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我走了

    更新时间:2016-06-07 22:44:36本章字数:2139字

    北京的秋天悄悄地来了,腐朽慢慢爬上树梢,在不知不觉中吞噬着生命。娇艳的花褪去了鲜亮的外衣,只剩下残破的身躯,苟延残喘,绝望地延续着终将结束的生命。天与地之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宽,踮起脚尖,用尽全身力气也触碰不到。落单的飞雁在空中划出一道孤独的弧线,风一吹,就散了。如血般的残阳浸染着灰蒙蒙的天空,带着血腥味儿,飘散到千家万户。

    夏青开着车,淹没在流水般的车海中,犹如浩瀚星空中的一颗最普通的星。傲蓝坐在副驾驶上,看着临近黄昏的夕阳,依旧是美的,带着一种凄凉。凉凉的风吹起傲蓝的秀发,如丝般柔软,眼角的蝴蝶张开了翅膀,仿佛要飞向如火的夕阳。

    女人,都是会扑火的傻飞蛾,明知道会化为灰烬,灰飞烟灭,却还是奋不顾身,扑向那团熊熊烈火,只为那仅有的一丝明亮和温暖。

    “决定了?”夏青看了一眼傲蓝。

    傲蓝依旧看着窗外南飞的雁:“决定了。”

    夏青叹了一口气:“下了高速,我把你放在公交站那里,你自己打车走吧。不要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到了给我报个平安就好了。还有,如果不想被找到,尽量不要住大型酒店。”

    傲蓝转过头看着夏青:“我知道了。”

    夏青笑了笑:“连谢谢都不说一声吗?”

    “和最亲密的人不需要说谢谢。”傲蓝微笑着看着夏青。

    夏青点点头:“别忘了你今天说的话。”

    “我基本没什么朋友,”傲蓝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别人都以为我很冷漠,其实我只是在保护自己。我受过很多伤,早就不怕痛了,我只是不想再多一条伤疤而已。我第一次见你,直觉告诉我,你不会伤害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相信你。”

    夏青看了一眼傲蓝:“你这样让我压力很大呀,万一哪天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会很内疚的。”

    傲蓝笑了:“没关系,只要伤口不深,我会原谅你的。”

    夏青疑惑地看着傲蓝。

    傲蓝继续说:“如果你想伤害我,就请把我伤得狠一点,彻底一点,不然,我会原谅你的。”

    一抹恬静的微笑挂在傲蓝的嘴角,上扬的弧度刚刚好。

    在一个孤独的公交站台,傲蓝孤独地等待着,等待着下一站的命运。

    等夏青回到酒吧,冷枫已经等了很久了。夏青看了冷枫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往吧台里走去。

    “傲蓝去哪儿了?”冷枫拉住夏青。

    夏青面无表情:“不知道。”

    “不知道?你开着车送她走的,你不知道?”

    夏青没有说话。

    “你们下了高速之后去哪儿了?”

    傲夏青笑一声:“消息挺快呀!既然你的信息网络这么庞大,自己去查呀,问我干吗?”

    冷枫的眼里闪过一丝惆怅:“消息在你们过了高速收费站之后就断了。”

    夏青笑着走到吧台里面:“不错,不愧是国际保镖的前妻,反追踪的能力很强。你教出了一个好学生。”

    冷枫的眼角渗出泪花:“我们没有离婚,她还是我的妻子,那份离婚协议我没有签。”

    夏青看着失落的冷枫:“我说过,如果她想离开你,我不会让你找到她。”

    冷枫的语气近乎乞求:“夏青,你一定知道她在哪里,告诉我,你让我和她解释清楚,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儿。”

    夏青自己倒了一杯酒:“傲蓝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这你是知道的。不管事情是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在傲蓝的眼里,殷娜就是一颗沙子。”

    冷枫低着头,没有说话。

    夏青干了那杯酒:“你回去吧。傲蓝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冷枫渐行渐远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寂寞与失落。

    从酒吧里出来,冷枫来到了他和路奇一起开的咖啡馆,也就是傲蓝去德国之前最爱去的那家咖啡馆。

    咖啡馆里的一切和以前一样,扑面而来的香味儿勾动着人们的味蕾,深棕的色调安静而又沉稳,鹅黄色的灯光,滴着水的鲜花,还有淡淡的钢琴曲。冷枫来到傲蓝曾经的专属位置前,仿佛看到了傲蓝坐在椅子上冲着他笑,又仿佛看到傲蓝在那里伤心落泪。曾经,他就在这里,坐在傲蓝的身后,静静地陪着傲蓝伤心泪流。

    “先生,请问您几位?”服务员打断了冷枫的思绪。

    “哦,一位。”

    服务员笑着说:“那您随便坐,想喝点什么?”

    冷枫想了一下:“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再来一份黑森林蛋糕。”

    “好的,请稍等。”

    冷枫坐下来,在傲蓝的位子上望着窗外,不绝的车,不断的人,什么都没有变,可看风景的人却变了。

    等服务员把东西送过来的时候,冷枫问:“你们路老板呢?”

    服务员诧异地说:“路老板?我们这里没有路老板,我们老板姓杨。”

    冷枫突然间想起来,他在去德国之前,就把这家店全部卖给了路奇,后来,路奇又转卖了。好长时间没有来了,很多事情就忘记了。

    冷枫笑了笑:“是啊,我忘了。谢谢。”

    冷枫把黑森林蛋糕和卡布奇诺放到对面,把拿铁放到自己跟前,呆呆地看着,仿佛在注视着吃着甜甜的蛋糕,笑得十分开心的傲蓝。看着看着,眼角不知不觉中湿润了。

    孤独的橱窗里坐着孤独的人,孤独地看着不再冒着热腾腾的香气的咖啡,落下一滴孤独地泪。

    那晚,冷枫喝了好多酒,醉醺醺的回到家,发现殷娜坐在客厅沙发上。

    “你怎么进来的?”冷枫问。

    殷娜啃着苹果:“开门进来的呀。”

    冷枫更奇怪了:“你没有钥匙怎么开门。”

    殷娜放下手里的苹果:“我开不了,开锁公司的可以啊。只要把身份证什么的给他们看一看,就行了。”

    冷枫无奈地说:“你赶紧走吧,我要睡了。”

    殷娜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呀。”

    冷枫一脸嫌弃:“你有没有点女人应该有的矜持!”

    殷娜看着冷枫:“在爱的人面前,什么都不重要。”

    冷枫叹了口气:“请你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

    殷娜拿起包:“总有一天,你会要我的。”

    说完,走入漫漫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