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同德寺被围攻

    更新时间:2020-05-03 19:09:48本章字数:2901字

    释法生到底去了哪里呢?原来在林晓霞出去买饮料不久他便收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释玄通打来的,电话里释玄通的语气显得特别着急,他说同德寺被一大群罗刹围困了,具体数量他也不知道,总之就是很多。让释法生赶紧回来解围。释法生听了电话以后心中特别着急,本想马上赶回去的,但释妙智这边又正在紧要关头。于是他连忙打电话给林小霞,说:“快,你马上回来。”

    “怎么啦?这么快就想我了?”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马上回来,我有急事找你。”

    林晓霞从释法生的语气里也听出了他不是在开玩笑。挂了电话扁了扁嘴,便匆匆地赶回了医院。

    释法生一见到林晓霞便说:“我家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马上回去处理。这里你帮我看守好,千万不要大意!”

    “家里有事?你不是一个人住的吗?你是失窃了还是失火了?”

    “都不是。这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你帮我看好这里,千万不能大意。如果有控制不了的情况,马上打电话给樊长昊,让他立刻过来帮忙。”说完释发生把樊长昊的手机号码用短信发给了林晓霞。

    “放心吧,我有枪。”林晓霞拍了拍腰间。

    释法生一边倒退着走向楼梯,一边叮嘱林晓霞说:“你的枪作用不大,相信我有事立刻找樊长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快去吧。”林晓霞口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她认为樊长昊离这里这么远,就算他本事再大,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她也没有樊长昊的电话转存到电话本里。

    释法生叮嘱完以后便转过身,飞奔出了医院。骑上摩托车便向同德寺疾驰而去。

    同德寺前方的主路是一条约二百米长的小山坡,释法生停在坡顶上往下面探视。只见同德寺被一大群罗刹围得水泄不通,粗略数一下将近有一百个,前门、后门都被堵住了。那些罗刹个个都已经现出了本相,蓝脸红发獠牙外露,相貌十分凶残。

    他们对着同德寺高声叫嚣,有的说:“死秃驴!快出来给我们吃。”有的说:“你再不开门我就拆了你的寺!”有的说些污言秽语,甚至有一些去踢门,有一些去拍窗。这么多罗刹,别说攻打进去能把同德寺移为平地,把释玄通撕为碎片,就算是平常地挤进去都能把这小小的同德寺给撑破。释玄通一个文僧在寺里,独自面对门外这将近一百个燥动的罗刹,想必已经被吓得四肢发软,天旋地转。

    但奇怪的是,罗刹们并没有实际的进攻,好像是在等待着某个人发总攻指令。又或者同德寺有释法生从不知道的镇寺法器,使罗刹们有所顾忌。

    不过要对付这么多罗刹,就算是释法生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硬闯的话也一定会吃亏的,必须来一个出其不意的突袭。

    于是释法生把摩托车倒退回小山坡下,然后加大油门往山坡上冲,到了坡顶上基本达到时速八十迈。他马上抓离合,关灯,熄火,挂空挡。摩托车就像一只黑夜的精灵,无声无息地从坡顶上向罗刹群高速俯冲而去,而释法生就蹲在了摩托车的座椅上。等到摩托车离罗刹群将近三十米的时候,释法生猛然纵身一跃!整个人窜进了天空的夜色里消失不见了。

    摩托车因为山坡俯冲的加速,以差不多一百二十迈的车速冲进了罗刹群,顿时撞翻了一大片。罗刹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一下子打懵了,都纷纷回过头怒视摩托车飞来的方向。可偏偏那里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后门处有一只罗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接着翻起了一股劲风。原来释法生从天空中直坠而下,双脚正正地踩在那罗刹的两个肩膀上,巨大的下坠力把他的腿跟脊椎都压成粉碎性骨折,整个身体畸形地瘫软在地上,只有脸还在痛苦地扭曲着。

    罗刹们听到惨叫纷纷回头望向叫声的方向。只见释法生双手叉胸,像一尊恢弘的雕像一样矗立在一具被压扁的罗刹尸体之上。释法生向他们呲一呲牙,露出了冷俊的笑容。有一些以前见识过释法生厉害的罗刹开始偷偷的往后退,另外那些不知死活的,纷纷从腰间抽出了武器。有砍刀、有铁棍,准备上来围攻释法生。

