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机会来了

    更新时间:2016-04-08 08:40:43本章字数:3038字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西晋朝大理寺卿慕容清的府邸里,池塘边的杨柳也已经冒出了绿芽,几个年轻女子在池塘边悠闲的围着金鱼,一派休闲的景象。

    位于府邸内院西南角的惠芳斋里,慕容袆正在窗前坐着认真的练习女红,她揉了揉睁得都有些酸痛的眼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打算休息一会。

    自从穿越到这个西晋朝,前世身为法官的慕容袆就是满心的无奈,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慕容袆还是很快的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开始重新适应现在的生活。

    “小姐,小姐,我打听到消息了!”丫鬟绿衣着急忙慌的推开了房门,忘了一眼外面才压低声音对慕容袆说道。

    慕容袆看了绿衣一眼,问道:“打听到什么了?”

    “老爷那边现在正在讨论那个大案,好像大理寺的大理正也来了,还有其他几个官员,因为讨论的过程中似乎有些不同的意见,几个官员争执起来了,李叔在花园里扫地,听见了动静,我才知道的。”绿衣叙述的十分清楚。

    “行,那现在还是李叔在院子里打扫吗?”慕容袆问道。

    “是的,我刚才和他说过了,李叔说要是小姐您想过去,他会给咱们看着门的。”绿衣点了点头。

    “好,那咱们这就过去,成败就在此一举。”慕容袆说完站起身带着绿衣向着老爷的书房走去。

    李叔是慕容府的老人,深得慕容清的信赖,说起来李叔和绿衣结缘于绿衣的善良和大方。

    绿衣擅长做蜜汁酒,这是她母亲交给她的绝技,李叔一辈子孑然一身,性格也有些别,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府里的丫鬟们大多对他避而远之,只有绿衣会经常和他聊聊天,还会送酒给他喝。也是这个善良的举动,彻底的赢得了李叔的帮助,这个时候李叔便就及时的给了慕容袆方便。

    慕容袆在李叔的帮助下,和绿衣一起顺利的进了老爷书房外的院子里。

    站在书房外,慕容袆就听见了里面争执的声音。

    “大人,下官始终认为文新郡主被劫一案不能只作为一件普通的抢劫案来看待,应当与朱国公甚至朱贵妃有关系,大人不得不多加考虑。”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人,小人觉得也不一定就是是荀世伟大人说的那么严重,文新郡主毫发未上,只是被害了一个丫鬟,若是按照荀大人的说法,劫匪难道只是想给朱国公府一个警告吗?费这么大的阵仗只是为了给他们一个警告,未免有些太费周章了吧!”这个声音是慕容府的外院总管韩冬的。

    慕容清并未说话,顿了一会,才听他出声问道:“李公子,不知道你对此案有何看法?”

    慕容袆愣了一下,不知道慕容清口中的这位李公子是何人,若是有年轻男子在书房里,这个时候慕容袆进去就不是很合适了。

    就听见一个温润中夹杂着一些傲气的声音传了出来:“慕容大人,在下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原本就是兴致来了,过来听一听案情进展,怎敢胡乱说话,慕容大人尽管办公,忽略我的存在就好了。”

    “三小姐,要不要进去?”李叔看见慕容袆犹豫,正准备进去通报的声音顿了下来。

    慕容袆想了想,既然都已经来了,就破釜沉舟一把,于是她对着李叔点了点头道:“劳烦李叔通报一声。”

    绿衣站在院门口看着慕容袆点了点头,示意让慕容袆加油。

    李叔敲了敲门,韩冬打开了门,看见门口站着的慕容袆,韩冬明白了意思,转身又进了书房。

    “老爷,三小姐来了。”韩冬见书房内暂时无人说话,便上前禀报了慕容清。

    “哦,三娘来了?”慕容清想起了前一阵变化颇大的三女儿,心中有些疑惑,不过想着慕容袆这时过来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看了看眼前的几人,也没什么外人,除了这位突然前来的李易洋李公子。

    “让三娘进来吧。”慕容清想到自己三女儿越来越和自己相似的性格,倒是同意了让她进书房。

    “父亲大人安好!”慕容袆进书房后恭敬的给慕容清施礼。

    “三娘免礼。这位是大理监荀世伟荀大人,这位是平阳侯府的二少爷李易洋李公子。”慕容清指着荀世伟和李易洋给慕容袆做了介绍。

    慕容袆一一给二人行礼,谨遵着西晋朝的规矩,一直低头垂眸,因此只看见了荀世伟和李易洋的鞋子,根本都没看见二人的长相。

    行完礼之后,慕容袆便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说了出来:“父亲大人,三娘刚才偶从书房后路过,听见父亲大人这里传来关于文新郡主被劫一案的讨论,三娘心有所感,所以斗胆前来父亲这里打扰。”

