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无名指

    更新时间:2016-06-06 13:52:22本章字数:1853字

    电视机里播放着陈奕迅的《稳稳地幸福》:

    有一天,

    我发现自怜资格都已没有,

    只剩下不知疲倦的肩膀,

    担负着简单的满足;

    有一天,

    开始从平淡日子感受快乐,

    看到了明明白白的远方,

    我要的幸福。

    ••••••

    优雅恬淡的旋律飘荡在凝聚的空气中,歌词显得十分讽刺。

    “她是谁?”傲蓝依旧摆弄着CD。

    “傲蓝,你听我说,我们——”

    “她很漂亮。”傲蓝打断了冷枫的话,“你们认识多久了?”

    “一个月。”冷枫轻声回答。

    傲蓝笑了笑:“原来,我们度蜜月的时候你们就认识了,真好。”

    冷枫急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那次在机场里见到的,也是她吧。”傲蓝微笑着。

    “是。”

    “上次我们去的那家日式餐厅,你们也去过吧。”

    冷枫看着傲蓝:“你怎么知道的?”

    傲蓝继续说:“而且是同一天,对吧。”

    冷枫吃惊地看着傲蓝,无话可说。

    傲蓝看了一眼冷枫:“那天她就站在我后面,我从玻璃里面看到了。她是故意让我看到的。”

    傲蓝放下手里的CD:“你想怎么办?”

    冷枫拉住傲蓝的手:“对不起,我应该骗你,但我和她之间真的没什么,相信我,傲蓝,我爱你。”

    “什么是爱?”傲蓝看着冷枫,“我以前觉得和你在一起很舒服,我是什么就是什么,不用带着沉重的面具,更不用伪装,那只是舒服,不是爱;后来,我觉得你很可靠,可以让我倚靠,可以在我累的时候有个休息的地方,那是倚靠,不是爱。再后来,我嫁给了你,我努力寻找爱的定义。找到了,爱,就是在最平淡的日子里,和你一起把日子过得不平淡;爱,就是在最困难的日子里,和你一起共担风雨;爱,就是苦尽甘来后,你依然爱着不再美丽的我,我依然爱着饱经风霜的你。”

    “我依然爱着你啊。”冷枫流露出孩童般真诚的目光。

    傲蓝低着头:“可我不确定我是否依然爱你。”

    冷枫松开傲蓝的手:“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对吗?”

    傲蓝含着泪:“我不知道。”

    冷枫低下头:“从一开始,这份感情,就是我一个人维护的。”

    冷枫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那天,舞台的中央,聚光灯打在你的身上,你从头到脚都发着光,像雅典娜一般的存在。从见到你之后,我晚上经常失眠,因为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那样念念不忘过。后来,从北京的咖啡馆再到德国的咖啡馆,你以为的偶遇,都是我精心安排的。听说你在国内出了车祸之后,我很着急,很害怕。我是一名保镖,为别人挡子弹我都没有害怕过,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让我害怕的东西,可当我听到你情况不好的消息的时候,我怕了,我真的怕了,我想起了害怕时的感受。”

    傲蓝的泪悄悄地留下来,打湿了蝴蝶的翅膀。

    冷枫伸出手,轻轻帮傲蓝拭去眼泪:“你永远不知道当你说你要嫁给我的时候我有多高兴,我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要结婚了。你不是我,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就算你不爱我,我也愿意对你好。”

    傲蓝的眼泪依旧停不下来:“你真傻。”

    冷枫不断地擦干傲蓝的眼泪:“我知道。”

    陈奕迅的歌依旧唱着: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抵挡末日的残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个归宿;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用双手去碰触,

    每次伸手入怀中,

    有你的温度。

    ••••••

    那一夜,傲蓝紧拥着冷枫的身体,最后一次感受着他的温存。

    第二天一早,阳光如旧灿烂。冷枫起床没有看到傲蓝,想着她应该在厨房里做早餐,便起身来到厨房,发现还是没有人。冷枫从厨房里出来,发现客厅的茶几上摆放一些东西。他走近一看:一份离婚协议,一封信,还有一杯茶。

    冷枫拿着离婚协议愣了许久,仿佛不认识“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字,又仿佛眼神出了问题,把字全看错了。

    冷枫颤抖着双手拿出信封里的信:

    冷枫,我走了,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月的家,给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请你不要找我,我也不会让你找到我。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上面除了一些法律条款之外,我没有任何要求。殷娜,不好意思,我找人调查过你,不过你也调查过我,不是吗?她很好,她比我好,比我更适合你,至少,她爱你。我却不知道对你的感觉是依赖还是爱。我们的这段爱情,对你来说是不公平的。我也不希望看到你一个人辛苦的付出,不求任何回报。我们两个走到今天,有我的错,我对你不够关心,不够体贴,对不起。就这样吧,再见。

    冷枫看着傲蓝的亲笔信,纸上的字迹越来越模糊。

    是啊,她是傲蓝,那么高傲,那么不容侵犯。她黑宝石般的眼睛里揉不得一点沙子,扎不得一根刺。

    如果不能完全拥有,那就彻底放手。

    冷枫把信折好放回信封的时候,傲蓝的结婚戒指从信封里掉了出来,在地上转着圈,好久,好久,仿佛不想停留。冷枫捡起戒指,抚摸着,亲吻着,滚烫的泪水从眼角落下,落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闪闪的指环上,迷糊了它的光芒。

    无名指,永远都不会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