    释法生也从腰间抽出了他那副银铜合金双节降魔杵,从罗刹的尸体上慢慢地走下来,每一步都沉稳得像泰山落地,一股无形的杀气从释法生的身体向四面八方散射而出,罗刹们被这股杀气逼得不敢向前半步。释法生向前一步,罗刹们就后退一步,双方一直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终于有一只罗刹承受不住压力,仰起头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嘶哑的吼声中流露着对死亡的恐惧。恐惧到极点就会变成勇气,那罗刹举起手中的砍刀冲向了释法生。后面十来个罗刹见有人带头了,便也开始纷纷的逼近。释法生丝毫不为所动,表情冷得像一块冰。

    这时候那只发狂的罗刹冲到了跟前,释法生不躲不闪,右手手腕向上一抖,降魔杵“唰”的一下打到了罗刹的下巴,“啪”的一下蓝血飞溅,青烟滚滚,罗刹的半个脸飞上了天空。接着又有一个罗刹冲到面前,举起铁棍往释法生头顶就打,释法生不招不架,降魔杵打横一扫,“撕”地砍破了那罗刹半个胸膛,一股青烟从伤口喷出,罗刹一声惨叫向后折断倒地。

    这时候释法生眼睛余光瞥到了有几个罗刹正准备围到他背后。打群架最怕的就是被人在背后袭击,可要是现在转身冲出重围那股气势就会没了,剩下的罗刹可能会一股脑地蜂拥而上。可释法生毕竟是释法生,是打惯了群架的人,眼睛早就撇到了一处墙角。趁另一只罗刹横劈过来的一刀,顺势蹬腿往空中一跃,一个空翻落到了墙角前。

    这时候敌人就只有前方九十度开口的地方,再多的敌人都只能排着队来送死。不过这么做也有一个弊端,就是没有躲闪的余地,只能硬碰硬,比的就是谁的手快。这方面释法生从来没有担心过,因为内壮系最大的两个特点就是力量大和速度快。那些罗刹刚举起武器,释法生的拳脚武器就已经打到了身上,而且都是一招致命。十几个罗刹就像西瓜一样,被打烂的打烂被踢飞的踢飞。其他的都纷纷站在圈外不敢前进,只会在那里晃动着武器叫嚣呐喊。

    释法生垂下降魔杵,又一次一步一步地向前逼近,罗刹们再一次纷纷后退。

    这时候后面有几个罗刹在窃窃私语,有一个说:“我们这次来的任务只是为了拖延他,不是来送死的对吧?”

    “是啊!”

    “反正这里这么多人,少我们几个不少吧?”

    “对,那我们还是先撤退吧!”

    “好,让其他人顶住就行了。”

    当然,这些话释法生并没有听到。不过一小撮罗刹的撤退,便引起了整个罗刹阵脚的骚动,这种骚动释法生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是个好机会,于是他挥动双节降魔杵舞起棍花,大吼一声,就像晴天响了一个霹雳,向着罗刹群中心直杀过去,好像一只饥饿的猛虎冲向了惊慌的羊群。那群罗刹本来就无心恋战,一见释法生这般凶猛的来势,“喔呵”一声扔下武器,通通掉头逃跑。

    释法生怎么肯放过他们!冲过去一手揪起跑得最慢的那个罗刹,像丢橄榄球一样往罗刹群一扔,顿时撞翻了五六个,接着冲上去一人一杵了结了他们的生命。罗刹们看到这个阵势,知道一大群往一个方向跑必定会死伤惨重。于是纷纷的四散逃窜,有一些往山上跑,有一些往崖下钻,有些站不稳脚的就这样滚下了山崖摔成了肉泥。顿时在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罗刹。

    释法生看到这个情景也知道追来也没有意义。于是冷笑一声,悠悠的晃着棍圈,回头走向自己的摩托车,一边走心里一边想:这群罗刹胆子真小,上百个这么多要是真的拼了命一起围攻我,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赢了我,可杀了这么十来个就被吓得满山乱跑,一点斗志都没有。想着想着,释法生的表情突然僵住了,他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要是他们这次来不是为了杀我?那么……遭了!难道是调虎离山?

    释法生连忙扶起摩托车,拧尽油门,往医院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