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果然有埋伏

    更新时间:2020-05-08 16:55:48本章字数:2931字

    释法生点了点头,说:“好的,那我等你的消息。”口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他打算趁着白天罗刹不能活动,想先去试探一下。

    释法生低头收拾了一点东西,然后就离开禅房,准备回工厂去了。林晓霞也随后离开释法生的禅房,回自己刚才借宿的禅房收拾点东西,也准备回局里去了。

    她刚出门口,玄通方丈也走了出来。他跟林晓霞说:“林警官,我觉得陈少虎他可能还是会冲动行事,麻烦你帮忙看管一下他,如果遇到麻烦就联系我。”然后掏出名片递给了林晓霞。

    林晓霞接过名片,点点头,说:“好,我会的。”

    释法生开着摩托车下了山,一路往市区的方向走。

    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发现后面有一辆车远远地一直跟着他。仔细一看,认出那是林晓霞的车。他本来打算进了市区之后就拐向西北方向去找那个的水泥厂,但现在发现被林晓霞跟踪,无论她是出于什么目的,他都不想林晓霞掺和进来。于是改了方向,装模作样地往工厂的方向去了。

    林晓霞一路远远的吊着释法生,直到看见释法生进了工厂,她才离开回警署。虽然她并不屑听从玄通方丈的话去监视释法生,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也不想释法生独自去调查这件事,于是鬼使神差地就跟踪他了。

    释法生进了工厂,在围栏里看到林晓霞离开了,于是他马上折回停车场,骑上摩托车继续往水泥厂的方向去了。

    再说那娑伽罗,他见完虎姬后,趁着天还未亮,就在水泥厂的地下室里设好了一个简陋的祭坛,又在四围设好了法阵,安排了手下的那些精怪操持法阵,自己就出去安排诱饵了。

    他找了一个醒目的罗刹喽啰,安排当天晚上在同德寺附近的酒吧里,虚张声势地猎食,等释法生过来缉捕。遇到释法生后一定不要反抗,立刻服软,然后假意告诉他这次的目标已经监视了很久,是要抓去进行祭祀的。并假装得很怕死地要给他带路来换取自己的性命,引诱他过来水泥厂。

    这是他当时告诉虎姬的计划,但实际上他心里是另有盘算的。他不想释法生和虎姬会面,最好就是能在释法生去水泥厂之前杀掉他。娑伽罗与释法生交过两次手。他自认为与释法生的实力相当,如果能趁他对付那个小罗刹的时候突然出其不意地偷袭,说不定抢到上峰先机后就能一直把他压制致死。因此他安排完那个罗刹之后,就偷偷地躲在附近,等候时机,暗算释法生。

    释法生很快就找到了水泥厂,这家工厂在三年前就倒闭了,地皮一直没有卖出去。

    工厂大门的铁栏都已经生锈脱落,保安室的玻璃窗也已经全部破碎,里面空空荡荡。工厂的建筑铺满尘土,没有一个窗户的玻璃是完整的。墙体上的水泥也有不少剥落,立窑的铁架锈迹斑斑,摇摇欲坠,似乎风大一点就可以把它吹倒。厂里能搬动的设备都已经搬空了,剩下都是一片残败的建筑。

    释法生换上战袍,跳进厂内搜查,在办公楼、车间厂房等每栋建筑都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有些什么。难道是玄通方丈占卜出了错吗?可这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还是再仔细观察一下。

    于是他找到了一座最高的立窑,纵身跳到窑顶之上,居高临下,俯览整个工厂。

    这家水泥厂不是很大,总共才只有五栋建筑,而且每栋建筑没有门窗和家私,十分通透。刚才释法生已经每一栋建筑都进去过一遍,都没有发现有什么祭坛之类的东西,相信是不会在这些建筑里面的了。

    释法生瞭望了一圈,忽然看到西北角两栋建筑之间的地上有一块很大的圆铁板,直径差不多两米。他刚才经过的时候没有特别在意,以为就是废弃在地上的一块铁板,但是居高临下看起来就很像是一个井盖,莫非这里面有一个地下室?

