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虎姬亲自出手

    更新时间:2020-05-04 12:07:40本章字数:2454字

    布吉马市郊外二十公里处有一座山,山腰上有一个防空洞,洞前的平台上站着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身形纤瘦,身穿黑色丝质长袍,长发轻细柔顺,直垂到背后。在夜风吹拂之下,长袍和头发随风飘动,十分飘逸。

    女子背着双手,看着远处城市的灯光。这时候,她背后出现了一名男子的身影,这男子的身形同样是十分的纤瘦。他慢慢地从山洞中走出来,在月光的影照下,看清了他的脸,这人正是飞天罗刹娑伽罗。而洞口的女子便是他们支系的女王,虎姬。

    虎姬没有回头,她问:“娑伽罗,你今晚去哪里了?”

    娑伽罗俯首说:“虎姬大人,今天晚上我带着一些兄弟去救被擒的莫诃罗。”

    虎姬说:“你带了三十多名手足去,居然死伤了一半?”

    娑伽罗说:“是的,对方那个武僧,密法神通确实厉害。”

    虎姬说:“所以三十多名手足再加上你,都不是他的对手,被杀伤了这么多?”

    娑伽罗说:“是的,十分惭愧。”

    虎姬怒气陡生,她强忍怒火,冷冷的说道:“可我怎么听到小的们说,你是让他们去围攻同德寺,而你却不知所终!”

    娑伽罗一时间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虎姬就已经骤然转身,猛地击出一掌。手掌虽然离娑伽罗还有两米,但一股无形的能量从掌心冲出,直撞到娑伽罗的身上。

    娑伽罗被这能量一撞,整个身子凌空飞起,摔到了山洞后面的墙壁上,嘴角渗出了淡蓝色的血液。

    虎姬怒吼道:“我说了多少次,禁止对同德寺下手!”声音雌雄混杂,十分刺耳。

    娑伽罗说:“这个武僧十分厉害,所以我才让手足假装围攻同德寺把他引开,我好方便救莫诃罗。没有真的对同德寺下手。”

    虎姬说:“三十多名手足跟你一起联手,正面跟他交锋,难道伤亡会比现在更严重吗?他真有如此强悍?”

    娑伽罗说:“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当然不会,只是他还有一个道门的高手朋友,如果正面跟他交锋,只怕他会招来那个道门的朋友支援。这样我们就有可能全军覆没了。”

    虎姬又怒吼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但绝对不能对同德寺的方丈下手!”

    娑伽罗说:“但是……”

    “但是什么!”虎姬怒吼。

    “但是同德寺……”娑伽罗说到一半,就看见虎姬的脸色已经变蓝,脸上黑色的血管凸现,血红色的眼珠射出了冷冷的杀气。娑伽罗终于还是把那半句话吞了下去。

    他单膝下跪说:“虎姬大人息怒,属下不会再有下次了。”

    虎姬的脸色渐渐地收了回去,慢慢地恢复了人的样子。她转过身,背着手说:“同德寺的新任武僧真的这么厉害吗?看来我要亲自会一会他。”

    娑伽罗连忙说:“不劳大人费心,属下自会有办法处置他。”

    虎姬说:“你有办法?难道还要再牺牲几十名手足的性命吗?”

    娑伽罗说:“这次不会了。我会设下陷阱,引他入瓮。相信虎姬大人都还记得我们那陷阱的威力。”

    陷阱,虎姬听到之后脸部肌肉不禁抽动了几下,这是她心中不可磨灭的痛,差点又要露出罗刹的忿怒相。但她强行压制住羞怒感,说:“你打算怎么做?”

    娑伽罗说:“莫诃罗被他们抓住的时候,我躲在窗外偷听,他在威逼下随口说了我们会再做一次对付法会的大行动,虽然这个消息是假的,但我怕他被逼着逼着就说了真话,所有通知了一些兄弟,调虎离山,救出了他。属下想着,正好假借这个口风,打算在市郊的一个废弃工厂地下室建一个祭坛,把莫诃罗的宿主林晓敏假装成祭品,来引诱他上当。然后我们就用那陷阱将他杀死。”

    虎姬说:“即使你设了这个陷阱,他又怎么会无端端自投罗网呢?”

    娑伽罗说:“我会派一个手足在外面假装觅食,被他抓到,然后故意装成是受不住威胁把这里的祭坛透露给他,那他就会上钩了。”

    虎姬说:“那好,我就去祭坛那边亲自压阵,会一会他。”

    娑伽罗说:“不劳大人费心,属下自己可以处理好了。”

    虎姬摇摇头说:“你既然说得他这么厉害,我可不大相信你可以办得好了。而且上一次你失手的时候我已经说过,那是最后一次机会,再失败就由我亲自接管。”

    娑伽罗说:“虎姬大人,我……”

    虎姬不等他说完,摆了摆手,说:“我主意已定,你不必多说。”说完转身便不再理娑伽罗,背着双手就向山洞深处走去。

    娑伽罗沉吟自语道:“我是不会让你再见到他的。”

    虎姬似乎听到他在说话,回头问道:“你刚才在说什么?”

    娑伽罗连忙摇头说:“没什么,属下只是说谨遵王命。”

    虎姬一拂衣袖,消失在山洞深处……

    话说林晓霞随着释法生一起回同德寺。回到同德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同德寺早已闭门关灯了。释法生带着林晓霞从后门进去,来到方丈的房门前,面的灯也是关着的,十分安静,看来方丈正在睡觉。

    释法生想:方丈被折腾了半个晚上,想必也十分累了,还是先不要打扰他吧。再说,天也快亮了,罗刹族天亮的时候是不能行动的,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于是,释法生对林晓霞说:“方丈现在正在休息,要不你先回去,明天早上我们再来问他吧。”

    林小霞摇摇头说:“我家离这里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而且天快亮了,一来一回白白奔波。我还是在这里等候吧。你呢?你住哪的?”

    释法生指了指旁边一间禅房,说:“我就住这里。”

    林晓霞心中一怔,说:“你住这里?这里可是寺院哦,你怎么会住在这里?”

    释法生愣了一下,自己一时口快居然说漏了。他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说:“是的。我无亲无故,只有一个人。而且我平日信佛修佛,所以在这里挂单。”释法生说这话半真半假,他平常不太会撒谎,编不出华丽的谎言,所以就把自身的情况稍微地改了改。

    林晓霞说:“无亲无故?你父母呢?”

    释法生又是一愣,他举办的那次虚假的葬礼,连他父母都以为他真的死了,这世界上除了法会的个别同修,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真所谓是说了一个谎言就要靠一千个谎言来圆,他想了想说:“我是孤儿。”

    林晓霞点点头,又想开口问话。释法生连忙举手一栏,说:“时候不早了,争取时间休息一下吧。”

    林晓霞看着释法生,欲言又止。片刻,她说:“你既然住在这里,应该对这里比较熟悉,那这里有没有别的空出来的房间呢?”

    释法生犹豫了一下,心想:也好吧,她现在出去的话附近也不好找酒店,在佛殿里站着等天亮也不好。于是就带林晓霞到最外边的一个空置的禅房,把她先安顿下来,然后释法生就自己回房间去了。

    虽然林晓霞住的禅房一直是空置的,但是佛门中人一向爱好干净,平日也天天打扫,干净得一尘不染。林晓霞就这样和着衣服躺在床上,浅浅地睡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