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不敢逾越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6-09-14 15:37:07本章字数:2626字

    释法生关上病房门,然后拉着林晓霞走到旁边的走廊长椅前坐下。接着,右手往下一按,林晓霞顺势就坐在了他的身边。

    这时候释法生才回头看一眼林晓霞,只见林晓霞低着头,咬着嘴唇,脸蛋微红,目光一直盯着她被拉着的那只手。释法生这时才猛然感觉到尴尬起来,手连忙缩了回去。

    以前他还是陈少虎的时候,拉女孩子的手只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甚至搂搂抱抱啊,亲嘴啊,哪怕是干男女之事也是常有的。只是那些女孩都是投怀送抱的,本身就表现得理所当然,而林晓霞却表现的十分拘谨。再加上现在自己已经是出家人了,这样拉着她的手着实十分不妥。

    李晓霞见他的手匆匆地缩了回去,于是就抬头望向他的脸。

    两个人四目相对,释法生看见林晓霞眼里流露出了一点炽热的眼神,与平日冷峻的眼神不一样。又见她嫩白的脸上泛出的淡淡红晕,宝石般晶莹的眼睛,挺立的鼻子,紧咬着又小又薄的嘴唇,纯是像蔷薇花一样粉红,身材苗条,腿长腰细。虽然不丰满,但充满着一股青春少艾的气息。

    释法生不禁心神一荡。过去在他身边出现的女人都是些妖媚庸俗的人,那些妖艳女人只是能令他觉得快乐和欢喜。而像林晓霞这种清新脱俗的气息,才是能让他感到心动。释法生平生只遇到过一个这样的人,那就是释妙静,真的很像。

    他不禁愣了一下,但他马上就回过神来,连忙扭过头,双手叉在胸前,眼睛盯着墙壁上的宣传画,不敢再去看她。

    林晓霞见他避开了自己的目光,于是也收回了目光,手放在膝盖上,低着头,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走廊上已经没有病人和家属们的身影了,只有护士站里还有两名护士静静地坐在那里处理一些资料。

    走廊的窗户是敞开的,一阵轻轻的夜风飘了进来,掠过林晓霞的身边,流到了释法生的面前,那阵夜风把林晓霞那淡淡的少女清香也带到了释法生面前。

    释法生心中不禁泛起了阵阵涟漪,难以平复。他不由得紧张起来,不断在心中提醒自己:我是出家人,不能对别人动凡心!即使真的是动了……也只能对释妙静。

    释法生心中念叨,眼睛不敢斜视地盯着墙上的宣传画,一声不吭。两个人就这样寂静无声地坐在一起,气氛十分尴尬。

    片刻,林晓霞有点呆不住了,于是左右两只脚一上一下地轮番踢了起来,像自由泳踢水一样。动作虽然很轻,但长椅还是被她带得一下一下地抖动。

    突然她说:“你的名字是叫陈少虎吧?”释法生“嗯”地应了一声。

    林晓霞又说:“但是我刚才听到他们叫你法生。为什么会这样叫呢?”

    释法生不知道怎么回答,沉吟了一下,说:“这是他们叫我的外号。”

    林晓霞说:“那你这个外号是什么意思呢?”

    释法生又沉吟了一下,关于法生这个法名,是因为他当年被罗刹抓去准备进行祭祀,幸好被释妙静他们救了回来,之后就落发进了空门,他的辈分排在妙静之后,而本门的辈分排序是“无、量、智、慧、悟、圆、觉、玄、妙、法、门、真、如、性”所以是“法”之辈,再加上他在俗世中举办了葬礼,因此就取了个“生”字,意思是说他重获新生,只是这一点他不方便说。于是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叫我。”

    林晓霞说:“被起的外号一般都和那个人有相应的特点,但是我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法生是代表什么意思。”她顿了顿,见释法生没什么回应,又说“像我也有个外号,以前在警校的时候被叫做小狐狸。因为我那时候很狡猾的,喜欢搞些古灵精怪的东西。有一次我们班里面举行现场侦察推理测验,教官故意藏起了一条线索。各师兄到处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线索链都到那里断开了。我当时就猜他多半把线索藏起来。当时我知道那位警官正追求警校校的另一位女警官,但是一直都追不上。于是我就躲在一边,偷偷地以那个女警官的口吻写了一封情信,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在这个时间见他跟他讲,晚了她就要离开了。然后趁他在巡视其他师兄的调查工作时,偷偷地把那封情书放到了他讲台上。他一回到讲台前就看见了那封情书。看完之后就借口说让我们独立完成,等会够钟了就回来收答案,然后就出去赴约了。其实这种小伎俩,只要认真分析一下就会识穿的了。可是男人嘛,遇到这种事情总是会用下半身思考。”说这句话的时候,林晓霞故意瞄了一眼释法生的神情。可释法生居然神情木讷,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林晓霞觉得有点无趣了,回过头又继续说:“于是我趁他离开了,就去翻他的讲台,发现他那柜桶是锁着的,但那种小锁又怎么难得到我?果然,我在他的柜桶里找到了记录那条线索的笔记本。于是我记录下了线索,又把笔记本放了回去锁上。本来我想等他回来就交题了。但是突然想到如果只有我交对答案的话,那么他就知道我偷看了隐藏的线索,他现在出去赴约,肯定是见不到那位女警官的。那么他就会确定是我在搞鬼了。于是我就把答案分享给其他跟我比较好关系的师兄,这样他就猜不出是谁弄的了。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那教官才满脸郁闷地走回来。我们几组人都交了正确答案,教官当时也分辨不出是谁搞的鬼。虽然后来过了一个星期还是把我查出来了,然后对我做了处分。但是就这样我就有了小狐狸的外号。”

    林晓霞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释法生,见他依然叉着双手,看着墙上的宣传画一动不动的。心中有点气了,又问:“那你法生的外号是什么情况下起的呢?”

    释法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始终都没有转头正视林晓霞。

    林晓霞本来是想用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来打开话题,跟他聊聊天的。这些不算很“光彩”的旧事平日里还真不愿意跟别人讲。没想到现在自己把心窝掏了,对方给竟然没有半点回报,甚至连个表态或评价都没有。

    林晓霞鼓起腮帮,皱着眉头盯着他。心中实在是委屈,平日里她问别人话,可从来都没人敢这么爱理不理的,但对着这个豪悍猛男却又恼不起来。半响,叹了口气,说:“我下去士多买点喝的,你要喝什么?”她想离开一下,免得气氛这么尴尬。

    释法生依然是摇摇头,说:“不用了,我不渴。”

    林晓霞翻了个白眼,站起来,说了声:“好吧。”然后转过身,慢悠悠地向电梯间走去。

    这时候释法生才轻轻地吐了口气,扭过头,偷偷地看了一眼林晓霞的背影。见她苗条的身形走起路来婀娜轻盈,释法生两只耳朵突然唰的一下都红透了。

    刚才他假装在看墙上的宣传画,其实半点都没看进去,心里只是一直在念着静心咒,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可有趣的是林晓霞说的话却一字不漏地全听进去了。

    现在林晓霞转身离开,他心中那股情绪才像决堤一样一下子释放出来。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晓霞的背影,看着她一步步地走向电梯间。那种仿佛熟悉的让他心动的感觉,令他即使用上九牛二虎之力也无法把目光抽离。

    当林晓霞转身面向电梯准备按钮的时候,释法才生慌张地回过头,又假装看墙上的宣传画,生怕被林晓霞发现自己在偷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