    于是他纵身一跃,在半空中撑开斗篷,缓冲下坠的速度。“轰”的一声,强行着陆在井盖旁,尘土飞扬,地面都震了两震。

    然后他双手八只手指插到铁板与地面的缝隙上,使劲一掀,五、六百公斤重的铁板就这样被他掀开了。铁板下果然露出了一条往下延伸的楼梯。释法生连忙把大井盖挪开,往楼梯下走去。

    地下室很深,大概往下走了有七、八米,然后看到一个铁门,推开铁门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在微弱的灯光下看到地下室的空间将近有四米高,面积大约有一千个平方。释法生心想:一个荒废了三年的工厂地下室,怎么还会有灯光呢?不过转念又想:有灯光就是有人在使用它,那么这里很大机会就是罗刹族设祭坛的地方。

    于是释法生跨过铁门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看,这个地下室好像是打算用来做防空工程的,四周有不少只建了一半的砖墙,地上还有些砂石水泥的小堆,地面毛毛糙糙的铺满尘土,似乎还没有投入使用过。

    走了十来步,远远地看到地下室正中间有一张长方形的,约八十公分高的木台,上面好像躺着一个人。释法生心中一喜,心想,果然在这里。于是连忙飞奔过去。

    当他快来到那个木台旁边的时候,远远认出躺在木台上的那个人正是他的主管林晓敏。

    突然,背后有拖动铁板的声音,是地下室顶上那个井口传来的。释法生心中隐约感觉到自己中陷阱了,于是连忙回头望去。就在他转头瞬间,眼睛余光瞥到林晓敏从台上一跃而起,往地下室深处就跑。

    释法生正犹豫到底是追她,还是赶紧退出去外面。陡然间,地下室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进地下室门口的那个铁门“砰”的一声,猛然关上。他心下明白自己这次真的是完全掉进陷阱了。

    于是他立刻转身,向着记忆中关门声响的那个方向飞奔过去,那个铁门只是一扇普通的防火门,他深信以自己的力量完全可以轻易地冲破这道门。

    可他还没跑出十来米,突然感觉到右方一股强大的气压疾逼过来,他连忙弯臂曲腿护住自己头腰右侧。“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物体直接撞到他身体上,感觉就好像被一辆大货车撞击一样,撞得他双脚离地,凌空往左边直飞出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被撞飞了多远,落地之后向左侧翻滚了一圈才停了下来。

    幸好他有异能护体,身体十分强横,虽然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但却丝毫没有损伤。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完全失去了门口的方向。到处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就像盲了一样。

    正在他心神不定的时候,迎面突然传来破风之声,一股急速的气压直冲他的脸门,压得差点透不过气。情急之下,他连忙双臂夹紧挡住脸门,同时急聚真炁在两臂之间,“砰”的一声,一个西瓜这么大的拳头打到了他的双臂之上,力量十分强大,冲得释法生向后急退了两步。像他这么强横的体格,能把他一拳打得后退两步,力量之强悍可想而知。

    他刚站稳脚,后脑又传来了一股劲风,风压之急比刚才正面那一拳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要像是一炮轰过来一样,大有开山碎石的威力,即便是释法生这般强悍之人,要是被这拳打中,就算不死也必定会脑震荡而昏迷。

    这拳来得实在太急,根本来不及转身挡格,情急之下,释法生急忙向前躬身,在电光火石之间,那拳头在他后脑勺上贴着皮肤擦过。由于释法生前躬力度过猛,禁不住打了一个前滚翻。

    在受到连番攻击之下,他实在是狼狈,记得之前在法会里曾经学过,罗刹有像蛇一样的能力,在黑暗中可以看到别人自身发出的红外线影像,那样的话自己在明敌方在暗。

    再加上刚才几次交手中,能感觉到对方体型十分高大,这连番的攻击方向急速变化,绝对不是一个体型巨大的人能做得到的,这最少是两个,甚至是三个罗刹一起对付自己。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如此下去只怕最终还是会被别人打死的。

    释法生心想,这时候我需要光。于是他急忙俯地一个扫堂腿,逼开可能再来的攻击,同时结起光聚佛顶印,口中急念诵真言:“曩莫,三曼多没驮喃……”双手随即泛起了淡淡的金光,金光虽然不算很亮,但起码已经照到他身体周围两米半径的地方,这样已经足够留给他搏击反应的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