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强大的精神幻术

    更新时间:2016-09-17 12:34:50本章字数:4839字

    再说释妙智。他等释法生拉了林晓霞出去之后。便搬了一张椅子,放到林晓敏的床边。正坐在椅子上,然后双手结了一个三密观手印。手指点在林晓敏眉心的印堂穴上。闭上眼睛,准备念颂真言:“唵,卢计……”。

    他刚念了两个字,忽地睁开眼睛,他突然回想起了刚才樊长昊所说的话,魔罗比一般的厉鬼厉害很多,万一不敌反过来被他制住,那自己可能就会变成呆子,所以还是要做一下保险措施。

    于是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支金色的漆笔,在左手手心上用梵文写了一个“回”字,收起笔,双手再次结起手印,点在林晓霞的印堂穴上。闭上眼睛,念颂真言“唵,卢计缚湿罗……”,眼中流光闪动,已经进入了林晓敏的精神世界。

    林小敏的精神世界是一片荒芜的沙漠,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天色定格在了黄昏,不热,但很孤寂。沙漠中间搭着一顶陈旧发黄的帐篷。释妙智想,那里应该就是林小敏的灵魂居所。

    正当释妙智迈步走向帐篷的时候,霹雳啪啦!天空响起了几声惊雷。墨汁一样的乌云从天空的四周翻涌而至,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花生般大小的黑雨瞬间倾泻而下,那雨黑得简直就是墨汁,沙漠顷刻间变成黑色的海洋。这个世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雨很快停了,但墨云并没有散去,电光在墨云深处不停地闪动着。在微弱的电光映照下,呈现在释妙智眼前的是深黑色的海洋和黑压压的天空。海浪在涌动着,释妙智低头仔细一看,那海水根本不是什么墨汁,而是连绵不断的黑色长发,长发好像有生命一样不断地翻涌扭动,带着他脚下的小木船在向前漂移。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踏上这小木船的,而小木船的质感根本就不像什么木头,软绵绵的,好像踩在一具动物尸体上一样。释妙智抬头望向小船飘去的方向,海洋的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座十几米高的巨门。门的样子是一个巨型的骷髅头,骷髅头上的两颗眼珠似乎一直在盯着他的移动。门是骷髅的口,里面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没有半丝的光。

    释妙智倒吸一口凉气,隐约嗅到了骷髅门飘来的一股腥臭气息。闯惯了精神世界的释妙智面对这个骷髅门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释妙智用力深呼吸几次,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眼前这一切都是幻术,那魔罗正躲在暗处准备吞噬他的精神。不能让魔罗得逞!于是他右手立刻结起半个“光聚佛顶印”,诵起真言:“曩莫,三曼多没驮喃,怛陵,帝儒啰施,邬瑟抳洒,娑嚩贺……”光聚佛顶印为五大佛顶印之一,能照破众生黑暗,破坏一切障碍,驱除难伏之鬼魅。

    瞬间,手印发出了耀眼的佛光,虽然佛光只能照到他跟前两米的距离,但佛光所到之处,地上的黑色长发迅即褪去,露出了原本的沙漠,就连脚下的小木船也随之而消散。小木船消散之后竟然现出了一只甲鱼这么大的巨型蟑螂,原来释妙智一直站在那只蟑螂上!蟑螂被佛光一照,“嗖”的一下就往黑暗处钻。释妙智冷不防被他这么一带,整个人“咚”的一下坐倒在地,幸好他起来得快,在幻象倒袭之前重新诵起了真言,把幻象排除在佛光之外。

    想起刚才一直站在一只巨型的蟑螂上,释妙智觉得自己就像刚从粪坑里跳出来一样,浑身有一种无比厌恶的肮脏和麻痒感,就算用洁厕精洗澡,恐怕也洗不干净。

    释妙智定了定神,心想:这魔罗的法力比我想象中高,而且现在他是主我是客,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我不如恐吓一下他,让他自己离开林小敏的身体,好免去一场恶战。于是释妙智大声喊道:“你最好乖乖地离开林小敏的身体,否则我就会用佛法把你打得灰飞烟灭!”

    “哈哈哈哈哈……”一阵刮骨般怪啸响起,天空中传来了一把声音:“就凭你?”

