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终于遇见妙静

    更新时间:2020-05-20 10:37:59本章字数:3226字

    一击得手,释法生立刻精神大振。他依样画葫芦,又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啪啪”两声,又打掉了两只精怪。地上的碎石很多,而且现在剩下的精怪也不到二十只,这样下去很快就能把所有的精怪都杀干净,那时候就算是慢慢摸也能摸得到出口。

    释法生心中不禁暗自窃喜:莫非这就是它们的陷阱?也不外如是吧。

    当他捡起第三个石头,运起大力神通,照着其中一只精怪的脸门甩过去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啪”的一响,那对那绿光居然动都没动一下,而且依然闪亮,好像是没有打中一样。

    释法生心中一阵惊讶,他甩出石头之后,那一对绿光完全没有闪躲的意思。听声音,那石头也确实打到了东西,而且是打得实实在在的,但居然没有打到它?他自问甩石头的准度一点都不亚于职业射箭运动员,怎么可能没有打中呢?难道那只精怪不是实体?

    可惜那只精怪所在之处是在他佛光照明以外,除了那对眼睛的绿光,他根本没能看到那只精怪的样子,更加看不到自己甩出的石头,因此也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心念一转,又捡起地上的石头,对着那对绿光甩了出去。连甩了三块,接着连续听到“啪啪啪”的三声撞击,那绿光依然是毫无反应。不过这次他是认真留神地去倾听,听得十分清楚,石头打到物体的响声居然偏离了那只精怪有两米多远!到底是谁把他射出的石头打偏了呢?

    于是他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一堆绿光之中,居然有一对红色的光。红光是妖类,释法生心中一动,他想起了那个飞天罗刹娑伽罗,它有隔空移物的异能,难道是他用异能把自己的石头移偏了?

    这样可就不妙!释法生不禁紧张起来,要想清掉这些精怪,首先必须把这个飞天罗刹给杀掉!于是他从地上捡起了几块石头,“砰砰砰砰”连珠箭发,朝着那一对红光激射而去。

    但这次居然没有听到石头碰撞物体的响声,就好像是泥牛入海。隔了一秒左右才听到“滴滴答答”石块掉落地上的声音。他见识过娑伽罗凌空凝住子弹的能力,这次估计也是这样。恐怕只有近身肉搏,以快打慢才能把它制住。

    于是释法生从地上抓起两把石头,这次可不是一颗颗来了,而是一把一把地往那对红光撒过去,石头像冰雹一样密密麻麻地洒向那对红光。他石头刚出手,立刻双脚用力蹬地,“砰”的一声,身体往前射出,跟随着石块的方向,飙向那对红光。

    他这样一蹬,地面上顿时被他崩出一个五厘米左右深的圆坑。当他冲到一半距离的时候,只觉得一股汹涌澎湃的气压往他面前压来,他立刻并起双臂挡在脸前,但是气流不是实体,见缝就进,不是说挡就能挡得住的,那股气浪从释法生双臂之间的缝隙直撞到他脸门之上。冲得他抬头后仰,那副魔视眼镜顿时被吹飞出去,“啪嗒”一声掉落在远远的地上,一时间都找不着了。

    刹那间,那些红光绿光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在那股气浪没有对释法生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但也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

    释法生一连后退了七八步,终于站稳了脚。

    突然听到那只罗刹一声长啸,声音刺耳,好像是在下指令。接着听到“咚咚咚咚”的跑步声,似乎是那些精怪正在跑位。释法生正准备反击,忽然又听到身边四周的精怪齐声吼叫,他猛然觉得全身一软,手上的金光顿时暗淡下来。

    他一定神,准备重新运劲,却居然运不起劲来。释法生心中十分惊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立刻双手结金刚拳印,念诵起金刚大力真言,连续念了三遍,居然一点响应都没有,身上的力量就好像是常人一样。

    释法生心中开始慌了,双手的金光也越来越黯淡,为免手上的金光熄灭,他急忙催动自身脉轮上的真炁,全部都集中在双掌之上,依靠灵力强行护住手上的佛光,可那金光就弱多了,只剩下一圈淡淡的光云。

    他与佛陀的感应不知道被什么阻隔了,神通无法施展起来,只能勉强依靠自身修炼的脉轮真炁去支持,但那就好象是拔了电源的电器,只有后备电池来暂时维持,但功率和时间也会急速消逝。释法生心中暗暗惊呼:莫非这才是方丈说的陷阱?

