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要准备驱魔了

    更新时间:2016-08-09 07:28:11本章字数:2745字

    释法生他们把林晓敏带回了医院,释妙智一直在医院等他们,并没有离去。

    释法生把还在昏迷当中的林晓敏交给了释妙智,并把魔罗上身的情况也告诉了他。释妙智为林晓敏另外开了一间单人病房,把一切都安顿妥当,便开始商量如何处理的事情。

    释妙智说:“虽然魔罗上身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但应该跟鬼上身差不多。我只要进去精神世界把它抓出来就行了。”

    樊长昊说:“你进去可是碓头砸磨扇实打实的。你也知道魔罗跟鬼不是一个级别的,它比鬼厉害得多。你只是一个文僧不懂战斗,你会吃亏的。”

    释妙智点头说:“嗯,这个我也知道。不过我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樊长昊说:“万一你的元神被他抓住的话,就有可能会变成呆子的风险。你最好找一个帮手跟你一起进去抓他。”

    释妙智摇摇头说:“以我的能力还没有办法携带其他人的灵魂一起进去别人的精神世界。而且再说了,即使把别人的灵魂带进去了,也不能保证可以把他的神通也能一起带进去。万一带不进,岂不是把别人也陷进危险之中吗?”

    樊长昊点点头,说:“那也是。”

    释妙智说:“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突然“嘀哩嘀哩嘀哩”的一阵电话铃响,是樊长昊的电话。樊长昊拿起电话接通了,听那边说了几句话后,他生气地回答说:“现在快一点了,你怎么这个点数才回来?而且还不带钥匙!你不知道学校有宵禁的规定吗?”

    电话那头也说了一些话,应该都是些求情讨好的话。樊长昊说:“你先在宿舍门口等着吧,我正在去洗手间,等下就回来。下次你再有这种情况,我就要上报学管理部了。”

    樊长昊挂掉电话之后摇头叹气,说:“现在的学生真的不知所谓。”

    释妙智说:“你学校有事,先回去吧。”

    樊长昊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先回去开个门,然后马上就回来。”

    释妙智说:“不用了,你今天也很累了,这里有法生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樊长浩看了一眼释法生,他今天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不俗,他在的话确实可以放心。于是点点头说:“也行。”

    正打算离开,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又说:“法生,我给你一件法器。”然后从腰包里掏出了一个黄铜葫芦,递给释法生。释法生接过葫芦看了看,只见那个葫芦通体都是用黄铜铸造的,表面抛光得光可鉴人,底部另外镶嵌了一块铜板。铜板上刻着一些咒文和符号。

    樊长昊接着说:“魔罗离开了人体之后,是没办法在这个空间里自由飘荡的,没有我打开空间的裂缝,它也回不去地界,必定要找一件物品依附,一般的物品没有锁魂的功能,它可以自由地往其他物品转移,最后跑掉。如果不想让它逃跑,就用这个葫芦把他收住,那他就逃不掉了。”

    接着,樊长昊把指诀跟咒语都教给了释法生,释法生一下便记住了。

    樊长昊准备要走,释法生连忙叫住,说:“长昊兄,稍等一下。”樊长昊问:“什么事呢?”

    释法生从怀中拿出那副墨镜递给樊长昊,说:“眼镜还给你。”他为人正直,一向有借有还,不随便占人家的便宜。

    樊长昊一手按住释法生的手,说:“这副眼镜送给你吧。”

    释法生说:“这么贵重的宝物,小弟怎么好意思收?”