    “你那个控制小娅的族人已经被我净化了,还送去转生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已经跟林晓敏结为一体,你那些雕虫小技奈何不了我。哈哈哈哈!”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哈哈哈……”一阵惊魂振魄的怪笑。

    释妙智知道这次只能硬着头皮死顶了,于是他一边念诵真言,一边向骷髅门走去。因为骷髅门的地方正是原来的黄旧帐篷,释妙智反复在心里念:那骷髅门只是幻术,没什么可怕的……

    释妙智举着泛着佛光的手印,就像举着一根蜡烛在不见天日的矿洞中探路一样,除了能看清跟前两米的路,四周都是令人窒息的黑暗。走着走着,忽然背后吹来了一阵阴风,他马上回过头一看,什么也没有。释妙智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盯着远方的黑暗处。

    良久,什么动静都没有。于是他又回过头继续向前走。走了两三步,背后又吹来一阵阴风。释妙智立马转身瞪大眼睛盯着黑暗处,良久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动静,释妙智这次没转回头,而是倒退着向骷髅门的方向走去,因为他有强烈的感觉,这两股阴风绝对不是无故而起的。

    一步、两步、三步……释妙智盯着远方黑暗处慢慢地倒退着,四周平静得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急速心跳声。

    突然,一把声音贴着释妙智的耳边幽幽地说:“进了门我就把你吃了。”那声音就在耳根后方!释妙智吓了一大跳,全身肌肉猛然一紧:他什么时候站在我背后我居然一点都没发现!释妙智急忙转身举起手印往背后就打!“嗖”的一下打了个空,只看到一只乌鸦从他的肩膀方向“啪啪啪啪”的飞向了天空,却没看到魔罗的身影。

    释妙智回过神来看一下骷髅门,眼前的景象再一次震住了他。原本的长发黑海和骷髅门已经消失不见了,换来的是一片连绵不断的黑木森林。森林的树木没有树叶只有树枝,那树枝成怪异的弯曲状,就像一只只枯瘦的鬼爪。

    这回释妙智犹豫了:这片郁郁的森林一望无际,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是林晓敏的灵魂居所,走进去以后很容易就迷失方向,到底还进不进去呢?况且恐惧已经开始吞噬着释妙智的心智。

    正在他犹豫中,森林深处仿佛出现一名白衣长发女子的身影。她的长发遮住了脸,虽然看不清样子,但从体型上一眼就能认出是林晓敏。那女子寂静地伫立在那里,仿佛在注视着释妙智,看得释妙智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可既然看到了林晓敏,又怎么能不进去看个究竟呢?

    释妙智仗着佛法护身,咬紧牙把心一横,右手紧紧的捏着“光聚佛顶印”,口中的大声朗诵着真言,咒文一次比一次快,步伐却一次比一次小地走进了黑木森林,森林的树枝遇到了佛光都纷纷弯曲向后躲闪。大约走了三十多步便来到了白衣女子身前,女子依然是寂静地伫立着,静得就像是一个稻草人,除了白衣和黑发,都看不到半分的肌肤。

    释妙智伸出左手想去拉她,可刚抬起便想起了什么,马上收了回去,改为用右手的手印去挑她的衣袖。带着佛光的手印刚碰到白衣女子的衣袖,白衣女子“唰”的一下,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白衣黑发一股脑地塌到地上,只剩衣袖还挂在释妙智的手印上。

    是陷阱!释妙智连忙回头看一下自己进来的地方,那里同样变成了一片深不见底的黑幕森林,森林中传来一阵嘻嘻嘻嘻的诡异奸笑。释妙智愣住了,自己刚才明明只走了不到三十步,怎么可能会走得这么深呢?那肯定是幻术!

    释妙智连忙摔下白衣,往自己进来的方向拔腿飞奔,但跑了一百多步,前方仍然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木森林。突然,他发现前方三四米处的地上有一摊白色的物体。他颤颤惊惊地走了过去,一看,那是刚才扔下的白衣和黑发!

    这时候他彻底慌了,带着惊恐的眼神四周张望,到处都是不见尽头的黑色树木。这时候,他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对翅膀飞出这片森林。慌乱之下,就连他念了无数遍的真言都开始出错了,手印的佛光变得忽明忽暗,连鬼爪树也随着佛光一迎一送。

    正当他六神无主佛光暗淡的时候,背后突然伸来一根树枝,缠住了他的嘴,把他整个人提到了半空,顿时使他无法念诵真言,手印上的佛光瞬间消失。鬼爪树枝失去了佛光的压制,瞬间弹回来把释妙智的身体和手给缠住,生硬硬的把他的手印给解开。释妙智越挣扎,鬼爪就缠得越紧,最后就像被包在茧里的小虫一样,动掸不得。缠着释妙智的几棵鬼爪黑树,慢慢的往土地里陷,很快,释妙智的双脚已经碰到了沼泽一样的地面,并冒出了一缕青烟。

    眼看释妙智的灵魂将会被这片黑木森林所吞噬。释妙智曾经听说过,灵魂被吞噬的时候,就好像掉进了硫酸池,身体会被一块块地腐蚀,溃烂,然后化成青烟。你会在刺骨的剧痛中疯狂地惨叫,你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尖叫中化成一缕缕的青烟,你会在烂掉的皮肤下看到自己的肌肉,肌肉烂掉后露出惨白的骨头,骨头也接着一点一点地冒烟消失……