    又听到左边一阵破风声响,释法生连忙用双臂去抵挡,“砰”的一声响,手臂被一只精怪重重地打了一拳。释法生顿时觉得双臂骨头异常疼痛,几乎是要断掉一样,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凌空飞起。

    那只精怪这一拳并没有比之前打得强,但释法生竟然抵挡不住,要不是还有自身的真炁勉强维持,恐怕双臂早就筋断骨折了。

    释法生刚落地,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又听到一声呼啸,一股气浪迎面压来,这股气浪是正着对他胸口的。司法生急忙双臂交叉拦在胸前,可这股气浪却是异常的诡异,并没有压在他的双臂之上,而是透过他的双臂和前胸的筋骨,直接透入他的内脏。

    释法生心中大惊,急忙用灵力催动全身的真炁都凝聚在胸腔之内,去抵挡这股气浪,连手上的金光都熄灭了。虽然这一挡是保住了内脏没有被气浪撕碎,但依然感觉到体内气血翻滚,内脏剧痛,一股热流顶上了咽喉,“噗”的一声,一股鲜血从口中喷出。

    释法生双膝一软,半跪在地上。紧接着又一股气浪迎面压来,释法生顿时心头涌起一阵绝望的感觉,心想:只怕这次是死定了。他连忙用双掌封住脸门,将全身的真炁毫无保留地凝聚到双掌之上,作最后的生死一搏。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裂空之声,同时响起一只精怪的惨叫声,紧接着自己双掌忽然金光大盛,但还是迟了一点,那股气浪已经透过了他的双掌,直吹到脸门之上,“撕啦”一声,他的斗篷帽子被这股气浪撕成了碎片,四散纷飞。幸好神通异能瞬间恢复,脸皮才没有同时被撕碎,但也感到一阵刺痛。

    紧接着看到一只手掌从黑黑暗中破空而出,闯进了他的佛光照明范围,那只手掌十分纤细,不像是娑伽罗的,似乎是一个女人的手掌。当那只手掌顶着一股强大的气浪压到释法生双手之前时,一张腚蓝色的鬼脸也跟着闯进了光圈之中,眼看这一掌的掌力就要打进释法生的脑门,却戛然停住了。

    两人四目相对,只见那张腚蓝的罗刹鬼脸露了出异常惊讶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个人,紧接着脸上的蓝色迅速隐褪,露出一张雪白的人类女子面容。释法生看到这张脸蛋之后,显得更加惊讶了,张大了口,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合不起来。

    那张脸居然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释妙静!

    而释妙静看见他同样也是十分惊讶,没想到同德寺新任的守卫武僧居然也是他朝思暮想的人,陈少虎。

    就在两人面面相觑目瞪口呆的时候,突然释法生背后响起了一声裂空之声,一只手在释法生背后凭空出现,一把抓住他的后领,往后一扯,释法生正在惊呆之中,毫无防备,身不由己地随着那只手往后倒退。

    倒退了一米左右,面前四周突然出现一个光亮的圆环,感觉就好像被人拉出了山洞一样,接着,光环迅速往中间闭合,释法生眼前顿时明亮无比,几乎睁不开眼,片刻之后,眼睛适应了新的环境,才看清这里居然是地面的水泥厂厂区。

    他猛然一惊,连忙回头观望,只见抓住他后领的人竟然是樊长昊。原来是樊长昊用空间之术把释法生拉出了地下室。

    释法生又惊又喜,连忙问:“长昊兄,你怎么来了?”

    樊长昊说:“这事说来话长,是你们的玄通方丈找到我,让我来救你。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同德寺慢慢细说。”

    释法生回头看了看地下室入口的大井盖,果然已经被人盖上了。他说:“释妙静就在地下室,我要回去见她。”

    樊长昊说:“你说的是刚才与你交手的那个女罗刹吗?”

    释法生说:“是的。”

    樊长昊立刻阻止他说:“不可以,下面的埋伏还在,我只是出其不意地把你拖出来,如果再次闯进去,我就没有把握救你第二次了。”

    释法生说:“可是妙静她就在下面,我找了她十年了,不管有什么危险,我都一定要去见她。”

    樊长昊说:“既然是她,那你就不必急于一时了,她既然能操控这个陷阱来对付你,将来也一定会再找你的。”

    释法生说:“那她为什么这十年都没有来找我?”

    樊长昊摇摇头说:“你们的事我不清楚,但既然你们玄通方丈找到我来救你,那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释法生没理他,又快步冲到井盖前,双手抓住井盖边就要掀起来。

    樊长昊连忙冲过去,一把又抓住了释法生后心的衣服。释法生反手一把抓住樊长昊的手腕,正准备甩掉他。

    可是樊长昊动作奇快,动手抓释法生的时候已经同时捏诀念咒,启动空间之术。当释法生手心刚触碰到樊长昊手腕之时,两人脚下一空,堕进了一个深坑里。脚刚落地,便已经出现在同德寺的大院里,头顶上的空间洞旋即闭合。