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我想做你的唯一

    更新时间:2016-06-15 22:25:05本章字数:1797字

    一缕阳光暖暖地照进餐厅,融化了餐桌上苦涩的黑巧克力,却融化不了夏青早已凉透的内心。

    傲蓝在厨房里忙活着给夏青做早餐,只想着好好照顾她唯一的朋友,却忘记了自己的伤还在流血。

    “你最近怎么样?”夏青用红肿的眼睛看着傲蓝。

    朋友,就算是在自己最悲伤的时候,也不会忘记关心你。

    傲蓝盛了一碗粥,给夏青端过来:“挺好的。”

    夏青问:“什么叫挺好的?瘦成这样叫挺好的?”

    傲蓝笑了笑:“不好又能怎样?还不是得继续生活。你我都一样,没有了爱情,我们还有工作。至少你还有我,我还有你。”

    夏青眼角挂着一滴泪,嘴上却笑着。她喝了一口粥:”怎么这么甜,你放了多少糖啊?”

    傲蓝自己也盛了一碗:“不是都说吃甜食会让心情变好嘛,虽然我不怎么相信,但是我觉得,嘴里和心里,总要有一个是甜的。”

    夏青点点头:“谢谢。”大口大口地喝着甜甜的粥,奢望着能把这甜味儿渗到心脏里,血液里,骨子里。

    吃过早餐,傲蓝拿出化妆包,对夏青说:“好好收拾打扮一下自己,你还是那个自信热情的夏青。不管怎样,自己不能亏待自己。”

    夏青接过化妆包:“化了妆,给谁看呢?”

    “给你自己看。”傲蓝毫不犹豫地说,“女人不能只想着取悦男人,最重要的是取悦自己。你要保证不管何时何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是精致的,然后冲着自己美美的笑一笑。”

    夏青呆呆地看着傲蓝:“突然觉得,我好像不认识你了。”

    傲蓝问:“为什么这么说?”

    “从看到你的第一天起,就觉得你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那时的你,就像一株滕蔓,外表柔弱,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不管抓住了什么,都可以往上爬。可现在的你,更像一棵乔木,能独自面对风雨,不依靠任何人,为自己撑起一片天。”

    傲蓝笑了:“那,哪个我更招人喜欢呢?”

    夏青思考片刻:“我更喜欢现在的你。”

    傲蓝抬一抬眉毛:“我也是。”

    夏青晃了晃手里的化妆包:“我要去化妆了,一会儿要去一趟酒吧。”

    傲蓝急忙说:“我陪你去吧。”

    夏青摇摇头:“没关系,我自己可以。我确实很难过,很伤心,但我不会因此而消沉堕落。你不是说了吗,我还有工作,还有你。我的爱情已经离我而去了,总不能再让万恶的金钱从我手心里溜走。”

    傲蓝没有说话。

    夏青看着傲蓝,继续说:“我知道,你千辛万苦的,就是不想让冷枫找到你。如果你上午去了酒吧,估计下午他就会找过来。既然你还没有准备好见面,就先不要出去了,在我这里住着吧。他不会想到你已经回来了。”

    傲蓝点点头,笑了,含着泪。

    夏青走到卧室门口,转过身来对傲蓝说:“乔木也有累的时候,撑不住的时候,别忘了,我这棵乔木就在你旁边,虽然还不够强壮高大,但是给你靠一靠还是可以的。”

    夏青进卧室之前,一点也不害臊地对傲蓝说:“今天你帮我打扫一下房间吧,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打扫过了。”

    傲蓝瞥了她一眼:“早知道不回来了。”

    夏青来到酒吧的时候,才发现聂旭尧早已在酒吧门口等着了。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斜靠在车上,简单的休闲服下隐约显露出结实的肌肉,立体的五官依旧帅气,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丝忧愁。

    聂旭尧看到夏青来了,站直了身子,朝夏青走过去。夏青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朝着酒吧走去。

    “夏青。”聂旭尧拉住和他擦肩的夏青。

    夏青没有看他的眼睛,也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怕一旦眼神对视,她再也没有勇气说分手了。

    “放开我。”夏青试图挣脱聂旭尧的手。

    聂旭尧依旧拉着夏青不放:“你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夏青打断了他的话,“听你说你不止我一个女人,听你说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听你说你只是和我玩玩而已,听你说我没有迷人的身材和美丽的容貌所以才不能吸引你······”

    夏青的声音哽咽了,就像一个人用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喉咙,任凭她怎么努力,也无法说出一句话。

    聂旭尧的手松开了:“原来,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

    夏青迎着阳光,脸上挂满了泪水,头也不回地朝酒吧里走去。

    “我想和你说,”聂旭尧在夏青身后喊着,“给我做早餐的女人,你是第一个;去过我比赛现场的女人,你是第一个;我等了一个晚上的女人,你是第一个;我努力想挽回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夏青站在酒吧门口,泪水早已决堤,她强忍着不让聂旭尧听到自己的哭腔:“可我却不是你唯一的一个。我想要的不是第一,而是唯一。”

    夏青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身后的聂旭尧,她只知道自己的泪水是苦涩的,却忽略了他的身影也是孤独的。

    夏青的妆容被哭花了,她跑到洗手间,站在镜子前,看着狼狈的自己,再美的笑容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讽刺。

    夏青尝试着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止住了泪水,夏青重新补好妆容。外面的阳光,依旧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