    樊长昊说:“这副墨镜虽然珍贵,但也不算什么贵重物品,是我师弟做的法宝。带上它可以分辨人、仙、妖。如果是人类的话,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分别,是仙类的话眼睛会透出蓝光,妖类的话眼睛会透出红光。戴着它,将来你抓罗刹的时候就可以一眼分辨出他们了,这对你很有帮助。不仅这样,这副眼镜还可以看到灵体。等会魔罗被揪出来,你就能一眼看到它了。”

    释法生听了之后,也有些心动了,樊长昊又说:“再说了,小弟今天与你初次见面,都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就当作见面礼吧。”

    释法生憨笑着说:“那小弟就不客气了,可是我有没准备到什么回礼。”

    樊长昊拍了下释法生的臂膀,笑着说:“说回礼就见外啦。好了,我要先走了。”于是双手捏起法诀,正准备施展神通异能,空间跳跃回去学校宿舍。

    一瞥之间,看见释法生背后的林晓霞双眼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他心中一怔,想道:这女孩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我还差点忽略了她的存在。虽然今晚她算是见识到了玄门中的一些奇异的东西,但我毕竟对她并不了解,还是不要把老底翻出来给她看,需得有所留。

    于是干笑了两声说:“呵呵,我掐指一算,现在已经没有公交车了,看来我只好走路回去了。”释妙智很机智,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释法生为人耿直,并没有领悟到其中的隐意,他说:“这个钟数不用算都知道没有公交车了,末班车十一点就过了。我有电单车,你不嫌弃的话,我送你回去。”

    樊长昊说:“这倒不用,你还是在这里帮释妙智护法吧,我自己回去也好快的。”

    这时,释妙智也暗暗地向释法生使了个眼色。释法生虽然对他这个眼色的含义还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既然释妙智给他使眼色,那大概意思就是叫他不要多说,这点他还是懂的,于是点点头,不再说话。

    于是樊长昊走出了病房,匆匆忙忙地跑下楼梯。在一楼的楼梯间四处张望了一会,确定附近确实没有人了。于是手捏法诀,口中唱着咒文,说了声:“急急如律令,叱!”手指向前一指,他的面前凌空出现了一个空间圆洞,洞中是学校那一边的景象。

    他“嗖”的一下,跳进了圆洞,圆洞立刻就消失无踪了。

    再说释妙智,他正准备要为林晓敏驱除魔罗。眼睛瞥了一下林晓霞,想到,听释法生他们说,这个小姑娘今天亲眼见到她阿姐被魔罗上身了,帮她阿姐驱魔虽然不是不可相告。但毕竟她是一个门外之人,在他面前施法总觉得有点不自在的感觉。而且像他这种精神类异能神通,施展起来必须排除所有杂念,要完全静心。有一个不信任的人在旁边,又怎么平静得下来。

    于是对林晓霞说:“我现在要帮你阿姐驱除魔罗,你在外面等候吧。”

    林晓霞说:“驱魔的情景我在电视上见过,能接受,我在旁边看就可以了。”她一听到驱魔,就联想起在电视上看到那些驱魔电影的恐怖情景。以前她是不信的,但刚刚经历了那些事情后她就相信了。

    她以为这位医生是怕她看到恐怖情景会接受不了,所以才让她在外面等候。并不知道释妙智其实是觉得不自在,怕受干扰。

    释妙智说:“驱魔其实与电视上演的并不一样,我只是觉得有人在旁边不太方便,会影响到我。”

    林晓霞沉吟不语,可眼睛就盯着释法生看。

    释妙智看见她的样子,似乎是在说‘怎么他又能在这里?’于是对释法生说:“少虎兄,你帮我看一下门口吧,别让其他人随便进来干扰。”

    释法生抬了抬手中的黄铜葫芦,说:“等下魔罗了出来,我还要帮忙去收它。”

    释妙智说:“放心吧,等下我把它抓出来,一时半会它也逃不掉。你把黄铜葫芦给我,我可以自己把它收进去。刚才长昊兄说的指诀和咒文我都记得。”释妙智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林晓霞。 

    释法生看见释妙智的眼神,心中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说声“好。”然后就把黄铜葫芦交给了释妙智,转身就准备走出病房。

    他一瞥眼看见林晓霞还愣愣地盯着自己,似乎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于是右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大踏步地往病房外就走。

    林晓霞被抓住之后并没有挣扎,只是咬着嘴唇被他一直拉着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