    想到这里,释妙智死命得揣动着一直紧握的左拳,终于被他揣出了一点空间。说时迟那是快,他猛地一张左手,手心那金漆“回”字梵文泛出了刺眼的强光,接着用力一握!“轰”!一阵剧烈的爆炸,释妙智的灵魂和方圆十米的鬼爪树都被炸得粉碎。

    释妙智猛地一吸气,用力一睁眼,看到了病床上的林晓敏。终于回到自己的身体了,释妙智长长的抒了口气。为了防止镇静剂药效消失后魔化的林晓敏会起来作祟,释妙智决定用病床上的约束带捆绑林晓敏的身体。

    正当他捆完了右手准备捆左手的时候。林晓敏便猛然睁开了眼睛,扭过头盯着释妙智,黑洞洞的眼瞳里有几根鬼爪树枝好像要从里面伸出来抓释妙智!释妙智连忙把她的左手捆紧,准备去捆她的腿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左手被鬼爪牢牢地抓住了,怎么扯也扯不出来!他不禁惊呼一声,右手用力去掰鬼爪,手一搭才发现抓住自己手腕的只是捆绑林晓敏的约束带,原来自己一时紧张把自己的手也一起捆上了。

    眼看着林晓敏带着狰狞的笑意慢慢地漂浮起来,释妙智慌忙从身边的药品车上抄起一根预先吸满麻醉剂的注射器,狠狠地插进林晓霞的颈动脉上用力一挤!两人分量的麻醉剂一下子都注入了林晓敏的动脉里,林晓敏终于摔回了床上,双眼慢慢闭合起来。

    这时候释妙智才想起刚才打的剂量随时可以导致林晓敏死亡。但不管怎么说,先把她捆起来再想补救措施吧。于是释妙智把自己的左手松了出来,再把林晓敏重新仔细地捆绑好。

    刚坐下来背后便响起了一把声音:“嘿!”释妙智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回头一看,是林晓敏!她是怎么从床上跳到我背后的?释妙智猛的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那林晓敏一脸不解地问:“什么事这么惊慌?还喊救命了?”

    释妙智听她这么一问,定了定神,才发现原来那是林晓霞不是林晓敏,她两姐妹长得是在太像了,怆惶之间几乎被她吓破了胆。

    释妙智站了起来,问:“法生呢?”

    “他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家里出了点事,脸色看上去十分的凝重。他还把樊长昊的电话给了我,说一出现什么异常情况马上打电话给他,千万不要逞强。还千叮万嘱我在你出来之前绝对不能离开。然后就走了。”

    “嗯。”释妙智点了点头。

    林晓霞突然侧过头,向着释妙智背后说:“姐,你醒啦?”

    释妙智打了个寒颤,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她居然醒得这么快?那可是两人份的麻醉剂啊!释妙智猛一转身,只见林晓敏瞪大眼睛盯着他!不过幸运的是她除了眼睛以外,身体其它部分都还不能动掸,看来麻醉剂还不是完全没用的。但这摩罗实在是太厉害了,恐怕不用多久麻醉剂就会失效,到时候就不堪设想了,还是先下手为强!

    释妙智连忙让林晓霞先到门外看守,自己回头用右手按住林晓敏的额头,左手拇指和无名指相扣,结起了楞严根本印,口中急念楞严神咒。楞严神咒是大佛顶之首,威力巨大,能降伏一切天魔外道。

    林晓敏体内的摩罗被楞严咒所压,口中发出雌雄莫辨的怪叫,她的脸变得异常狰狞可怕,甚至可以用溃烂来形容,她恶狠狠地盯着释妙智,吼道:“死秃驴!我要杀了你!”释妙智没理她,仍然急速地念动着咒文。

    “不用几天我们就会把你们的法会连根拔起!到时候我要把你一寸一寸皮撕下来,一口一口肉生吃下去。啊……”

    “就凭你们摩罗族,连人间界都来不了,更别说撼动我们强大的法会了!”说完,释妙智继续念动楞严咒。

    “啊……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们就一个族吗?我们的百年大计岂是你这小子能看穿的!”

    “什么百年大计?”释妙智边问边念咒文。

    “你们法会妄自尊大,我们已经联合了整个地界和天界一起剿灭你们!啊……”

    “方谬!”释妙智知道摩罗是出了名的鬼话连篇,还是问重点要紧,于是问:“你把林晓敏的灵魂藏到哪里去了?”

    “在我肚子,我已经把它吃了!哈哈哈哈……啊……”

    “既然这样我就把你灭了!反正留你已经没用!”释妙智的楞严咒念得更急了。

    “啊……不!我没吃她,她还在身体里,你进来,我带你去看。嘻嘻嘻嘻……”

    释妙智生气了,他越生气摩罗就越痛苦。最后摩罗终于撑不住了,哀求说:“停!停!停!不要念了,你只要找到虎姬……”话音未落,“哐啷”一声巨响,病房窗口的玻璃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