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医院遭到偷袭

    更新时间:2020-05-03 19:10:34本章字数:2348字

    释法生一路风驰电掣地来到了医院,摩托车就横停在医院门口,车钥匙没来得及摘,安全帽没来得及脱,人就往精神科的住院大楼方向飞奔而去。

    他电梯都不等了,直接就冲进楼梯间,左脚一蹬,右脚一跨,就已经跃上了一整层楼梯,紧接着一扭身,左脚一蹬,右脚一跨,就跃上了另一层楼梯,到了二楼。

    要不是医院住院楼外墙太陡,没有可借脚进行二次登踏的地方,而且在外面又会太引人注目,他真想直接就从外墙跳到六楼窗口上进去。

    就这样十来个跨越,就来到了六楼,林晓敏住院的那一层,一出楼梯间就往林晓敏的病房疾冲过去。他身形极快,所过之处刮起了一阵狂风。经过护士站的时候,那股狂风把桌面上的档案吹得到处乱飞,惊得两名值班护士一声尖叫,可偏偏又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释法生来到林晓敏的病房前,猛一推门,“啪哒”一声,门框上的锁扣应声崩断,飞出几米,病房门居然被反锁了!

    房门推开之后,一股寒风迎面扑来,病房的窗户已经被破开,玻璃碎片洒落一地,窗帘被夜风吹得鼓动飘扬。他一眼看到地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仰面躺着,男的俯脸趴着,那女的正是林晓霞。

    释法生大吃一惊,连忙冲上去。一手搂住林晓霞的脖子,抱起了她的上身,右手并起食中两指去试探她脖子上的脉搏,幸好脉搏还在。他又用手指在她鼻孔前试探了一下,呼吸均匀,似乎只是昏了过去。

    释法生连忙摇了摇林晓霞的肩膀,说:“晓霞,你醒一醒。”林晓霞眉头轻轻地动了动,但是还是没有醒来。

    释法生又摇了几次,见她还是没有苏醒,于是并起食中两指形成剑指,点在林晓霞的眉心印堂穴上,将灵力缓缓地输送给她。不需片刻,林晓霞轻轻地“嗯”了一声,眼皮慢慢地睁了开来。

    释法生轻轻地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猛然发现自己一直搂着林晓霞,由于刚才一时情急,居然乱了分寸。于是连忙把林晓霞放到地上,生怕被她发现自己搂着她。其实林晓霞在刚醒转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自己被释法生搂住,只是见他这么紧张地把自己放下,因此也装作不知道罢了。

    这时释法生向四周看了看,躺在林晓霞旁边那面朝下的男子,从衣着和身形上看,基本确定是释妙智,床上的林晓敏已经不见了。心想:莫非是释妙智敌不过这魔罗,灵魂被这摩罗抓去了。他想起樊长昊说,假如释妙智抓不住这魔罗,反过去被魔罗把灵魂抓去的话,那释妙智就会变成植物人。那这被魔罗附体的林晓敏应该就是打晕林晓霞后逃走了。

    他连忙翻起释妙智,同样试探了一下他的脉搏和气息,都很正常,现在关键是试探一下他的灵魂还在不在了。于是释法生右手并起剑指,点在释妙智的印堂穴上。把灵力缓缓地输给释妙智。

    释妙智是个有道行的人,灵力一到,便轻轻地哼了一声,醒了过来。

    释法生十分高兴。看来释妙智没有被抓去灵魂。于是连忙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释妙智扫了扫后脑勺,轻轻地吸了口气,说:“刚才我进去林晓敏的精神世界,准备去抓那魔罗。但是那魔罗实在是厉害,我斗它不过,逃了出来。只好退而求其次,使用楞严咒,强行把它逼出来。最后它实在支撑不住了,差一点就被逼出来的时候。突然我听到窗户玻璃爆破的声音,正想转过头去看个究竟。都还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后脑就被重击了一下,昏了过去。

    这时候释妙智眼角瞥到了躺在地上刚醒来的林晓霞。他说:“咦?怎么林警官你也被打晕了?”

    林晓霞缓缓地支起了身子,用手捂着后脑勺,轻轻地呻吟了一声,看来她后脑勺也是受到了袭击,现在还很痛。

    释妙智又问:“林警官,你是怎么被打晕的呢?有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林晓霞说:“我刚才在外面等候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间里有玻璃破碎和洒落的声音,我立刻推门进去,就看到施医生你已经趴在地上了,窗户被撞烂了,有一个瘦瘦的男人站在窗户前,手上还抱着我姐姐,正准备跳出去。那人我见过,就是在‘人间天堂’会所看到的那个会飞的人。我连忙拔出手枪指着他说‘快放下我姐!’我话刚说完,突然后脑勺就被人重重地打了一击,然后我就晕了过去。也没见他动手,估计他还有帮手躲在门后面偷袭我的。”

    释法生说:“是他?”他心中已经明白了九分。看来是那个飞天罗刹为了救这个魔罗同伴,故意找些喽啰虚张声势围攻同德寺,引自己离开。然后他就从窗户破窗而入,把同伴救走。

    接着他又看了看房门那边,房门一开,基本上是贴着墙,藏不了人的,林晓霞进来的话后面应该两个罗刹都能看到,又看到地上那翻倒的椅子,结合当时与那个罗刹交手的情形,释法生也基本猜测到当时的情形了。

    可罗刹跟魔罗本来是两路的,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来救它呢?这点他就想不明白了。

    林晓霞十分焦急地说:“那现在怎么办?”

    释法生说:“这个罗刹会飞。平时的交通摄像头根本没办法拍摄到他。只怕这次要算是失踪了。”

    林晓霞说:“那另一个呢?”

    释法生说:“只有一个,你一直守着门口,即使是进来两个,那肯定都是从窗户飞进来的。”

    林晓霞皱着眉头说了句:“是吗?那他是怎么从背后击晕我们的?”

    释法生指了指地上的椅子,说:“攻击你们的不是帮手,而是他用隔空移物的神通用椅子把你们击晕。他的能力你应该在会所那边见识过了。”

    林晓霞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一边沉吟,一边来回踱步,警队的监察手段她是知道的,目前还没有监察天空的方法。想来想去确实没有想到好办法,她说:“难道就这样由着他把我姐劫走,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释妙智沉吟片刻,说:“听说同德寺的方丈释玄通大师精通扶乩之术,要不请他帮忙追查?”他目光看着释法生。

    释法生说:“是的,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林晓霞说:“扶乩?这个办法可行吗?”靠占卜术查案,对于林晓霞来说真的有点接受不来。

    释法生说:“放心吧,玄通方丈的扶乩之术十分高明的,一定能查出来的。”

    虽然林晓霞今天已经见识到了不少玄门中的惊世神通,但毕竟是第一天接受,对这扶乩之术还是将信将疑的,不过现在确实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所以也就只能试试了。

    于是林晓霞就随释法生回同德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