的脱掉自己的鞋子,像一只野猫一样趴在床上,双手挑逗地解开聂旭尧的皮带,聂旭尧喘息着脱掉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他一把就把夏青压在身下,忘我地吻着夏青,双手在夏青的身上游移,从肩膀,到胸,到腰,再从腰到胸,到肩膀。夏青的连衣裙被丢到了地上,聂旭尧的撩拨仿佛把夏青的身体点燃了,夏青眯着眼睛,深深地喘息着,轻轻地扭动着。聂旭尧身子一挺,长驱直入,夏青“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聂旭尧双手捧着夏青的脸颊,双眼紧紧盯着醉生梦死的夏青,就像一头猎豹,守护着自己的猎物。

    月光透过窗子冷冷的照进来,两个人的骨骼在这一刻,交融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