    “哦,三娘竟然有些想法,这倒是让为父吃惊,不妨说来听一听。”慕容清的声音之中明显有一些惊讶之意。

    其实慕容清今天让慕容袆进书房,是因为前一阵已经从韩冬那里知道了慕容袆最近三个月以来会不时去书斋里借阅一些断案典籍来看,这让慕容清十分惊讶。正巧最近京郊发生了一起震惊朝野的截杀案,案件正在慕容清手中,十分棘手,慕容清便让韩冬侧面透露给了慕容袆。当时慕容清虽然不抱着让慕容袆帮忙破案的想法,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让韩冬那样做了。

    在文新郡主被劫案中,死亡的是一位侍婢,身上并无特殊之处,容貌普通,十二三岁年纪。失踪的其他几位婢女后来均已找到,但是她们统一都失去了失踪后的记忆,并不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值得奇怪的是,这几位婢女都是自己回朱国公府的,只说醒来后身在郊外的玉米地里,身旁并无他人,因此就自己回了朱国公府。

    文新郡主被劫之案还没有告破,又传来了新的不好的消息。

    城东山下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在山脚下,正是那日文新郡主踏青的地方。尸体并不是那日朱国公府失踪的几个丫鬟之一,而是

    礼部侍郎曹岩华家的二小姐曹良凤。曹良凤是失踪在自潜溪寺上香回府的路上,当日回府的途中,曹二小姐便说需要下车方便一下,几个丫鬟本不是很放心,奈何曹二小姐却是憋得久了,便安排贴身丫鬟在不远处守着,自己走到草丛中小解。几个丫鬟等了片刻,不见曹二小姐的动静,便去寻找,没想到曹二小姐却是失去了踪影。当时几个丫鬟在附近寻找了很久,害怕曹二小姐出事,就派了几人留在那里,其他人回府报信。礼部侍郎曹岩华得到消息后,立刻就通知了京畿卫,京畿卫一见是礼部侍郎的女儿失踪了,也很快就派了人去寻找,可是将城东山头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曹二小姐的踪迹。

    礼部侍郎家共有三子一女,这曹二小姐可是礼部侍郎和夫人的掌上明珠,知道京畿卫没有找到曹二小姐,礼部侍郎夫人当时就不依了,就差在礼部侍郎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了。于是礼部侍郎只能求助于大理寺,慕容清无法拒绝,便派了大理正孔尚仁去勘察此案。没想到人没找到,到是发现了曹二小姐的尸体。这消息传到礼部侍郎家,曹夫人当时就晕死了过去。

    这个消息在京城迅速传开,据说曹二小姐的身上还有鞭痕,传言便更是沸沸扬扬。一会是变态杀手专门截杀世家闺女,一会又是采花贼流连京城贵女。直把世家小姐们吓得不敢离开家门,京城是一片风声鹤唳,京畿卫更是急得头发都白了,时常去找大理寺卿慕容清求助。慕容清见事态扩大化,也向帮助京畿卫早日侦破此案,于是便派大理正孔尚仁继续协助京畿卫查案。

    本来这事与慕容清的关系不大,大理寺主要是负责狱讼案件的审理,并不负责缉拿凶犯。但是事情就出在大理正身上,大理正孔尚仁在协助京畿卫查案之后的第三天,居然也失踪了。

    这下连皇上也被惊动了。

    这礼部侍郎的夫人与皇后是远房亲戚,石二小姐被害一事自也传到了皇后耳中。再加上朱贵妃的妹妹也与此案件又关,皇上也关注起来。大理正孔尚仁的失踪是案件进一步扩大化,嘉轩帝便下令由慕容清主破此案,京畿卫全力协助。

    曹二小姐也是十三岁,容貌秀丽,体有鞭伤。关键在于曹二小姐与之前被凶手杀害的侍婢并无共同之处,让人不理解的是凶手为何杀害她们?

    每次想到这里,慕容清就会觉得思绪混乱,这也是大理寺其他官员争执的地方。

    慕容祎早就把这两个案件想了个透彻,此时此刻抓住了机会,沉着的说道:“父亲,女儿有几点拙见,不知能不能说上一说?”

    “哦?三娘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不知道是不是病急乱投医,虽然有些惊诧,慕容清还是鼓励着慕容祎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